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威胁
    “侯爷的高祖父,一会姓木头的木,一会姓沐,水木的沐,这爹娘换了一茬又一茬,真应了那句话,爹娘有无数个,哪个有用用哪个。”

    “最后传到侯爷头上的慕,还是……”慕婳停顿片刻,轻声道:“是战功赫赫,太祖的爱女文秀公主赏赐的。”

    同文秀公主战功齐名得是她的花心,文秀公主从来不要太祖赏赐,只求太祖能准许她把喜欢的男人纳入府中……

    为帝国脸面,这段记载已经被先后登基的三位皇帝美化过了,史书上只留下文秀公主的疆场上的英姿。

    正是因为皇家的脸面,永安侯才能在史书上洗白了。

    慕婳也不知道永安侯祖上在前朝末年所作所为是不是真实的,他当时毕竟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谁会在意一个太监的干孙子?一个鞑子郡主的男宠?或是鞑子首领的**?!

    就算偶尔有一些记载,也多是毁于战火。

    帝国建立之前,太祖先是打败入关的鞑子,随后又是各地义军的混战,人口锐减,文献户籍被烧毁不知多少,许多人或是事已经无据可考了。

    慕婳拿出几张写满字迹的纸张,向永安侯递过去,“侯爷不妨看看,我看了许多本书,整理出来的,侯爷若有不明白之处,侯爷不妨提出来,我可以同侯爷详解一番。”

    永安侯眼见着面前递过来的纸张,薄薄的纸张犹如沉重的高山,几乎压得他喘不过去气来。

    额头冷汗淋淋,永安侯干涩的喉咙滚动,一旦慕婳说得这些被张扬出去,慕家便彻底的毁了,文臣绝对不会同永安侯府结交的,文臣勋贵比任何人都爱惜羽毛。

    罪不及后代?

    家里出一个荡妇都能被乡亲邻里指着鼻子骂上几年,家里的其她女孩子的品行都会被怀疑,何况永安侯的祖上做过的那些事了。

    他虽然恢复了爵位,然而丹书铁劵一直在皇上手中捏着,侯府的地位并不稳妥。

    所以永安侯才格外看重依靠慕云,看重三小姐能嫁给英国公世子。

    “看看吧,总要看清楚侯爷祖上的丰功伟绩。”

    慕婳直接把纸张塞给永安侯,又向已经听傻了木夫人道:“茶水还没送来?也太慢了,永安侯夫人管家的本事也不怎样,下人仆从一个个懒惰木讷,没见到侯爷也渴了吗?”

    永安侯不停擦拭额头的冷汗,上面写出来的东西比听慕婳说还要恐怖,“记载这些……这些书,你是从哪来翻出来的?”

    “侯爷更想问这些书还在不在吧。”

    慕婳向永安侯扬起笑脸,“侯爷尽管放心,这些书我都保存得好好的,您别担心有什么人能从我手中毁掉书卷。”

    赤裸裸的威胁!

    没入门框的步摇和地上的珍珠粉印证慕婳的强悍,除了满足慕婳的要求之外,永安侯派去偷到书卷的人怕是连静园的门都进不去。

    整个侯府的侍卫都禁不住慕婳的拳头。

    向旁人救助?

    他怎么敢把这样的丑事告诉给旁人?同样是把柄落在旁人手中,慕婳掌握住把柄,总比朝廷上那些老狐狸要好一些。

    永安侯咽了咽口水,“快去泡茶,把本侯珍藏的极品大红袍拿出来,端给婳姐儿喝。”

    “快去啊,傻啦吧唧的废物。”

    永安侯冲木夫人叫嚷,倘若知道木夫人能生出慕婳来,他早就该把木夫人弄死……不,直接收了木夫人,让慕婳真正成为他的女儿。

    慕婳绝对比被他看重的三小姐有用。

    三小姐同慕婳相比,完全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要心机没心机,要智谋没智谋,如今看着连容貌都不能压慕婳一头了。

    木夫人眼泪滚落,她不够聪明,是否受侮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每次来侯府看望三小姐,她都尽量谨慎小心,带着几分的谦卑,但是她做了多年的木夫人,儿子木瑾颇为争气,她已经不再是当年主子身边的丫鬟。

    “这就是你要得?慕婳,你……你总是说我不疼你,你可有把我当做你的母亲?”

    木夫人扬声责问道:“三小姐绝对不会让别人侮辱我,而你却巴不得人人都来羞辱我,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女儿,我真该……不管你死活。”

    “我听着这话略觉得刺耳。”慕婳淡淡的,问永安侯:“在永安侯府,什么人都能指着我鼻子教训我了?”

    “下去!滚下去!”

    永安侯严厉声道,“以后不许他们木家人进侯府半步,来人,把她给我赶出去!”

    几个仆从上前拽着木夫人往外走,木夫人挣扎显得那般无用,“慕婳,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声音凄厉,宛若杜鹃啼血。

    “木夫人认为我是多余的,失去从我身上得到的好处,你也不会伤心难过,毕竟没有我这个女儿……你和你的宝贝儿子木瑾许是就给人做奴才的贱命。”

    慕婳说话声音不大,语气笃定,好似她的眼睛已经看到未来再次为奴的木夫人。

    “一旦他们自卖自身,永安侯看在昔日的主仆情分上,当收留他们才是。”

    “……”

    永安侯后脊柱窜起阵阵凉意,梳洗打扮一番永安侯夫人正好走到门口,见到木夫人被仆从扔出侯府,也听到了慕婳这句淡淡的满是威胁的话。

    她捏紧手中的帕子,稳住情绪,低声道:“婳姐儿这是在说谁?你的脾气就不能稍稍收敛一点?非要弄得剑拔弩张,惹外人误会你的性情暴躁。”

    永安侯夫人苦口婆心,充满教导女儿的诚意。

    慕婳突然笑了,没有任何多余的感动和求母亲垂爱的情绪。

    “侯府历来对仆从宽和,只要在侯府做过差事,求到侯府来,我和侯爷总是能帮就帮,毕竟慕家祖上也是乐善好施,诗礼传家的……”

    “咳咳。”

    永安侯的咳嗽声打断了永安侯夫人的话,手中捏着祖上的斑斑劣迹,再听永安侯夫人这些话,如同剜心剥皮一般难堪。

    永安侯夫人觉察到不妥,却又弄不明白原因,以前提起祖上,侯爷总会很高兴。

    慕婳让端茶过来的丫鬟进门,接过茶盏轻轻抚了抚杯盖,“无知就是福啊。”

    ps继续求月票,推荐《步步骄》乱世枭雄vs重生贵女的强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