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八十七章 逆转
    她感到脸庞似被人用力打过燥热难耐,本以为该深刻反省过错的慕婳,竟在宛城过得不错?

    以木夫人所见到的,慕婳是被一众女孩子簇拥回来的,那群女孩子此时看她的目光隐隐有着仇视和不赞同。

    其中两三个女孩子特别明显,极是鄙夷她。

    慕婳很难融入贵女们中间,她总是被捉弄的一个,也总是脾气冲动暴躁,不讨喜,相比三小姐却很容易赢得贵人们的喜爱,令木夫人颇为有脸面。

    三小姐柔弱乖巧,善良美好,同慕婳一比,三小姐处处都是优点,她才是木夫人所期盼的女儿。

    然而今日慕婳却告诉她,结交不少的朋友,慕婳成为小姐们的中心,所有女孩子都围着慕婳,从她们的衣着打扮看,这群女孩子在宛城家世背景很深,有几个木夫人还比较眼熟,身份不低。

    “木夫人,安好。”

    杨柳直接从马上跳下来,不顾一身的酸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以前我们在京城见过,不知你还有没有印象?”

    “……杨小姐。”

    木夫人规矩的回礼。

    宛城最有名望的商贾,杨家家底殷实,还是宛城有名的大地主。

    她咬着嘴唇怯懦般说道:“你同婳姐儿很要好?倘若婳姐儿做得不好之处,还请你别见怪,她……她的脾气不大好,每次发脾气时,你最好离她远一点,我怕她伤了你。”

    慕婳身姿笔直,一直淡淡的笑着,仿佛木夫人说得是别人,她不是她口中的婳姐儿。

    “这用不上木夫人您担心。”杨柳直接挽住慕婳的手臂,眼里盛满推崇亲近,尽力掩饰她的同情怜悯,“我可喜欢慕婳了,她是我这辈子最好,最为重视的朋友。惹她发脾气肯定是我做得不对,我不仅不能远离,还要主动向慕婳道歉求原谅。”

    她向木夫人笑道:“我不怕慕婳发脾气,最怕慕婳不理我,不带我一起玩。”

    一旁的闺秀们齐齐点头,同慕婳一起玩,不仅能看到少年们吃瘪,还很有面子,而且很刺激,在嫁做人妇之前,她们能享受这么一段的青春,以后都是值得回忆的,亦不觉得年少妙龄时再有什么遗憾了。

    谢莹文雅端庄,她同样下了马,挽住慕婳另外一只胳膊,向木夫人炫耀道:“慕婳的字写得非常好,我父亲都让我向慕婳请教。木夫人也当听说京城最近两日流传很广的一首诗词……”

    听到此处,陈四郎微微垂下脑袋,已经流传到京城去了吗?

    慕婳……等同于‘败坏’他的文名,以后他找不到媳妇,是不是可以赖上慕婳?

    木夫人闹不明白怎么一个个都向着慕婳?

    不是她们该向她抱怨慕婳举止粗鲁,言行不当吗?

    “还在静园门口墙上,木夫人,你自己看吧。”谢莹指了指墙壁方向,真是好巧,最近都没下雨,只是字迹不如当初清晰了。

    “她不识字!”慕婳淡淡的说道,“她以前是永安侯夫人跟前的丫头,虽是放了奴籍,但是她没再读书识字,倒是给三小姐请了不少的名师。”

    谢莹恍然大悟,“那我念给木夫人听。”

    木夫人脸庞火烧火燎的难受,成为珍宝阁老板娘后,她已经很久没收这样的慢待和侮辱了,“慕婳!”

    “英雄莫问出身,你明明可以做商贾的掌家娘子,却偏偏非要去做跪着的奴仆。”

    杨柳和谢莹同时感觉手一空,慕婳轻而易举摆脱她们,走到木夫人面前,稍稍顿了顿,“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木夫人咬着嘴唇,眸子闪过一抹冷意,果然是要债的祸水,慕婳……绝对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婳姐儿,等大师给你念过经,你就能恢复神智了。”

    “变得像你以前厌恶的那样?”慕婳扯了扯嘴角,“你不是一直盼我懂事,不再纠缠三小姐吗?怎么如今我不去找你们麻烦,再去奢求一些你们的垂爱,你反过来却说我中邪?”

    看了一眼木夫人身边的和尚,慕婳清晰吐出一段经文,声音低沉,宝相庄严,颇有气势。

    披着袈裟的和尚眼睛越睁越大,最后竟然撩起僧袍,直挺挺跪下了。

    所有人都被和尚跪地给惊呆了。

    看向慕婳时如同看着某个奇迹。

    这名和尚在京城很擅长驱邪,有不少勋贵人家都会找他去做法事,他的确很有两下子,不是完全骗人钱财。

    “师傅。”小沙弥轻声道:“您怎么跪下了?”

    和尚一脸严肃,“别多问,跟为师一起跪下!”

    小沙弥不敢再多嘴,乖巧老实跪在师傅身后,偷偷看着面前漂亮的女孩子,能把师傅给镇住的人,太厉害了。

    慕婳笑容重新绽放,“看高僧的架势,我不是中邪啊。”

    “当然不是。”和尚一本正经的说道:“女施主得佛祖庇护,慧根深厚,诸魔不侵。”

    他说了一大通,只为能取悦慕婳,得到慕婳方才念过的那段经文。

    那可是佛门宝典之一,非常重要的。

    木夫人听见高僧言之凿凿的结论,一时没了主意,她本就不是机灵多智的人,花费大笔的银子请来的高僧竟然讨好慕婳……眼前的变化超出她的能力范围,她处理不来。

    “我只是如同你们所愿长大了,懂事了。”慕婳嘲讽般说道:“不再纠缠你们,你们怎么反而不高兴了?”

    “婳姐儿,你……你这不是长大了。”

    木夫人快要哭了,嘴唇颤抖着,艰难说道:“我一定要治好你,高僧不行,我去再去找高人,一定会……”

    “你找几个高人来,结果都是一样,真正中邪的人不是我,高人对我没有用处,不如你让高人帮忙看一看,为何脑子糊涂,不疼亲生女儿,反倒帮着外人对付亲生骨肉。”

    木夫人好似被人击中胸口,连连后退两步,好不容易才站稳,西子捧心状,泪水盈盈,委屈痛苦一齐齐涌上来,泛白的嘴唇嗡动,“婳姐儿。”

    “你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教过我,起码是你们让我明白想要什么,全靠我自己,指望不上你们的,同时也让我体会到何为步步紧逼,斩尽杀绝!”

    慕婳扫过木夫人,“那个答案,我看等你落魄时,我再问比较好,好好享受你们最后的荣光吧。”

    ps为没有机会动拳头,不伐森的慕婳求两张月票,加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