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八十六章 相认
    “大哥和大嫂把小七保护得太好了,他还缺少必要的历练,不懂人情世故。”

    夏五爷在夏七念出木夫人时,对身边的长兄道,“更不懂得追女孩子,我看他这辈子都未必能娶到慕小姐。”

    只有夏七认识木夫人吗?

    慕云他们谁不认识木夫人,可他们谁都没有说出来。

    夏七对木夫人和慕婳的恩怨只是一知半解,他这一出声,围着慕婳的女孩子都会知道等在静园门口,柔弱纤悉,容貌清丽,风韵犹存的女人是谁了。

    慕婳刚刚赢得宛城人的尊重,木夫人恰好在此时出现,一旦慕婳控制不住脾气,对木夫人做出什么来,她好不容易改善的名声会再次因不孝而被人非议。

    最好就是稍稍遮掩木夫人的身份,等女孩子们离去后,慕婳再同木夫人详谈。

    慕云催马上前,却被慕婳抬手阻止,“二哥,我知晓她是谁,她为何而来,我同她之间的事,二哥不方便出面。”

    “婳婳……”

    “二哥,这也是慢慢的心愿。”

    慕婳这几句话彻底打消慕云插手阻止木夫人的心思。

    闺秀中杨柳是最最崇拜亲近慕婳的一个,眼见着气氛有点不对劲,不愿让慕婳的伤心事再被撕扯开,笑道:“慕婳你有客人,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何况天色也不早,我们也该回家,明天……明天上午我们再碰面,到时慕婳你再教我们演练战术。”

    最后这句话是说给好奇慕婳和木夫人关系的女孩子们说得,警告她们别太好奇了,毕竟她们求慕婳的地方还很多,同时候也提醒她们,慕婳方才曾帮她们出过一口恶气,让少年们狼狈而逃,总不能刚才对慕婳很友好,木夫人出现后,又向慕婳露出嘲讽。

    谢莹点头道:“是呢,我也该回家了。”

    纵然闺秀们还有想留下看究竟的人,此时也不好多说什么,何况慕婳这般厉害,万一生气了,慕婳收拾她们可是很容易的。

    她们才同慕婳改善关系,慕婳也原谅她们当初的捉弄,她们也不敢再突惹是非。

    慕婳看了一言杨柳和谢莹,她们两个女孩子值得相交,可惜她们怕她尴尬,怕她对木夫人无礼,可是她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啊。

    木夫人同记忆中一般无二,说话时双眸总是泪水盈盈的,是个怯懦柔弱的女人。

    她眸子中闪烁着失望,欲言又止的不满也没丝毫的变化。

    好似慕婳出现让木夫人烦恼,让木夫人不知该怎么对慕婳。

    永安侯夫人对不在自己身边长大的三小姐很疼爱,想法设法让三小姐过得更好,而同样是做娘的,木夫人却埋怨慕婳,慕婳不该不满三小姐所拥有的一切。

    慕婳怎么可以对三小姐无礼,且抱怨永安侯夫人呢?

    “你们不想认识一下吗?”

    慕婳淡淡的笑道,阻拦杨柳和谢莹等人,“她是珍宝阁的老板娘——木夫人,也是我的亲生母亲,以前在关外时,我一直认为永安侯夫人是母亲,回京后,才发觉我竟然是她的亲生女儿。虽然不如永安侯夫人亲生的三小姐尊贵,但是也是商贾富商之女。”

    “慕婳……”

    杨柳眼圈微微泛红,自己的心仿佛泡在苦涩的酸水之中,慕婳到底受了多少的委屈?多少的非议和痛苦?

    以前她们只讨厌慕婳,嫌弃她,可如今她们才发现在慕婳狼藉名声之下掩盖着多少的……多少的龌蹉腌臜事。

    慕婳绝口不提在关外受过多少苦,生活有多艰辛贫穷,然闺秀们纵然不知险恶,也听说过关外是最最苦寒的地方,比帝国的西北还要穷困。

    尤其是慕婳是以犯官之女身份长在关外的,只会更加辛苦。

    而三小姐在京城过得什么日子?

    她们时常去京城的女孩子还是知道一二的。

    什么都不提,坦荡落落大方的慕婳更让人心疼啊。

    马车之中,夏老夫人已经高看慕婳一眼,可现实却重重打了她一耳光,慕婳比她认为还要出色。

    “慕小姐怕是已经想开了,不会再被亲情牵绊,不会再让愤怒和委屈毁了自己的一生。”

    夏老夫人手中掌握不少慕婳以前的资料,也曾怜悯过慕婳这个被命运折磨的女孩子,同时也恨慕婳古怪的,冲动暴躁的性情,明明不是她的错,偏偏慕婳能让所有人都讨厌自己。

    然而今日慕婳表现出来的特质,那些记载慕婳所做所为的资料一文不值!

    “慕小姐,她竟是承认木夫人?”秦夫人略觉意外,听说以前慕婳可是宁死不愿承认木夫人是她生母,否认她自己是商贾之女。

    慕婳盲目眷恋追逐权贵,令人很是鄙夷失望。

    夏老夫人失望的摇头,看来她还得亲自挑选孙媳妇,秦夫人以前看着精明干练,但到底摆脱不了眼界和局限,打理中馈和庶务,秦夫人是一把好手,对妯娌也能做到公平友爱。

    可是再对她提高点要求,秦夫人就只能添乱了。

    慕婳笑声轻快,丝毫看不出任何的不忿不平,翻身下马,走向木夫人。

    “……婳姐儿。”

    木夫人紧张的拽着衣襟,目光躲闪,不敢同慕婳对视,心头莫名有股胆怯羞愧,这是她在慕婳面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原本木夫人在静园门口站了许久,她心头隐隐有些生气,慕婳太不知分寸了,竟然不让她进静园等候,恐怕如同永安侯夫人提醒她的那样,慕婳似被什么给迷了心智,惹上了脏东西。

    毕竟慕婳的生辰就不好,术士都说是破家的祸水。

    同慕婳同日出生的三小姐命格却是尊贵的,木夫人一手养大三小姐,对会撒娇,懂事,体贴的三小姐很是喜爱,总觉得三小姐才是她贴心的小棉袄。

    不似慕婳,总用一种仇视的目光看她。

    好似她做了什么亏心事。

    她当时……当时也是逼不得已,为了救慕婳才……才壮着胆子,做了对不住主子永安侯夫人的事。

    慕婳还活着,不都是她的功劳?

    她也因此背负着愧对主子,亏待三小姐的罪孽。

    慕婳缓缓勾起嘴角,“她们都是我的手帕之交,你不必再担心我过不好了。”

    ps为过得更好的慕婳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