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零四章 气死
    柳三郎哑然失笑,她还真相信自己的实力啊。

    用过早膳,慕婳又问起柳三郎一些问题。

    通过交流慕婳越发肯定柳三郎不同凡响,他竟然连西北西域等地的民俗都知道,还能精准判断出朝廷下一步的重点。

    似他这样的人,不提他是魏王殿下的儿子,就是寻常书生,他也有足够的能力在朝廷上占有一席之地。

    陈四郎虽也学识不凡,比柳三郎到底在眼界和心胸上差了些许。

    “有些东西是我伯父所教。”

    柳三郎用学识打动了慕婳,慕婳主动带他去书房,把她最近绘制的地图递给柳三郎,已经看出二哥和柳三郎关系匪浅,慕婳希望听一听柳三郎的意见,集思广益,也可让计划更完美。

    慕婳眉头轻轻一皱,上辈子长青师傅教过她一些道理,领她登山看海开阔眼界,如此她才能做一个真正的少将军,从没有人怀疑过她的身份。

    长青师傅尽全力培养她,同柳三郎口中那位伯父是何其相似?

    既然是伯父,绝不可能是魏王殿下!

    ……会是谁?

    他为何要培养柳三郎?

    越看地图,柳三郎越是狐疑慕婳的身份,她懂得比自己还多?!起码在西北这一片地形地貌上,她同沐国公世子不差什么。

    慕婳扯了扯嘴角,那人明显对柳三郎没有恶意,反倒是倾力栽培,柳三郎这般聪慧,倘若有恶意还能看不明白?

    柳三郎用不上慕婳操心,当然慕婳也不会为个厚脸皮的邻居浪费心思。

    “你觉得如何?有没有想凑上一脚?”慕婳从柳三郎手中抢过地图,双手背在身后。

    “你不知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柳三郎坦荡的交代,“就是你把地图烧了,我也能一丝不差重新描绘出来。”

    “言下之意,你完全可以复制地图,然后占为己有?”

    “是又如何?”

    柳三郎同慕婳目光相碰,认真的问道:“杀了我,灭口?”

    慕婳一脸肃杀,眉宇间充斥着杀意,便是最亲近她的胖丫都觉得心惊胆战,柳三郎一直看着他,突然眼前闪过一道黑影,柳三郎控制住反抗躲闪的意识,直挺挺站在原地。

    他不信慕婳会动手灭口!

    相信面前的女孩子有一颗水晶般澄澈的心。

    碰,柳三郎脑袋挨了一下,仔细一看,慕婳把地图卷成筒敲在他头上,一点都不疼,柳三郎唇边扯出一抹淡笑,他赌对了。

    “灭口?太麻烦了。”慕婳语调颇为玩味,“为你就触犯帝国刑律,当我活够了吗?动不动就是灭口啊,杀人啦,一点都不尊重生命,这世上没有比性命更宝贵的东西了。”

    唯有死而复生的人才知道生命的可贵。

    慕婳不愿意再体会死亡时的绝望和阴冷,也不愿意再去回想灵魂被困在一寸见方的灵位上时的束缚无奈,活着多好,代替慢慢,还有她那群同生共死的袍泽去看看他们拼死守护下的帝国。

    “这份地图不全,你就是一丝不漏的复制出来,也找不到通往西域的近路。”

    “……你到底是不相信我。”柳三郎略觉伤心,亦有几分释然。

    慕婳扬眉问道,“你充其量不过是我的一个邻居,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从来慕婳的警觉性都很强的,即便是上辈子,她也没把一切都告诉兄长,还有一些隐藏的东西连她所尊敬的长青师傅都不知道呢。

    她留下的都是她愿意交出去的,不愿意给出去的东西,别人休想占上半分。

    “眼下我只是秀才,不适合加入其中。”柳三郎深思熟虑之后,果断的拒绝:“看夏老夫人频频让孙子孙女亲近你的态度,夏家很需要你手中的地图,你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我打算留做二哥的进阶之梯,锦衣卫做这门生意,皇上会满意的。”

    “锦衣卫虽是缺钱,但是他们的长处是打听消息,检查百官,或是监视西域诸国,这些夏家做不了,然而论做生意,重新贯通古时丝绸之路,没有比夏氏商行更适当的人选了。”

    柳三郎笃定的说道:“你没有拒绝夏五和夏七等人去草坪找你打马球,也是想到了这点,帝国需要情报,亦需要军费粮饷!”

    没有银子怎么打仗?

    慕婳太清楚一场对外战争的消耗有多巨大,皇上是一位仁君,绝不会为征战就盘剥百姓,所以筹集军费必须要银子,而来钱最快的就是经商。

    皇上宠爱夏妃就有夏家善于经商的原因。

    夏老夫人离去后,慕婳认真思考过,这个项目离不开夏家,只不过条件可以再提得苛刻一点,让秦夫人记住教训!

    慕婳想要这项计划更完美,少不了商贾的参与,而夏氏商行从哪方面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这项计划交给锦衣卫后,皇上也会重用夏家的。

    为何不能是慕婳借此换得好处?

    她要享受人生,少不了银子!

    “我听说秦夫人被夏老夫人打发回京了,会在夏家家庙里清修一段日子。这件事宛城和京城都传遍了,秦夫人最近两年到三年之间,别想再掌夏府的中馈。”

    “夏七娶亲,夏老夫人相中孙媳妇的话,大有可能直接把夏家中馈交给新进门的孙媳妇。”

    柳三郎见慕婳略显心不在焉,不觉得有些气馁沮丧,“我方才说得话,你听到了吗?”

    “我竟然不知三郎你也喜欢打听后宅夫人的八卦消息。”

    慕婳一脸惊讶,秦夫人的遭遇,她不止听一个人说过,杨柳和谢莹她们都说夏老夫人这么做是让自己消气。

    可慕婳不明白自己该生秦夫人的气吗?

    一直欺负秦夫人不是她吗?

    “秦夫人被打发回京城,是夏老夫人睿智果断,给她个教训,让夏家更加和睦,同我有何关系?何况我得多闲得无聊生一个手下败将,嗯,连敌人都算不上的秦夫人的气?她在我跟前何时讨得好处?”

    慕婳真诚的建议,“你还是把心思用在正道上,别耽误你的天分。”

    柳三郎拂袖而去,“我走了!”

    再不走,被慕婳活活气死吗?

    ps继续求月票销量下章就去京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