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耳光
    谢礼?

    三小姐莫名想到木瑾被慕婳折断的手指,以及王仁管家夫妻凄惨的样子,更是想起来慕婳的警告,自觉不自觉就向永安侯夫人身后躲去。

    慕婳太凶残,不是光打嘴炮,或是用一些Y损的小手段,慕婳根本懒得动嘴,直接动手打人,任何的辩解和言语上的攻讦对慕婳都没有任何效果!

    佯装姐妹情深?

    慕婳动拳头。

    佯装想念慕婳?

    她还是动拳头。

    找到令慕婳畏惧的人,不敢轻易出拳?

    三小姐一时之间想不到有谁令慕婳畏惧,退让,毕竟慕婳可是连自己名声都不顾的,名声好坏好似根本影响不到慕婳。

    否则慕婳也不会直接凭着一股蛮力冲进侯府。

    正常的女孩子谁敢似慕婳这般肆无忌惮?

    没有人!

    三小姐暗骂一声,慕婳就是个疯子!

    除非能在武力上同慕婳抗衡一二……否则最好躲开慕婳。

    永安侯夫人显然不如三小姐了解慕婳,皱眉不赞同的问道:“婳姐儿是怎么说话呢?你是在威胁我吗?”

    “出落得是比以前好了,你的脾气却也更是无法无天,你这样……这样让我如何同木夫人交代?”

    “侯爷,以前我一直心疼她,看来为侯府和慕家祖上的脸面,我得下狠心好好教导婳姐儿一番了,让她明白规矩和涵养,省得她出去既丢了侯府的体面,又让木夫人伤心。”

    永安侯本就想把慕婳留在侯府,觉察到永安侯夫人也有此意,点头道:“婳姐儿一个女孩子,不好一直住在宛城,身边只有奴才侍奉,没人管教也不成。”

    永安侯夫人转头看向慕婳,颇为复杂的开口:“以前我一直顾及木夫人,无法管教你,今后你是我侯府慕家的女儿,我不能再对你放纵……放纵你任性妄为,就是害了你,丢慕家祖上的脸……”

    她一派表现还没做完,感觉眼前一暗,随后脖子突然好似被勒住了一般,“慕婳,你。”

    慕婳动作怎么这般快?

    只是一眨眼,慕婳已经到了她眼前,甚至轻轻松松抓住她的衣领,她根本挣脱不来,而且令她心升寒意得是慕婳那双漆黑无亮的眸子,好似能慑人魂魄一般,并散发着屡屡冷气,不,是杀气。

    慕婳要杀了她!

    莫怪慕婳眼里没有她,怕是在慕婳看来,她同死人差不多,根本不值得一提。

    那些她动过的心思,即将设计的陷阱,根本无法影响到慕婳。

    这个念头令永安侯夫人沮丧,好似自己费尽心思的‘成果’,一下子便被否定了。

    “我老早就想做一件事了,想着问一句话。”

    慕婳轻而易举就让永安侯夫人动弹不得,面前这个端庄的女人就是造成小慕婳一生悲剧的元凶?

    慕婳白眼仁中顷刻间布满了赤红的血丝,手背上青筋凸显,肃杀且疯狂,俏丽的脸庞笼罩着肃杀寒芒,令永安侯等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没有一个人敢在此时上前去解救永安侯夫人!

    所有人都只有一个念头,慕婳疯了!

    慕婳完全不介意和永安侯夫人同归于尽。

    原本慕婳一身蛮力让人畏惧,不顾性命的慕婳更加可怕。

    横得怕楞的,楞得怕不要命的。

    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谁敢同这样疯子较量?

    能退则退,明哲保身要紧。

    就连三小姐也稍稍推开两步,嘴唇蠕动,却不敢冲上去阻止慕婳。

    “看到了,一切Y谋诡计在强硬的面前都不值得一提。”慕婳笑容Y冷Y冷的,显得Y沉恐怖,“你落在我手中,你的口才再好,再擅长Y谋又如何?能让你从我手中脱逃出去?”

    “慕婳……你疯了,你就不想以后……”

    永安侯夫人口发觉好似自己所擅长的东西不能威胁到慕婳,念头快速闪过,柔声道:“婳姐儿,娘错了,你别冲动啊。”

    慕婳听到娘这个词突然忍不住大笑,眼角有点潮湿,“我没做过母亲,但是知道你侮辱了母亲这个词!”

    啪,一记耳光落在永安侯夫人脸上。

    耳光声音响亮,掌痕清晰。

    所有人都下意识缩了一下脖子,好似这记耳光打在自己的脸上一般,很疼,很脆!

    在耳光没有落下之前,所有人都知道慕婳疯了,却也没有人笃定慕婳会敢打永安侯夫人。

    不提永安侯夫人一向高深莫测,就是她本身还是慕婳名义上的母亲。

    以孝立国的大秦,怎么会出现慕婳这样忤逆父母的逆女?!

    三小姐隐隐为母亲心疼,心头却有一股邪恶的念头,盼着慕婳再打永安侯夫人两记耳光,这样……慕婳就不能得好了。

    母亲一定会为今日向慕婳疯狂报复,母亲那些手段,许是当面对慕婳不管用,但是在人后,定会让慕婳自决天下,身败名裂!

    永安侯夫人从未受过这般对待,哪怕在侯府抄家时,也没有人敢动她一根指头,今日却被她一向看不起的棋子慕婳打了?

    挨了耳光的脸庞红肿,很疼,火烧火燎的难受,更多得是难堪,慕婳脱离她掌握的难堪,她连一个黄毛丫头都制不住!

    她嘴唇哆嗦,想要开口,却又紧张看着慕婳的手,这死丫头真敢打自己?!有可能还不仅仅打自己一下。

    万一慕婳真弄死了她,就算慕婳以后为她偿命,万劫不复,她也不复活。

    她不能死!

    还有许多的事情没有做呢。

    永安侯夫人紧抿嘴唇,不再刺激慕婳,视死如归一般缓缓闭上眸子,母亲?慕婳哪里懂得做母亲的心思啊。

    正因为她是一个好母亲,才会那般安排,除了自己的亲生骨R外,哪个做母亲会疼别人?

    似木夫人那样的人太少了!

    慕婳的手敷上永安侯夫人的脸庞,她是觉得开心解气了,然慢慢……好似不曾远离的小慕婳在她心头哽咽哭泣。

    “为什么呢?只有你的女儿是人,别人……哪怕是奴才生的女儿就不是血R之躯了?就不需要父母的关爱?”

    “你可以不喜欢我,可以看不起我的生慕曾经是你的陪嫁丫鬟,甚至可以鄙夷我血脉中流淌的奴才的血。”

    永安侯夫人眼睛闭得更紧,握成拳头的手亦在微微颤抖。

    ps为慕婳这记耳光求月票,求订阅,不得不说打人永远比骂人更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