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九十一章 吓人
    “二少爷,您不能,不能这么做……”

    木夫人纤细柔弱的身躯在身材高大且凶神恶煞的锦衣卫面前更显得娇小无助。

    她手臂被锦衣卫反剪,身体动弹不得,依然睁着水盈盈的眸子,哽咽道:

    “二少爷不该威胁夫人的,不该啊,您误会了三小姐……一定是婳姐儿败坏三小姐的名声,您现在还不明白,以后……以后您会后悔……”

    慕云一个眼神甩过去,抓住木夫人的锦衣卫连忙掏出一块粗布直接塞进木夫人口中。

    他们还是小看了木夫人的执着,一个娇弱的妇人被抓了还要败坏慕小姐,到底这人是不是慕小姐的亲娘?

    十三爷都没怀疑过慕小姐的生母另有其人?

    潇洒大气,深不可测的慕小姐怎么都不像从柔弱纤细的木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

    还是说木夫人在怀慕小姐时得到佛祖的庇佑,神灵的指点?

    他们不敢再让十三爷不快,赶忙拽着木夫人去京城,甚至为让十三爷和慕小姐满意,一路上他们探讨着如何更有气势的威胁永安侯夫人!

    怎么更有气势的闯进永安侯府。

    十三爷的威胁足够有分量,他们也不能给十三爷丢脸。

    “要不,我们直接杀到后宅去?”

    “把绣春刀抽出来,直接冲进去,见人阻挡就直接抓走。”

    “对,对,还要先回去换一身衣服,我记得前两日崭新的飞鱼服刚刚做好,我们……都穿着最新的官服去。”

    “再叫上在京城的兄弟?”

    “没错,人多有气势嘛,也显得咱们十三爷地位崇高。”

    “为慕小姐出气一定要带上我。”

    被慕婳教训过的锦衣卫纷纷表态一定会尽全力的,这可是结好慕小姐最好的机会了。

    不说慕小姐本身实力高深莫测,令他们心服口服,也不提十三爷对慕小姐毫无原则的宠溺,就是今日夏家主子一起登门向慕小姐赔罪,已经足够吓人了!

    尤其在夏妃失宠的时候,夏家人不为夏妃复宠想办法,撂下京城的一摊子事,一起去宛城见慕小姐,哪怕最白痴的人都能想到,慕小姐在夏家那位老夫人眼中比后宫中的夏妃更重要。

    十三爷有慕小姐这般强悍高深的妹妹,就任指挥使怕是早晚的事。

    而且慕小姐绝不会平庸的过一辈子。

    在锦衣卫中,跟对人很重要,以前他们只认为十三爷有前途,如今锦衣卫们中隐约流传着十三妹……嗯,十三爷妹子同样凶残的传说。

    别说一直跟着十三爷的他们,就是不少的锦衣卫都想调到十三爷这边来,其余太保们对十三爷一样很客气,自知自己没晋升锦衣卫都指挥使希望的太保都向十三爷示好。

    虽然不知示好是真是假,但是十三爷在锦衣卫中地位提高了不少是不争的事实。

    在锦衣卫中愿意为十三爷出力的人绝不在少数。

    ******

    那边锦衣卫在商量如何更有气势的威胁永安侯府的招数,这边慕云慢悠悠对柳三郎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事直接问我不就好了?同木夫人这样的蠢货动心眼,多丢你柳三郎的脸面?”

    刷得一声,柳三郎打开捏在手中的扇子,潇洒般扇动两下,深邃的眸光好似被扇子带出的风吹拂散去,“在下一介白身,不敢劳烦十三爷。”

    他缓缓露出笑容,向静园方向看了一眼,“你带给永安侯夫人的话说得很重,锦衣卫不敢弱了你的气势,不过对永安侯夫人未必有用,况且……木夫人虽是蠢了点,听她的话音仿佛知道一些隐情。”

    “慕十三。”

    柳澈的话语突然沉重且严肃了许多,“慕小姐永远也无法否认自己的亲生父母,你也一样,永安侯始终是你父亲,她是你嫡母!”

    慕云抿了抿嘴角。

    “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选择亲生父母是谁。”柳三郎目光深远,不紧不徐把玩扇子,潇洒般合上扇面,扇骨轻轻敲打掌心,“你妹妹都弄明白的事,你也该想明白了。”

    慕云皱起好看的眉头,“婳婳?”

    柳三郎转身走向不远处隔壁的柳宅走去,地上的影子修长,夕阳洒落,令他身形略有模糊,声音也好似模糊了一般,

    “唯一能做到得就是让他们变得迎合我们,改变我们在家族中的分量,当我们掌握住他们的命脉时,是不是把他们当做父母,也变得不重要了。”

    慕云的威胁固然足够强悍,但是却无法改变永安侯。

    可是慕云若是掌握永安侯府邸,即便永安侯夫人还有嫡母的名分在,慕云都能做到……保护慕婳不受一点的伤害算计。

    慕婳……那样的性情未必就适合后宅。

    柳三郎不得不为不像女孩子的慕婳操心,偏偏慕婳非要去体会做女孩子的感觉。

    不是因为慕婳,那个该死的,吸引他的女孩子,柳三郎绝不会同慕云说这些。

    因为慕云怎么同永安侯相处,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从来不是多事的人。

    相反他喜欢看旁人在世俗中挣扎沉沦,感觉那人有用,他就拉一把,倘若那人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他就当做看乐子了。

    柳澈走进家门,嘴角噙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听着屋中母亲柳氏关爱长兄和幼弟的话语……他根本不是君子,也称不上好人,为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他亦付出许多,割舍下多余的情感,甚至抛下跟不上他向上攀爬的人。

    然而慕婳的出现令他突然体会到莫名的情愫。

    静园客厅,慕婳请夏家众人落座,歉意的笑道:“不知你们今日会来,家里没有热水,泡茶还需要一会儿。”

    秦夫人微微撇嘴,静园的下人太少了,好似也没什么规矩,慕婳身边的丫鬟一直警戒般看着她们,一点不知该怎么应酬贵客。

    从中看出慕婳不懂管家。

    客厅的布置杂七杂八的,说炫富吧比暴发户强了一点,然而比勋贵之家的摆设差上许多。

    慕婳坦荡一笑,“不好让夏老夫人干坐着,不如闲聊几句,夏氏商行在西北的生意不是很顺利吧。”

    ps慕婳:“我不懂很多,依然吓死你。”秦夫人:“大人我错了。”某夜:“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