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九十九章 爬墙
    清晨鸟鸣,露珠凝结,在柔韧的草叶上滚动,朝霞晕染开,干净的阳光倾洒,驱散一切黑暗。

    “啊。”

    慕婳站在书房门口,抬高手臂活动一二,呼吸早晨清晰的空气,望着庭院中有着大大树冠的槐树发呆。

    “您又是一晚上没睡?!”

    胖丫不满的声音从慕婳身后飘过来,带着几分指责,更多是心疼,“您还提醒云少爷仔细身体,不要熬夜,可您倒好,白天去草场那边指点小姐们练习马球,还要……还要折腾少爷们。”

    “什么是折腾他们?”

    慕婳申辩道:“明明是我赢了赌注,让他们捡马球,顺便为杨柳她们牵马,怎么了?我看他们都挺开心的,何况我也没少指点他们球技。”

    胖丫想到少年们痛并快乐着的郁闷,也不得心道,好爽!

    “小姐,您又转移话题?”

    慕婳趁着胖丫发楞轻手轻脚的移开一段距离了,马上将要穿过月亮门,谁知胖丫突然清醒过来,并且追了过来,慕婳摸了摸鼻子,女孩子都像胖丫这般唠叨吗?

    她的耳朵又要受苦了。

    “您这要去哪?今日杨柳小姐有事,您不用过去指点她们马球。”胖丫双手插着腰,一脸严肃,不是她风不清主仆,或是仗着小姐好说话就簪越,不敬小姐,而是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厨房炖着不烫,一会儿我给您端过来,您用了补汤后,必须去歇息睡觉。”

    “您已经熬了好几天了,三天之中,连一个时辰都没睡过。”

    “您的身子也不是铁打的,不能这般没日没夜的操劳糟蹋。”

    胖丫更多是心疼,她却帮不上小姐忙,甚至小姐在书房里看书和绘制的地图,她看都看不懂.

    以前还有云少爷帮忙看着小姐,小姐总不好太过分,然最近两日慕云少爷总是出门,很忙碌的样子,就算回到静园,云少爷也是一脸的疲倦,看着越发清瘦了。

    她不好把小姐的事情说给云少爷听。

    小姐私下里提过一句,云少爷怕是遇见不小的麻烦了。

    小姐整夜在书房忙碌,就是在帮云少爷吧。虽然小姐什么都不说,胖丫坚信小姐一定能帮上云少爷。

    听着胖丫碎碎叨叨的念着,慕婳想到了夏五……真是不愧话唠之名,她如何都想不到人不可貌相,明明是个憨厚沉默的少年,怎么就那么能说呢?

    开始她还觉得熏儿言过其实,可夏五陪着夏七一起来练习马球后,很快展现出真实的本质,就连打马球时,他的嘴也没闲着,说得慕婳都想把马球砸到他的脸上,让夏五闭嘴了。

    “好了,好了,我听你的,都听你的。”

    慕婳举手投降,“我肚子好饿哦,胖丫,吃了早膳,我就去补觉,以后我再也不熬夜了。”

    胖丫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去厨房准备膳食,这次一定要给小姐补一补。

    等到她走后,慕婳再次抬头看了眼槐树,这株槐树的树冠有一下半延伸到隔壁的院落,隔壁应该是柳三郎家。

    最近不仅慕云忙碌,慕婳连着好几日没见到柳三郎了。

    柳三郎如同陈四郎一般在家里温书?

    慕婳默默摇头,柳三郎那双自信的眸子好似突然凭空出现在眼前,他应该不是在读书备考,肯定是图谋不轨,不知在算计谁呢。

    “嗨,慕小姐。”

    慕婳听到熟悉的身影从槐树上传出来,向上看去,柳三郎就是爬树也是儒雅的,一派君子风范,全无偷窥芳邻的猥琐。

    她是不是先惊叫一声?

    柳三郎一翻身坐在槐树粗大的树丫上,拨开树叶向下看去,正好把仰望的慕婳看个清楚,这丫头几日不见,皮肤白了一些,也仿佛细腻了不少,显得她更加漂亮。

    难怪他总能听到宛城少年们议论慕婳怕是宛城第一美人。

    只是慕婳原本黑白分明的眸子此时隐隐浮现着血丝,明显是熬夜所制。

    白天去打马球,晚上还要熬夜,他有看到书房的灯光彻夜不熄,“你不是要做个女孩子吗?又不科举,用得上晚上还熬夜苦读?”

    慕婳都已经这么强了,还在努力苦读,这让男人怎么活?

    何况慕婳明明长得很漂亮,只要稍稍施展魅力就能让少年们或是少女们为她做事,可她从来没有想过依靠算计任何人。

    “咦,你怎么知道……”

    慕婳吃惊指着柳三郎,“你偷窥我多久了?啊,你……你……”

    好有趣啊,柳三郎竟然有这样的爱好吗?

    她眼里佯装惊慌实则很感兴趣的目光到底几个意思?

    莫非她还想偷窥别人不成?

    柳三郎正色道:“你别想偏了,我最近读书到深夜,总能看到你书房烛火。何况夏日炎炎,我喜欢在树上读书,所以也看到你在书房……忙碌绘制地图。”

    “在树上读书?”

    慕婳恍然大悟,难怪她总觉得槐树上总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原来是柳三郎藏在树上,不是她今日盯着槐树看了很长时间,柳三郎怕是不会暴漏行踪。

    柳三郎后背靠在树干上,笃定般问道:“慕小姐是在绘制西北地形图?”

    什么都瞒不过他!

    “三郎你比我二哥更适合做锦衣卫。”慕婳从旁边搬了个梯子,搭在树干上。

    柳三郎震惊于慕婳搬梯子时动作麻利轻盈,沉重的梯子在她手中跟一根小草似的.

    “仰着头同你说话,累得脖子疼。”

    “……”

    柳三郎很想说一句,你上来啊,树上风景更好,有树叶遮挡,晒不到,还很凉快,同慕婳并肩靠在树上的感觉……柳三郎突然意识到自己胡乱想些什么,万一惹毛了慕婳,她直接把他从树上踹下去怎么办?

    柳三郎默默顺着梯子从树上爬下来,淡淡的说道:“梯子就摆在这里,以后来往方便,省得我还得解释为何同锦衣卫司指挥使总是碰面,我和慕云有很重要的事要一起处理。”

    说话时,柳三郎目光真诚且认真,看不出一点点的杂念。

    慕婳没多想,点头道:“你不嫌弃麻烦就好。”

    有门不走,非要爬墙,柳三郎的爱好果然特别。

    ps为心塞偷窥的柳三郎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