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零七章 到来
    一袭夫子打扮的人差一点扔掉手中的黑棋,再无法集中在棋盘之上,坐直身体顺着茶楼的窗户向外张望,是他?!

    柳三郎,宛城有名的才子,在京城也颇有名望。

    今年有可能拜入他门下,随后他又听说柳三郎恃才傲物,看不起程门四君子之一的木瑾,为一个不孝的女孩子贬低木瑾,引得他坐下诸多弟子不满,弟子们扬言要整治柳澈,为木槿出一口气恶气。

    程门弟子多是很团结,程澄曾经欣慰弟子们的友爱和睦,然而此时他却担心弟子们对柳三郎下手了。

    魏王殿下到底有多期盼儿子,没人比一直跟在皇上和魏王身边的他知道得更清楚。

    万一柳三郎有个好歹,魏王能拿刀同他拼命。

    为了一个木瑾,完全不值得得罪魏王。

    哪怕柳三郎只是魏王其中一个儿子!

    况且坐在他对面的人——当今天子看起来比魏王殿下更了解柳三郎。

    天子温润仁慈,对朝上大臣极为宽容,有时候内阁学士激动起来,能把口水喷皇上一脸,然而程澄根本不了解过去十年余年一直以龙体不愈,无法主政天下的皇上,单把皇上看做仁君,显然不合适。

    皇上的志向怕是比太后娘娘更高。

    在太后娘娘摄政的十余年中,皇上到底读了多少书,走过多少的地方……甚至皇上笼络多少的奇能义士,连太后娘娘都摸不准。

    皇上对晚辈很少有如此在意。

    “臣羡慕柳公子的年轻。”程澄斟酌般说道。

    对面的儒雅男人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温润的眸子微微眯起,轻轻把捻在手中的棋子放在纵横交错的棋盘上,“年轻意味着气盛,天不怕,地不怕,他又是个骄傲的,容易得罪人,往后他入朝为官,倘若得罪了师弟,还请看在愚兄的面子,别同他一般计较。”

    “臣不敢。”程澄慌忙起身,暗忖是不是他弟子们报复柳三郎的事被皇上知道了?

    今日皇上才特意令他提前见到这出父子相认?

    皇上表明对柳三郎特别疼爱。

    男人笑着扶住程澄下拜的动作,低声笑道:“师弟不必紧张,你同我之间还用请罪?”

    话是没错,皇上语气也很和蔼,可程澄就是感到莫名的心慌意乱。

    他好似从未看懂过皇上,明明以前同在父亲身边学习时,皇上性情……远比今日好明白。

    “臣觉得只要柳公子恢复其身份,朝野上下无人再敢招惹柳公子。”

    “他同朕说过,要参加本科会试。”

    皇上无奈般摇头,“朕如何劝他,他都不肯改变主意,朕只能等会试之后,再让魏王招上门去,更恰当一点,省得他以魏王之子身份高中,旁人却攻讦他高中有猫腻,攻讦他以宗室子弟的身同学子争利。”

    科举毕竟是寒门子弟唯一进阶的机会,也是他们改变人生命运的机会。

    皇上亲政后有意识的扩大寒门学子应试的人数。

    程澄后背微微发凉,颔首道:“柳公子文采斐然,不愁无法高中,若是他不走科举,才是帝国损失。臣谨记皇上的吩咐,绝不会把今日的事情透露半句。”

    “我相信师弟。”

    皇上继续说道:“咱们先把这局棋下完。”

    柳三郎根本没理会赵无庸的话,既然没进茶楼,也没去看昏厥的魏王,扔下龙驹,直接出了京城。

    程澄愕然,柳三郎这也太倔强了,简直就是任性到目无帝王,便是魏王殿下都不敢拒绝皇上的传唤。

    皇上却是不以为意的笑道:“三郎这孩子,生朕的气呢,下次再见他只有等到琼林宴了。他这倔强的脾气,让朕怎么不放心他。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朕怎么教他,他都听不进去。”

    他宛若操心儿子的可怜父亲,无奈中隐隐流露出一抹骄傲。

    程澄发觉皇上对柳三郎的宠爱还在三位皇子之上,在皇子们面前,皇上一直是一位严厉的父亲,许是三位皇子更亲近太后娘娘,在太后娘娘膝下承欢,皇子们对严父一般的皇上更多几分的敬畏和疏远。

    他们可能认为皇上不如太后娘娘,毕竟皇上登基十余年一直在养病,太后娘娘却是大权在握,差一点都能废了他们的父皇自立了。

    最近两年,皇上才亲政,但在朝廷上太后娘娘的影响力依然存在。

    太后娘娘能决定谁做储君太子!

    皇上是个孝子,自然会听从太后娘娘的安排。

    不过程澄深知皇上不是个简单无能的人,今日他见到的一切,焉知皇上不是故意做给他看?

    莫非柳三郎将会是皇上竖起的靶子?!

    又是考校皇子们的心胸眼界,以及气度的磨刀石?

    温柔雅致的皇上越发让人看不懂了。

    *******

    慕婳自然不知柳三郎已经同魏王碰面了,她一个人来到永安侯府门口,抬头看着高悬的匾额,永安侯府四个字金灿灿的,阳光一照,颇为耀眼。

    门房早就看到府邸门口站着一个漂亮的小姐,先是惊讶于她的美貌,气度不凡,女孩子无比眼熟,虽然皮肤白了一点,但还是能看出她就是……四小姐慕婳!

    有了这项认知,门房的仆从眼里流露出一抹的鄙夷,装得还挺像的,四小姐慕婳就是个笑话,曾经在侯府的仆从中传过她不少的闲话。

    换做平时,他们定会上去嘲讽慕婳两句,比如耐不住宛城的寂寞贫苦,又厚着脸皮贴上侯府?

    然而有了锦衣卫撂下的狠话,虽然夫人和侯爷都说二少爷是无辜受了蒙蔽,但是他们还是不敢轻易得罪慕婳。

    机灵的仆从觉得四小姐同离开侯府时大不一样,不是说四小姐打扮更得体,单看四小姐眼神就莫名觉得四小姐不好惹,宁可对四小姐恭敬点,也不要轻易招惹四小姐。

    “我是慕婳,特来见永安侯,你们去同传一声。”

    慕婳的声音清亮,眸子平静,轻而易举压下门房仆从的窃窃私语。

    她见到早有人进去通报了,慕婳表明身份,掷地有声:“还可以告诉是三小姐一声,我慕婳回来了!”

    ps继续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