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百零一章 强悍
    慕婳是小人,挑拨慕云和永安侯府父子关系的小人。

    借着儿时同慕云的一点点情分,慕婳便要搅和得永安侯府鸡犬不宁,恩将仇报成为慕家乱家的根源。

    相比较在木夫人跟前尽孝,孝顺且善良的三小姐,慕婳就如同祸水一样令人讨厌。

    柳三郎目光隐含担心等等情绪。

    慕婳肯定很不少受,毕竟她被永安侯夫人算计,刚刚扭转的糟糕名声又会一落千丈,现在宛城的闺秀们亲近慕婳,这样的消息传到宛城来,又有几个人肯站在慕婳这边?

    人都是自私的。

    慕云差事缠身,很难分出心思来帮慕婳,就算慕云撇下一切,他又能做什么?

    永安侯可是慈父的代表,为慕云上书辩解,永安侯夫人也成为一位慈爱的嫡母,只要还有父子关系,慕云很难同永安侯彻底撕破脸,众所皆知父为子纲,三纲五常是朝廷立足的根本。

    除非慕云只做皇上的走狗,毫无人性,罔顾人伦。

    柳三郎相信慕婳绝不会希望慕云落到四面楚歌,只能依靠皇上的地步。

    皇上会保护慕云,然皇上也能随时抛下慕云,或是令慕云做一些遗臭万年的事!

    哪怕皇上是明君。

    拥有雄才大略的皇上一样有许多不可告人的事儿。

    柳三郎瞳孔微缩,眼前的女孩子巧笑嫣然,一双微微泛着红血色的眸子平静,其中没有半点的挫败和难过,好似在听旁人的故事,落入算计圈套的人绝对不是慕婳。

    更没有以前的恼怒,疯狂,亦或是不绝于耳的咒骂。

    “慕小姐。”

    “三郎竟然担心我?”

    慕婳粉嫩的唇瓣微微弯起,很稀奇亦很惊喜,她对柳三郎没什么用处啊,相反还总是故意气一气他,“这么说你不计较我踹断你的腿了?”

    魏王世子心狠手辣,被这样的仇人惦记上,慕婳虽是不怕他,但很麻烦的,几次三番她都在他面前不占上风,还是因为到底欠着柳三郎的人情。

    柳三郎脸上的儒雅挂不住了,几乎完全崩裂,“……我早就不在意你伤了我。”

    他到底为何要替没心没肺的慕婳操心?!

    “永安侯使出来的手段……”慕婳稍稍停顿片刻,“如此而已,没什么稀奇的。”

    柳三郎楞了片刻,“没什么稀奇的?”

    慕婳坦然笑道:“不就是装慈父吗?纵然占着大义又如何?永安侯根本就没有弄明白,御史和文臣集团看不上锦衣卫的原因,并不是二哥不孝永安侯!”

    “他就这点本事也难怪当时那么明显的圈套都能坑掉他祖传的世袭侯爵。”

    “真够可怜的,堂堂开国列侯,爵位的传承全凭旁人施舍,今日他是永安侯,明日许就是个白丁罪臣了。”

    胖丫双眸呈现蚊香状态,完全听不懂小姐在说什么,然小姐脸上好似笼罩一层光晕,睿智且从容,令人心折。

    纵然站在柳三郎跟前,也丝毫没有降低小姐的光彩,相反柳三郎认真倾听的模样,以及他流露出的些许欣赏赞叹,更显得小姐与众不同。

    “原本最近我不打算再进京的,着实懒得理会他们这群不知死活的人,不过再懒得搭理,他们总是跳出来也挺让人心烦的。”

    “你打算进京?”

    “我想当面问他一句,还想不想做永安侯?倘若他思念关外的清净日子,我打算成全他!”

    “……他是永安侯。”柳三郎忍不住提醒慕婳,“朝廷上还是有一些人脉的,他恢复爵位后,处处谨慎小心,想要再让他失去爵位没以前容易了。”

    慕婳点点头,云淡风轻的回道:“那就多废点力气。”

    柳三郎重复:“多废点力气?”

    她肯定不是动拳头,莫非她手上有永安侯的把柄?

    “你二哥慕云……我认为他还是承爵更安全一点。”

    只要是列侯,自然就是勋贵圈子中的一员,慕云承爵后在锦衣卫的地位会更加超然。

    柳三郎怕慕婳意气用事,解释道:“你不觉得让永安侯最看不上的儿子继承他的一切,会让害你的那些人心痛?”

    比如永安侯夫人。

    “永安侯爵位配不上我二哥!”

    慕婳掷地有声,“我二哥凭什么为慕家光宗耀祖?他们配吗?我同三郎的想法不一样,你认为永安侯夫人他们看二哥承爵,会难过伤心,被二哥辖制会郁闷,我毁去丹书铁券,令他们永远不能再仗着永安侯的名头行事,对他们的打击更深。”

    “毕竟爵位在,慕家就在,他们还可以继续占二哥的好处!”

    “既然他们口口声声说我是祸水,是丧门星,是个无情无义,恩将仇报的逆女,我肯定要对得起他们说出去的话呀。”

    柳三郎宛若被雷劈过一般,眼前的慕婳真是女孩吗?

    “倘若永安侯这次认栽呢?”柳三郎继续问道。

    慕婳坦然一笑,“我可以告诉你,其实我给侯府定下的末日不再此时,而是在三小姐……嗯,定亲之后。”

    他们让小慕婳退亲悔婚,她便要让他们尝一尝被人抛弃,毁亲后的痛苦。

    柳三郎缓缓竖起拇指。

    慕婳突然想到上一次进京路上碰到的意外,上一次多亏二哥突然出现,慕婳躲过了跟着柳三郎去见他口中那位可敬的长辈,这一次……她绝对不要再同柳三郎同车了。

    抢在柳三郎出声之前,慕婳紧张的说道:“时间紧迫,我骑马去。”

    柳三郎含笑点头,“正好我也打算骑马去京城一趟,宛城到京城这一路不大太平,不如我们同行,互相也有个照顾。”

    以前胖丫从来不认为君子柳三郎是个‘无耻’‘说谎’的人,然而今日他突破了胖丫的认知,不太平?

    怎么可能?

    宛城到京城哪里不太平?

    整个大秦帝国就属京城最安稳,京畿重地啊,任何盗匪都不敢来此处生事。

    自信神采飞扬慕婳立刻目光呆滞,“柳三郎您是君子啊。”

    哪有这么胡扯的?

    就不怕外面人看穿他是个伪君子?

    “君子六艺,其中就有骑射一项,我骑马去京城,有毛病吗?”

    柳三郎无辜望过来,“咱们说定了,明早我来找慕小姐,咱们不见不散!”

    ps柳三郎:“慕婳这么强,让我怎么混?怎么吸粉?”慕婳:“你还打算吸粉?”某夜:“我是女主亲妈,不过柳三郎不弱于慕婳,他也很强大,只是被慕婳吓到了,现在他不懂慕婳骨子里的倔强和骄傲,以后他就会明白的,所以他的人生也会有所不同。“

    为剧透的某夜继续求月票,求月票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