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九十七章 警告
    三小姐敏锐感到母亲的不悦和失望,同亲生母亲相处时间不多,永安侯夫人的厉害给她留下很深的印象。

    她还没见过母亲有失算的时候,正因为永安侯夫人给三小姐高深莫测的感觉,三小姐不敢不听母亲的吩咐,在母亲面前显得极是柔顺。

    永安侯夫人要对慕云动手了?

    慕风上前一步说道:“母亲,一切都是木夫人办事不利,她把事情办砸的,惹了二弟不快不说,请去的高僧也留在宛城,说是要向慕婳……”

    永安侯眉头一皱。

    李妈妈赶忙说道:“高僧一准看出四小姐不凡来,到底是在夫人跟前长大的,慧根纵然是比不上三小姐,受了夫人的熏陶,四小姐身上也有些许佛性。”

    “你不必替他们遮遮掩掩。”永安侯夫人淡淡瞥了过去,两个儿子顿时成了鹌鹑状,这就是她的儿子?!

    指定是永安侯那个没用的男人血脉占了主动,慕家的血统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永安侯夫人略略感到胸闷,得为两个儿子选个会过日子的女人才行,不过横竖她也没指望儿子争气出息,她要做得事……还得看慕媛和上苍的意志。

    “在府上说一说,还有李妈妈帮衬你们,换在外面,你让旁人如何想?”

    永安侯夫人教训两个儿子:“你们给我记住了慕婳是咱们府上的四小姐,你们名正言顺的妹妹,比你们的庶妹更重要,以后再让我听见你们指名道姓的叫她,别怪我请家法教训你们。”

    “是,母亲。”

    慕风慕雷连声答应下来,悄悄看三妹妹一眼,三小姐笑容灿烂,还向他们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示意被母亲骂了吧,早就说过四妹妹也是亲妹妹嘛。

    三妹妹善良,太好心了。

    一旁的李妈妈心底再一次泛起寒意,三小姐已经……同主子期望的闺秀越来越像,看不出女孩子真实情绪,而主子绝对不会放过四小姐了。

    原本她以为这次木夫人受挫,慕云完全护住四小姐,主子兴许会因谨慎,改变主意,毕竟主子身边还有庶女可用,不是非得四小姐不成。

    虽然李妈妈这么想有点对不住侯府的庶女,可她到底不忍心慕婳再被逼进火坑中去。

    ……她想错了,主子反倒因此更有斗志,非要达到目的,彻底掌握住慕婳不可!

    可怜的四小姐,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吧。

    李妈妈心思颇为复杂,听到永安侯夫人低沉的话语,“你们多同媛姐儿学学,你妹妹都比你们懂事,看得明白!”

    慕风慕雷讪讪的一笑,“您说她是四妹妹,她就是四妹妹。”

    慕婳那样的脾气,他们还真是看不上啊。

    以前吃惯了慕婳在关外做得饭菜,觉得慕婳手艺不错,回到京城后,慕婳做得菜色和做得香囊根本比不上厨娘和绣娘。

    他们在关外吃的饭菜如今连侯府的狗不爱吃。

    皮肤黑漆漆,浑身脏兮兮的慕婳,他们想一想都觉得有这样的妹妹太丢人。

    他们的妹妹该是慕媛这样的性情,模样。

    连他们庶出的妹妹也比慕婳要强上一点,没有慕家真正贵族血统,慕婳就是长在他们身边,也改不了她一身奴气。

    “母亲,要不我和哥哥们去把四妹妹接回来?”

    三小姐试探般的问道,“看木夫人恐惧的样子,她怕是不敢再去宛城了。”

    “你们不用去!”永安侯夫人修长的指甲轻轻划过茶杯的纹路,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会让她自己主动回到侯府,还要向我……不,向木夫人磕头赔罪!”

    李妈妈后背绷紧,忙低垂下头去,生怕主子看到自己的异样。

    而慕家两位少爷不由得喜笑颜开,好似即将见到慕婳哀求恳求是一件很高兴,很有脸面的事儿,就是被永安侯夫人彻底调教过三小姐眼里也几极快闪过看笑话的意思。

    她的生母永安侯夫人可不像木夫人那般没用,生生被慕婳吓出毛病。

    “一会儿,你们父亲也会过来,你们若是不想被侯爷抓住问责,就先去书房读书,哪怕你们看不进去,装装样子还不会吗?”

    “母亲……”

    “哼。”

    永安侯夫人挥了挥衣袖,“还不快走?!”

    慕风慕雷躬身倒退离开,永安侯夫人看到儿子这般没用且无能,重重叹了一口气:“我真不该生下这两个孽障,关键时指望不上,寻常时只晓得享受,根本不知努力奋进,倘若他们争气一点,我……我又岂会受一个庶孽的气?”

    “少爷们是孝顺的,慢慢教导,少爷总会明白您的苦心。”

    李妈妈替永安侯夫人捏着肩膀,永安侯夫人享受般半合双眸,缠在手腕上的佛珠继续捻动着,“媛姐儿,你也回去吧,好好照顾木夫人。”

    “……女儿想留下陪您。”

    三小姐上前,李妈妈识趣的退到一旁,三小姐代替她为永安侯夫人按摩肩膀,“今日英国公世子……送女儿一串十八子手链,女儿不敢收下,可他硬是套在女儿手腕上。”

    她皓白以冰雪为肌肤的手腕上带着一串没有任何杂色的碧绿通透的手串,一颗颗珠子珠圆玉润,仔细一看其中好似蕴藏着光华。

    李妈妈低声惊呼:“这是去年太后娘娘赏给英国公府的,外面都说英国公世子送给了世子夫人,没想到世子一直留在身边,今日又送给了三小姐。”

    “是吗?”三小姐面露一丝的羞怯,妙目闪烁,抿着嘴角:“早知这般贵重,我如何都不能要。”

    “摘下来!”

    永安侯夫人突然睁开眸子,严厉的说道:“快些给我摘下来!”

    “……母亲。”

    “慕媛,摘下手串!”

    永安侯夫人直接一把拽过三小姐带手串的手腕,狠狠一扯,珠子散落,三小姐惊呼,“好疼。”

    皓腕上留下被绳子勒过的痕迹,三小姐委屈的红了眼圈。

    永安侯夫人看着散在地上的珠子,目光复杂,低声道:“你若不想被抬去英国公府做且妾,以后就不要收英国公世子任何礼物,也要尽量远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