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零三章 心塞
    柳家藏书很多,光慕婳听说就有上万卷,肯定还有一些珍藏,柳三郎才多大?

    他既然说有所涉猎,慕婳相信他是都看完了。

    难怪他身上一直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感觉。

    不得不佩服他博闻强记,博览群书。

    “我找一本前朝遗秘,记得是前朝的一位太监写的。”

    慕婳也记不大清楚了,毕竟她也读过一些书,但更多的精力都用在了练兵上,对她而言,时间有限,而且老天爷不是特别偏爱她,给了她力大无穷的气力,并没给她过目不忘的记忆。

    她真正坐下来读书的时候很少,就算是读书也多是www.yuehuatai.com一些关于西北和西域的书卷,何况慕婳本身性情活跃,不大喜欢读书,更愿意纵马扬鞭同部署外出。

    柳三郎眉梢微微跳动,“太监写的?还是前朝的太监?”

    没想到慕婳竟然会看这种书?!

    一般太监写的书大多涉及皇朝隐私,记载了一些后宫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样的书卷历朝历代都禁止散播的,当今虽是开明,但也不大愿意民间传关于后宫妃嫔的消息,哪怕是前朝的后宫。

    所以此书也被列入禁书。

    然而这世上总有一些屡禁不止的书,不少轻浮的公子偏爱这类秘辛,这类遗秘总有人收藏。

    慕婳不解的反问:“你看不起太监?他们就不能写书了?”

    “……不是。”柳三郎捏紧筷子,“你怎么会对前朝秘辛感兴趣?”

    那些事完全同慕婳无关。

    慕婳笑道:“我记得这本书上记载了一些事,事关慕家的祖上,总要多了解几分,才好上门去啊。”

    永安侯夫人再端着祖上怎样怎样,慕婳直接甩她一脸证据!

    柳三郎恍然大悟,“我记得谢夫子好似藏有这本书,明日我去谢家讨来,再……”

    “谢莹的父亲?”

    “嗯。”

    “不用麻烦你了,我同谢夫子不熟,可是我同谢莹是密友,我直接去她家借阅就是了。”

    她和谢莹关系这般亲近,还用上柳三郎去谢家借书?

    柳三郎略觉心塞,方才是不是被慕婳嫌弃了?

    “关于慕家永安侯祖上如何发迹的,我知道一点点。”柳三郎连忙解释:“不去谢家借书,我也可以讲给你听。”

    其实他还是很有用的!

    能帮上慕婳!

    慕婳不领情的婉拒:“我认识字,自己看书就好。而且谢莹总是要请我去她做客,除了借书之外,我还能同谢小姐交流一番。”

    你唇边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你是女孩子!

    柳三郎确定自己很心塞了,以谢夫子和谢莹那爱字成痴的脾性,慕婳肯定会得到极好的招待,没准还能同谢小姐并肩在一张宣纸上写字,他都没同慕婳一起写过字,填过词,竟然被一个女孩子抢先?

    “我正好也有几个问题向谢夫子请教,不如一会儿,我们一起去谢家拜访谢夫子。”

    “嗯。”

    慕婳不以为意点点头,随后又狐疑的问道:“你爬树过来时,不是说不好向旁人解释你同二哥的关系,我和你一起去谢家拜访,你就不怕旁人知道你和我二哥是认识的?”

    “此一时,彼一时。”

    柳三郎一派冷静,“我同慕小姐是邻居,恰好同时拜访谢夫子,便顺路一起去谢府,旁人能说我什么?”

    他是同慕婳一起去,不是同慕云!

    “听着挺像那么回事儿,不过都是些歪理。”慕婳撇嘴,突然笑眯眯问道:“有一日我搬离静园,去别的地方居住,三郎你还能打着邻居的歪理吗?”

    柳三郎手指轻轻敲打桌面,郑重其事,浩气凛然的说道:“一日为邻,即便你不在静园,我依然会照顾你的。”

    谁要你照顾?!

    慕婳托着下颚,继续问道:“倘若你的邻居是个大美人,贤良淑德,美好善良,你还会记得我吗?”

    她这是吃醋试探吗?

    柳三郎心头狂跳,耳根子有点燥热,从慕婳明亮的眸子移开目光,喃喃说道:“这世上只有一个慕婳慕小姐。”

    令他无措,令他费解,亦令他魂牵梦萦的慕婳。

    “是啊,除了我以外,谁敢踹断你的腿啊。”

    “……”

    柳三郎隐隐后悔当初为何要设计慕婳,这明显要被慕婳计较一辈子。

    慕婳得意般眨了眨眼,以后他做了魏王世子,她许是会因为这一脚而声名大噪,踹断魏王世子的腿,依然活蹦乱跳的,天下间只有她一个人啊。

    会不会有人来问她得罪魏王世子是何感觉?

    慕婳最爱看柳三郎一脸无可奈何,生无可恋的模样了。

    “人活在当下,除了权利欲望之外,还有许多美好的东西。”

    慕婳罕见同柳三郎宛若知己般谈心,也许柳三郎方才的样子太可爱了:“我记得所有的痛苦悲伤,亦会有郁闷之时,但是我不愿意好不容易得来的生命完全以复仇为主,他们不过是我在享受人生时,遇见的微不足道的绊脚石罢了。

    把对他们的仇恨看得太重,反倒抬高了他们的地位。”

    “当你站在权利的顶峰,你也会明白在追逐攀爬的过程中失去了不少的享受。”

    ……据说魏王世子曾经到过她灵魂被困的寺庙中上香,不过灵魂状态,根本看不到面前的一切,只有耳朵能听到声音。

    “当然权利带给你至高无上的享受尊荣也是无可比拟的。”

    慕婳不觉得站在权利顶峰的人就会因为孤单后悔,充其量会有隐隐的遗憾,不过魏王世子绝不会孤单一人,他身边必然充斥着数之不尽的美人。

    至于什么真爱他,还是爱他所拥有的权利地位,这重要吗?

    没有权利的柳三郎依然会吸引女孩子爱慕。

    成了魏王世子的他只会更加迷人。

    他和权利地位是一体的。

    柳三郎目光灼灼,不是第一人同他说这些话,以前他对此都嗤之以鼻,今日却好奇慕婳的答案,“你会怎么选?”

    慕婳深思片刻,“活在当下,及时享乐,然我若是你……亦不会放弃追逐权利的野心。”

    “你的意思是既要权利,也要享受生活了?”

    慕婳认同般说道:“对别人很难,但对才华横溢的柳公子来说,并不算太难平衡,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