<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献计
    迈出永安侯,慕婳抬头看了一眼明媚耀眼的太阳,心情极好且倍感轻松愉悦。

    最后说得那句似是而非的话,就是要让他们夫妻冥思苦想,疑神疑鬼。

    想到此处,慕婳笑容更加灿烂一些,开头给他们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象,他们便不会怀疑她说过的话,让他们翻来覆去琢磨去吧,省得永安侯夫人无聊只盯着自己。

    虽然没能毁三小姐的容貌,但原本慕婳就没真心想让三小姐的容貌毁在自己手上,三小姐固然惹慕婳讨厌,但远没到亲自毁她容貌的地步。

    况且,她不希望慢慢干净的手再染上至亲的鲜血,那也非慢慢所期望的。

    只是他们互相伤害造成的毁容什么的,同她慕婳一点关系都没有哦。

    不过她对打了罪魁祸首永安侯夫人的耳光是无比解气且满意的,后面也有挑拨永安侯夫妻关系的话语,但是远不如扇永安侯夫人令慕婳心情愉快。

    果然她还是更喜欢暴力,那种畅快远远超乎想象。

    不是慢慢心中残留的感情阻止,她还想再再打两下,还有木夫人……可惜,这次没有打到木夫人,下一次绝对不能再这么放过木夫人。

    慕婳翻身上马,回头看了一眼永安侯,旁人都以为她回到侯府就会被永安侯夫人摆布?

    错了,当她住进侯府时,就是永安侯府的末日。

    “出来,你们都出来!”

    慕婳紧了紧缰绳,看向藏身的方向,几个身穿便服的锦衣卫讪讪走过来,单膝跪下,“见过慕小姐。”

    他们到底有多天真能自以为是瞒过慕小姐。

    “二哥叫你们过来的?”

    “是,十三爷脱不开身,被指挥使留在衙门,便让我们一路保护慕小姐。”

    锦衣卫想着一路上的见闻,回去该怎么说慕小姐和柳三郎一同进京的事?他们本想继续监视柳三郎,谁知被突然出现的东厂人马阻止。

    京城水太深,他们不敢继续跟下去,赶到侯府后,就听说慕小姐在侯府中大杀四方,打了永安侯夫人耳光……即便永安侯夫人没有让奴才闭嘴,他们也不会让这样的消息外泄的。

    “二哥最近很忙?”

    慕婳微微皱起眉头,听柳三郎提过二哥有点麻烦。

    “十三爷让您不必为他担心,侯府这点伎俩,伤不到他,他还能对付。”

    锦衣卫仍然毕恭毕敬,然眉头亦蔟有几许忧虑,慕婳低头看了个一清二楚,从藏在马鞍下的包袱中掏出一个卷轴,递给锦衣卫:“拿回去给我二哥。”

    “这个是?”

    “顺便告诉我二哥一句话,自古忠孝难两全,但忠在前,孝在后,身为男儿当舍小家,保全国家,永安侯有尚有两个嫡子,庶子几人,我见他身体康健,无需二哥舍弃国家尽孝。”

    “……”

    锦衣卫木讷的点头,慕小姐的意思是十三爷舍弃永安侯府?

    这个卷轴能让皇上认同十三爷于国的贡献?

    慕小姐太厉害了。

    十三爷让他们收集那些御史的情报也许用不上了,好似也无需同永安侯彻底反目成仇。

    虽然十三爷不在乎,可是他们也不愿意让十三爷背负不孝的名声。

    慕婳轻笑出声,“我二哥会明白的,把我的话带到就好了。”

    “明白,慕小姐。”

    锦衣卫眸子闪过崇拜之色,看看十三妹,不,是十三爷的妹妹,再看看自家只会撒娇的妹子,差距蛮大的。

    不过他们还是更疼惜自家的妹子。

    慕小姐适合仰望!

    慕婳拨转马头,纵马离开京城,留下一句话:“你们不必保护我了,帮我看着二哥,提醒他吃饭睡觉,还有吃药!”

    慕云的身体一直是她最担心的事,虽然慕云总说自己没事,慕婳直觉慕云的病怕是不简单。

    她又不是大人物,总有锦衣卫在暗中保护,妨碍慕婳同女孩子们相处,锦衣卫到底没什么好名声。

    *****

    慕云慢慢展开画轴,上面清晰的描绘出西北通向西域诸国的地貌,其中标注出一条畅通的商路,“婳婳。”

    锦衣卫又活灵活现把慕小姐的话带给十三爷,又轻声把侯府的一番变故说了一遍,重点提了慕小姐打永安侯夫人耳光的事,“属下做了安排,这样的风声绝不会传出去。”

    慕云站起身,整了整锦衣卫司指挥使的官服,“随着我入宫,叩见陛下。”

    既然慕婳愿意同永安侯夫人玩两把,有他在一旁照看婳婳,她一定会玩得很尽兴。

    他那位嫡母选了一个永远不可能赢得对手!

    可悲可叹。

    慕云也觉得手有点痒,扇嫡母耳光,也能为生母和他多年受得磨难出一口恶气。

    堂堂男儿他竟比不上婳婳,不过哪个男儿笃定自己一定比得上婳婳?

    “东厂的人在何处把不许你们继续跟踪柳三郎?”

    “离着京城最大的茶楼不远。”

    “你们可看到了旁人?”

    慕云骑马向皇宫赶去,顺便询问派去保护婳婳的锦衣卫,眉头越皱越紧,能调动东厂的人……怕是只有皇上了。

    柳三郎同皇上早就?

    慕云默默放弃彻查出真相的念头,涉及到皇上和太后娘娘,小小的锦衣卫司指挥使还是装糊涂比较好。

    他的实力不足以插足其中捞取好处,或是能全身而退。

    不过慕云对柳三郎更加慎重了。

    长寿宫中,当今天子慵懒般歪着,一边听着太监的回禀,“魏王殿下直接闹到太后娘娘跟前,说是等不了,今日就要去找柳三公子。”

    “随他闹去。”

    当今天子微微合上眸子,“得不到母后的应允,魏王再过来时,你们帮朕挡住魏王,该说得,朕已经同他说过了,他若不按照朕的意思,这辈子他都认不回儿子去。”

    “皇上,慕云求见。”小太监轻声通禀。

    “哦。”

    天子一扫方才悠然,一下子坐直身体,“他有何事?”

    莫非程澄无视他的警告,对三郎动手了?

    ******

    慕婳独自一人骑马返回宛城,没有柳三郎,一路上慕婳有点无聊,好似景色也不如来时好看了,在一条岔路口,慕婳蹙眉勒紧了缰绳,地上有掩藏过的痕迹,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

    ps继续求月票,求大家支援,精彩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