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找死
    倘若方才永安侯夫人闭上眸子有一点点赌气无奈的成分,此时莫名不敢再睁开眸子。

    她没错!

    慕婳算什么?

    奴才秧子而已,是她给了慕婳高贵的身份,慕婳应该感激她。

    不是她,慕婳一样也是侍奉侯府的主子,一样是个奴才,现在慕婳是侯府小姐,木家和慕婳今日拥有的一切,都是她给的。

    慕婳凭什么不满足?乖乖按照她的要求做到不就是了?

    心头落下小姑娘的眼泪,温热粘稠的感觉,令慕婳变得不像自己,可是她并不想摆脱慢慢这份复杂的爱恨难解的感情。

    慕婳声音清晰,却有种莫名的沉重压抑,“既然你无法给我想要的亲情,母亲一般的疼爱维护,为何还要把我引上歧路?继续做你亲生女儿的踏脚石?这些年,我付出得还不够多?她得到的还不够彰显你是一位疼爱女儿的慈母?”

    三小姐脸庞微红,仿佛羞愧般垂下脑袋,从她紧紧抿着嘴角可以看出不是惭愧,而是痛恨,痛恨慕婳捅破一切的虚伪。

    她本来就是侯府的女儿,凭什么不能享受侯府的尊荣?

    慕婳跟着侯府去关外,就可以占据她的身份地位?!

    她才是永安侯夫人骨血相连的女儿。

    至于木夫人更疼她,她只会觉得厌烦,而且慕婳没有本事得到生母和木瑾的疼爱,同她有什么关系?

    是慕婳自己没用!

    说得好似她们亏欠了慕婳。

    “我已经去了宛城,没打算再进京同你们这群人狼心狗肺的人分辨什么,永安侯夫人倒是一直惦记我啊,一会让人鼓动我同陈四郎定亲,一会儿又让用银子让陈四郎没有见识的母亲欺负惹怒慕婳……我甚至怀疑陈四郎的胳膊是不是你指使奴才弄断的,以此达到我想要回京就得毁婚抛弃陈四郎的目的。”

    慕婳本是顺口一提,突然觉得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何况就算陈四郎胳膊断了是意外,慕婳完全不介意为永安侯府惹下未来天官的怒火!

    据说未来天官六首状元也是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主儿。

    曾经自助陈四郎求学的人都得到丰厚的回报,而那些看不起轻视陈天官的人,大多仕途坎坷,在宦海蹉跎一生。

    “三小姐身上倘若背着一个嫌贫爱富的悔婚名声,永安侯夫人怕是会着急得睡不着觉。”

    “我却是不一样的,你恨不得我身败名裂,满身丑闻。”

    慕婳轻轻推开宛若木头一般的永安侯夫人,一巴掌足够了,再多……慢慢会哭得更凶,小姑娘还是心肠太软了!

    影响她的情绪,对永安侯夫人都有点下不了手。

    没有人关心疼爱的小姑娘,她愿意疼惜,愿意她永远住在自己的心头,感受她的喜怒哀乐,甚至愿意倔强中带着太真,偏激有点善良的小姑娘影响她的情绪。

    以后多扇永安侯夫人几次,慢慢就会习惯了。

    不过慕婳一下子把三小姐拽到眼前,眼里闪过一抹光芒,“三小姐真是个美人,皮肤细腻得能掐出水来。”

    “……四妹妹,你要做什么?”

    三小姐后悔怎么就没躲慕婳这个疯子远一点?

    更没想到慕婳轻易放开永安侯夫人,凭她方才那副疯狂要吃人的样子,怎么都不该只打永安夫人一记耳光,简直同慕婳的凶残不相符,不是应该狠狠暴打永安侯夫人一顿吗?

    哪有突然间放手的?

    慕婳令三小姐猜不透,亦看不透。

    “你知道我的,嫉妒心重,最看不得比我漂亮的女孩子。”

    慕婳轻轻从三小姐头上抽下金雀衔珍珠的步摇,珍珠穗在三小姐脸上滑过,“你不是说过对不起我,想要补偿我吗?既然三小姐如此大方,就把你在京城木家精心保养的细皮嫩肉还给我吧。”

    步摇的尖端轻轻点在三小姐的脸上,三小姐心头一凉,“不,不,不要,不要毁我的容貌,慕婳,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母亲,父亲,救我,救我。”

    “哥哥帮帮我,帮帮我啊。”

    三小姐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她根本无法摆脱慕婳的禁锢,始终感到锐利宛若刀子一般的步摇尖儿再脸上游走,慕婳只要轻轻一划,她整张脸怕是就毁了。

    慕婳没有立刻动手,就是为享受三小姐的无助,谁敢帮三小姐?

    永安侯?

    他不敢!

    三小姐嫡出的兄长?

    他们又快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亲生父母和兄长又如何?

    都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

    “你别怕,我只想要你一张脸皮而已。”

    慕婳手腕轻轻一抬,并非故意吓唬三小姐,早有决定毁了三小姐引以为傲的容貌,然而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一声断喝,“孽种,你给我住手!”

    “倘若你敢伤了三小姐,我……我同你拼了。”

    人得潜力到底有大?

    母爱的力量到底有多伟大?

    慕婳竟然没看清楚来人的动作,只觉得身体被重重的撞开,她后退两步,看清楚死死护着三小姐的人,不出所料,自然是全心疼爱三小姐,无视亲生女儿的木夫人!

    身体病弱的木夫人还没完全恢复,脸庞凹陷,有着病态的苍白。

    她消瘦的身躯挡在三小姐面前,往日泪水盈盈的眸子此时泛着敌意,狠狠瞪着慕婳,“孽障,孽障,反了天去了,你竟敢伤她?”

    慕婳低头看了一言手腕上凤钗弄出来的划痕,一道不深的伤口,手指在伤口处沾了一下,有血?!

    很疼?!

    木夫人救下三小姐,还趁着慕婳愣神之时,抓住步摇在她手腕上划了一道伤痕。

    浅浅一道血痕对前世在疆场摸爬滚打的慕婳不算什么。

    慕婳是真没想到木夫人会这么做,她不是躲不开,只是在那一刻,突然有种不想躲的念头,这道伤口可以割裂一切,让该死心的小姑娘彻底死心。

    让小姑娘再一次经历这样的局面,有点残忍。

    慕婳心疼慢慢,不想这么做,然而木夫人永远第一选择就是三小姐。

    谁都不能伤害她的掌上明珠!

    “木夫人,呜呜,呜呜。”

    三小姐好似找到了主心骨,几乎躲在木夫人身后,轻声哽咽道:“您终于来了,娘……”

    这个词令木夫人仿佛突然有了不限的动力,“慕婳,快向三小姐跪地认错赔罪!”

    ps不得不说,木夫人作死的本事一等一的好,好吧,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