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零八章 转变
    早有仆从给永安夫人送信了。

    “慕婳?你是说慕婳来了?”

    “是,主子。”李妈妈毕恭毕敬的垂头,“就在侯府门外。”

    永安侯夫人跪在佛龛之前的蒲团上,一手捻动佛珠,一手按在供奉着的佛经,“这孩子总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似喃咛,似抱怨,又好似无奈亲昵。

    李妈妈四肢都似僵硬了一般,暗暗为站在门口的慕婳担心,主子这口气怕是没那么容易出来。

    “收拾个院落,把一切都安排好,省得婳姐儿住进来后,手忙脚乱的。”

    永安侯夫人抬起胳膊,李妈妈挤开侍奉在一旁的小丫鬟,主动且殷勤搀起永安侯夫人,小心翼翼的笑道:“您早提过四小姐回府的事,我早早就开始预备下了,簇新的衣衫,精致的首饰,以及侍奉四小姐的丫鬟婆子等等,都安排妥当,只等四小姐。”

    “你办事,我很放心。”

    永安侯夫人好似一个上了年岁的老夫人,腿脚行动迟缓,重量几乎都压在李妈妈身上,缓缓坐到临窗的大炕上,刚想说话,房门口传来一道轻快的声音:“母亲,是四妹妹回府了吗?”

    门帘挑开,如珠似玉的三小姐笑盈盈进门,“真没想到,前两日您才说接四妹妹回府,今日她竟然就到了。”

    李妈妈扯了扯嘴角,低声说道:“四小姐是主动上门来的。”

    三小姐:“……”

    永安侯夫人淡淡的说道:“不管怎样,以后要同你四妹妹好好相处,别总是为个宫花,帕子,或是小玩应起争执。你是姐姐,又是见过世面的,多让着点婳姐儿。”

    “娘,女儿哪次不是让着四妹妹?”三小姐依偎过去,“就是您不说,女儿也不会亏待了她。”

    “你一会去告诉木夫人一声,你四妹妹回来了,以后她们母女多了见面的机会,误会定会少上一些。”

    “还是您想得周全,我听到四妹妹回府的消息,立刻就跑过来了,竟然忘记通知木夫人。”

    三小姐哪里是来迎接慕婳的?

    李妈妈默默想着,怕是来看四小姐热闹的,毕竟夫人亲自出手,四小姐又会被刺激得好似发狂一般,这样也更能凸显三小姐贤淑文雅。

    “等见了四妹妹,我亲自领她去见木夫人吧。”

    永安侯夫人转念一想,戳了三小姐的额头,“就依你!”

    又过了一会儿功夫,永安侯夫人还没见到慕婳,问道:“她怎么还不进来?”

    李妈妈来报信时,就已经让门房的下人带慕婳从角门进来了,按说慕婳早就该在门口了,“我亲自去看看。”

    找急忙慌向屋外走去,永安侯夫人捻着佛珠,面色阴沉了几分。

    慕婳在房门外等候同李妈妈亲自去把慕婳带进去之间,差距太大了。

    一向得她重用的李妈妈办事也不靠谱了?

    还是说李妈妈因为照顾慕婳几年,就对慕婳心软?!

    永安侯夫人并没有怀疑李妈妈对自己的忠诚,李妈妈有点心软也符合她的预判,不过她也得找个机会敲打李妈妈一番,让她明白,心软可以,但是绝不能对慕婳心存不忍,慕婳从头到尾的人生,她都已经安排好了,谁也不能破坏她的计划。

    赶到侯府大门,李妈妈才算见到了慕婳,一路上,她以为早就该见到四小姐的,谁知四小姐依然站在侯府门口,一旁却跪着请她入府的奴才。

    这是怎么回事?!

    “李妈妈恕罪,奴才说错了,惹四小姐不快,正向四小姐请罪。”

    门房有人黑着眼圈,有人脸庞肿得很高,明显是被打出来的痕迹,伤痕更像是他们自己打的。

    李妈妈更觉得意外,倘若是四小姐打得,她反倒不意外了,毕竟四小姐那沾火就着,最怕奴才看不起她的性情,只要奴才稍微露出一丝丝的异样和多说几句闲言碎语,四小姐准保亲自动手教训不听话敢嘲笑主子的奴才!

    四小姐不明白,越是把自己当做主子,越是不该亲自动手。

    她这样只会惹下更多的非议,更让奴才们敌视和笑话。

    根本得不到任何的尊重!

    然而今日,四小姐好似突然长大了,懂得如何做主子。

    “是李妈妈?!”

    慕婳记得她,这位略显苍老的妇人,却是永安侯府上下,唯一对慢慢还有一分善意的人。

    虽然她能给慢慢的帮助和维护是那么的脆弱,但是慕婳记忆深处,李妈妈是唯一肯在慢慢生病时候抱着她的人,也是除了二哥外,唯一一个帮慢慢干活儿的人。

    “……四小姐?您是四小姐?!”

    “多日不见,我看李妈妈身体还硬朗,气色也不错。”

    慕婳落落大方,浅浅的微笑浮上唇边。

    眼前明媚的女孩子是四小姐?

    李妈妈失控般揉了揉眼睛,四小姐五官相貌不比绝色三小姐差,洗去脂粉,打扮得体的四小姐是个美人,她早就预料到了。

    然而偏激阴沉,总是恨恨不平的看着一切人的四小姐怎么突然变得……变得沉稳大方的?

    四小姐一直拒绝李妈妈的任何好意,总是如同固执的小孩子一样端着主子小姐的架子,冲她乱发脾气。

    李妈妈不仅觉得四小姐可怜,亦有几分埋怨四小姐不懂事,随意践踏她的好意。

    今日她竟然和言语色同她说话?

    慕婳记得做过的事,仿佛清楚李妈妈的心思,“以前不懂事,总觉自己是侯府的主子小姐,让李妈妈吃了点苦头,你没有在永安侯夫人跟前说我的错处,李妈妈,我……我记下了。”

    倘若李妈妈跟着那群人一起作践小慕婳,许是那个傻姑娘早就被折磨得精神错乱了。

    “不,四小姐……我……”

    李妈妈连忙从慕婳身上移开目光,微微垂下头,端起冷硬的心肠,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主子一直念着您,这会儿正在客厅等四小姐,您……快点进府吧。”

    随后她还是多加了一句,轻声道:“三小姐也在,她和永安侯夫人是嫡亲母女,形影不离。”

    慕婳说道:“永安侯夫人误会了,我这次登门是来找永安侯,至于夫人……怕是没空见她啊。”

    ps继续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