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零二章 嬉闹
    谁同他约定好了?

    还不见不散?!

    慕婳再一次清醒的认识到柳三郎的厚颜无耻,然而柳三郎那无辜的俊美模样,令人着实不忍心拒绝,美色误国真不是虚言。

    起码以如今慕婳无法拒绝他。

    “一起去京城可以,但是柳三郎,事先说好,我绝不见你的长辈,无论是慈爱的,敬爱的,还是讨厌的等等,我绝对不会去见!”

    这是原则问题,慕婳还是要事先阐明,省得再被柳三郎哄骗过去。

    “长辈?!”柳三郎佯装惊讶,随后脸庞晕染开一抹淡淡的羞涩,轻声问道:“慕小姐是在提醒我吗?现在见长辈会不会太……慕小姐越来越像女孩子,懂得迂回……”

    柳三郎见到迎面而来的拳头,佯装惊慌向旁边一跳,“不许打脸,慕小姐是女孩子。”

    往旁边躲闪时好似还崴了脚,柳三郎嘴角疼得微抽。

    慕婳噗嗤笑出声来,“真该让那些奉你为君子典范的人看看,三郎你到底哪里像是古之君子?”

    他故意这样的,就为逗她开心吗?

    然而柳三郎根本不明白,无论是永安侯府那群算计她的人,还是去京城会再碰到的沐国公府的人,她都没把他们当回事儿。

    因不值得的人生气,简直就是自虐。

    她肯进京的根本原因还是为慕云,她和慢慢的二哥!

    笑声爽朗的女孩子,令人心情也跟着愉快起来。

    柳三郎弯腰揉了揉脚踝后重新站直身躯,摆出一个手持书卷,儒雅潇洒的样子,悠远深邃的眸子淡然望过来,“我哪里不像呢?”

    是啊,他就是个君子!

    慕婳笑声却是更响亮了一点,主动拍着柳三郎的肩膀,胖丫在一旁看着干着急,小姐怎么又忘了不该去拍男人的肩头啊。

    小姐明明对旁人不这样了,怎么总是对柳三郎……忘记了呢。

    “谁说君子不能脸皮厚?谁说君子不能算计?”

    慕婳根本没察觉到胖丫的担心,笑道:“三郎,我看好你!”

    不是为她听到过的消息,不是因柳三郎是魏王世子,就算她不知一切,她依然会看好柳三郎。

    他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亦有野心和手段。

    倘若他不能成功,那只有一个可能,老天爷把这妖孽早早收回去了。

    “走,我请三郎你用早膳。”慕婳爽快挥手,拽住柳三郎的胳膊,向客厅走去。

    柳三郎却是低头看着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骨节因为劳作而略显凸出,皮肤不够细腻,总之他能挑出这只手很多的缺点,然而她掌心传来的温度却是一点点,慢慢的流淌到心头。

    除了慕婳以外,他还能接受别的女孩子这般无所顾忌的对自己?

    不,他更应该C心得是……除了他之外,慕婳还这般对待过哪个少年或是少女!

    他得想个办法,如何让慕婳只这般对自己。

    慕婳瞥见柳三郎皱眉沉思,有点抗拒,亦有点苦恼,以为自己方才说得全是豆腐把他吓坏了,轻笑:“你放心,我绝不给你吃豆腐!”

    吃豆腐?

    哈哈,慕婳又再一次大笑,拍着柳三郎的胳膊,“你不能吃豆腐的习惯,好啊,大好啊。”

    柳三郎被慕婳笑得一脸蒙圈,不过能让慕婳真正开心起来,能不能吃豆腐,也是无关紧要了。

    慕婳觉得蒙圈的柳三郎着实俊俏可爱,那迷蒙的小眼神,哎呀,真是能令人怜惜呢,她好似又找到了作画的素材。

    等柳三郎功成名就,她就带着画作当贺礼送过去。

    也许未来她还能开个画展?

    让所有人都知道魏王世子也有青葱年少迷茫,出糗的时候。

    大秦帝国文武并重,在太后娘娘摄政时,不少书画名家都曾在文会上展出过自己的作品,还请人鉴赏解析,甚至有不少作品被卖出了高价,引得文人S客纷纷效仿。

    一时之间,各地文会大盛,进而让各地教化有了明显的进步。

    读书的,作画的人越来越多,百姓也更愿意让孩子去私塾学堂读书识字。

    魏王世子这幅表情的画作值多少银子?

    慕婳再看柳三郎时,如同看一座金矿。

    莫名柳三郎后背一紧,“慕小姐……你又要算计谁?”

    慕婳佯装听不懂干笑两声,认真说道:“独乐了不如众乐乐,今日我同三郎说说,吃豆腐的由来和典故。”

    直到客厅,丰富的早膳已经摆好,柳三郎目光呆滞坐在桌旁,一脸生无可恋。

    胖丫在一旁忙来忙去,儿时看向柳三郎的目光带着浓浓的笑容。

    慕婳利落洗干净手,拿起馒头咬了一口,多年养成的习惯不容易改变,因为前世时常同下属混在一起,用膳很快,风卷残云,慢一点,许是没有吃完就要领兵出征了。

    尤其是早膳,她总是吃得最快,顺带还可以吐字清晰说着今日的C练计划。

    所以哪怕她口中塞满食物,慕婳依然做到吐字清晰,“三郎啊,该C心的人是为你未来的夫人,你长得俊俏,多少女孩子都爱慕你,想要吃你豆腐呢。”

    柳三郎捏着手中的小花卷,学着慕婳的样子,狠狠且大大咬了一口,突然觉得这般用膳,很是香甜,把食不言,寝不语完全抛在脑后,接下慕婳的调侃,认真的说道:“这世上敢冒犯我夫人的人怕是不多。”

    还想吃他豆腐?!

    先不说能不能吃到接近他,就是……就是他夫人,柳三郎看了慕婳一眼,不怕被夫人一拳打死吗?

    不过她对女孩子一向温柔,没准还会借此去亲近爱慕他的女孩子?

    这关系混乱得令他精明的脑子打结。

    慕婳楞了片刻,笑声低沉了一些,“三郎是个疼夫人的好男人啊,这话说得霸气,有股狂狷霸道的派头,谁冒犯夫人,就让谁好看!”

    柳三郎:“……”

    胖丫同情般看了眼柳三郎,真是可怜啊,碰上小姐,柳三郎郁闷的时候指定不少。

    “对了,我听说你家藏书很多?”

    柳三郎娶谁,是否宠夫人,同她没关系,慕婳也不会羡慕尊荣备受宠爱的魏王世子妃,“我能不能去找两本书?”

    柳三郎道:“书名是什么?”

    慕婳道:“藏书你都看过?”

    柳三郎淡淡的笑道:“只是略有涉猎罢了。”

    ps继续求月票,月票支援一下下,要被拉开了。朝代架空,架空哦,夜很喜欢这种氛围,不愿意写太苦大仇深,压抑的东西,慕婳是开心的,潇洒的,不会因为仇恨和委屈什么的,整日算计来算计去,她的日子过得逍遥着呢,虐渣只是享受生活中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