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八十五章 到来
    慕婳问得无比真诚认真,绝听不出她的‘歹意’。

    宛城最有名的就是温泉了,京城倒是有不少权贵和富商来宛城休闲游玩。

    然而慕婳是不是忘记她在离开夏府时说过的话?

    很明显夏七不是独身一人来宛城,更不是来宛城游玩的。

    慕婳的心眼儿也很小,这一点上像是女孩子。

    “……我代我娘向你赔罪。”夏七略显尴尬,深深向慕婳鞠躬,“母亲误会了慕……慕小姐,以为你是个……”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头也越来越低,不敢再去看慕婳。

    “婳婳。”

    慕云直接走过来,下意识把柳三郎挤到一旁,“稀客啊,夏七少爷,你有事尽管同我说,我妹妹最近比较忙,没空应酬不相干的人。”

    夏七更显得羞愧难当,他已经明白站在慕婳身边的男人是谁,锦衣卫司指挥使,慕婳的哥哥慕云。

    京城都说,慕云把慕婳当做掌心的宝。

    夏家最近诸事不顺,夏七猜其中少不了慕云的推手。

    谁都不知慕云找过王公公,但是夏氏商行最近常常有锦衣卫出没,经营得很好的商铺,锦衣卫时常去走动,正常的客人谁还敢去商铺买东西?

    到底是夏家理亏,慕云维护妹妹慕婳,夏家也只能忍着了。

    慕云对他的轻视嘲讽,令夏七分外难堪。

    慕婳看了羞愤莫名的夏七一眼,“你母亲秦夫人也在吧。”

    “……是。”

    夏七不解慕婳是何意,记得祖母和父亲的叮嘱,向不远处停着的马车指了一下,“母亲陪着祖母,她还在马车上,五叔他们也在。”

    慕婳估摸此处和马车的距离,隐隐绰绰见到马车车帘撩起大半,笑道:“方才你一定很不舒服。”

    “不是……”夏七想要否定,却听慕婳道:“一直把你当做宝贝的秦夫人一准心疼你在我和二哥面前受得委屈。”

    夏七紧紧抿着嘴角,委屈吗?

    是有一点,毕竟夏七长在富贵之家,一切都有母亲和祖母打点,从没被人轻视过。

    “你受到慢待,秦夫人会心疼。”慕婳向慕云甜甜一笑,“如今我也有二哥心疼我啦。”

    慕云脸颊染上红晕,莫名心头又酸又是甜。

    慕云,慕公子好……好漂亮,他的皮肤竟然可以似樱花般粉嫩。

    既然慕云说了交给她,慕婳也有凉一凉夏家一群主子的意思。

    慕婳让李大牛起身,却听他执着的说道:“我一定要拜慕小姐为师,今日你不收我,我……我就去静园门口跪着去,学堂中的夫子说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不至于,不至于啊。打马球的技巧又不是不传之秘,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不过是击球的技巧罢了,很简单,也很易学,我教你几招就是了,不用拜师,还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想学什么重要技能呢。”

    坦荡之姿,令人分外心折。

    “未来两个月,你李大牛,还有你们……”慕婳目光扫向方才同自己打赌的少年,狐疑染上眉间,小声问慕云,“二哥,他们是怎么了?就是不愿意被我使唤,也不至于痴呆了啊。”

    慕云拳头堵住嘴唇状似轻咳,不是痴呆了,是被你迷住了!

    慕婳得不到答案,索性放下弄明白的心思,笑道:“做我们宛城女孩子的陪练,虽是辛苦一点,但是也能学到不错的技巧。”

    李大牛知道有不少高手都不乐意教徒弟,教会了徒弟,还怎能凸显自己的实力,便是在马球上,也是一样的。

    毕竟马球比赛中最耀眼的人只有寥寥几人。

    谁得动作最潇洒,谁得分最多,谁就更受追捧和重视。

    李大牛想到父亲他们的明争暗斗,呐呐的说道:“慕小姐肯无私的教我?”

    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话语,不过却更坚定他拜师慕小姐为师的心思。

    “你们都掌握了技巧……”慕婳一手抱着胸,一手托着下颚,眸子清澈璀璨,映衬她唇边笑意,“马球比赛会更精彩,观众会更多,更能体会到看比赛的乐趣。”

    帝国盛行马球比赛,能丰富百姓的生活,在慕婳看来,这项运动挺好的。

    在赛场上她喜欢碾压对手,但若是她看马球比赛的话,更愿意看势均力敌的激烈碰撞。

    少年得到慕婳的承诺,突然觉得赌注好似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虽然被慕婳指挥来,指挥去很丢脸面,然而他们若是能学到慕婳几分功力,是不是就能在京城赛场上扬名立万?

    不说为宛城争光这样的空话,大话,就是潇洒有力的击球动作,也能吸引女孩子的目光,让京城闺秀们知道他们的厉害!

    尤其是这次比赛的奖励,可是非常丰厚的。

    拔得头筹的话,足以够少年们吹嘘一辈子了。

    “慕小姐,我们……我们明天就来做……陪练。”

    少年们纷纷表态,有人甚至猴急得想现在就开始做陪练,偏偏还得到不少人的认同。

    柳三郎摸了摸鼻子,情况变化太快,他都有点措手不及。

    “明天上午,你们要准时出现。”

    慕婳总不能自大到把夏家一群人直接撂到一旁,少年们点点头,既有兴奋,也有几分惭愧的离去。

    “慕婳,你说明日,咱们怎么……怎么折磨他们?”

    “是啊,是啊,慕婳咱们要想个法子,让他们知道厉害。”

    闺秀们一个个摩拳擦掌,眼里闪过兴奋的光芒,慕婳身体微微后仰,似恐惧女孩子们身上的恶意,“随你们,哈哈,随你们高兴。”

    她毫不犹豫便把少年们给卖了。

    闺秀们嘻嘻哈哈,一路欢声笑语送慕婳回静园,她们不紧不慢骑在马上,簇拥着慕婳缓缓前行,慕婳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断过,被女孩子簇拥认同的感觉着实不错。

    然而她的好心情,在见到等候在静园门口的妇人时,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尾随在慕婳身后的慕云和柳三郎,同时面容冷峻。

    夏七惊讶道:“木夫人?她怎么……怎么会来静园?”

    ps被虐的渣渣又出现了,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