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八十四章 女孩
    天才壹秒記住『』,。

    “师父,您收下弟子吧。”

    “师父,弟子一定乖乖听话。”

    “师父……”

    李大牛大有慕婳不肯答应就不起身的意思。

    他主动拜师,令欢呼雀跃的女孩子们一个个楞了片刻,随后都为慕婳欢喜,有种荣有于焉的感觉,不仅是慕婳得到认同,她们也觉得振奋士气。

    少年们不敢埋怨在比试过程中太过‘残暴’的慕婳,让一让李大牛能死人吗?

    慕婳太冷酷,太无情了。

    让李大牛?

    是不能死人,但是慕婳会不高兴,要胜就要全胜,碾压的胜利,慕婳是最喜欢的,从前世起,她就不懂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的道理。

    赢就要痛痛快快的赢!

    尊重对手最好的方式就是拼尽全力。

    李大牛不仅让少年们输了赌注,未来两个月成为女孩子们的陪练,还要听从慕婳的调遣……他们当初脑子是不是糊涂了,怎么就答应这样的赌注?

    他们刚才为慕婳喝彩时,怎么就没想到一旦慕婳赢了……他们应该偷偷溜走的。

    比试时,慕婳击打马球时帅气的动作,令他们忘记了一切。

    此时李大牛还要拜师?

    拜慕婳为师?!

    虽然慕婳的确有本事教导李大牛,不仅教他,还能教导在场所有人如何打马球,可是他们是男人,拜一个女孩子为师是不是太没面子了?

    少年们怔怔看着端坐在马背上的慕婳,她好似见惯世面一般,没有因李大牛跪拜拜师就显得惊慌失措,或是得意洋洋。【www.AiQuXs.coM

    柳三郎再一次拧紧眉头,慕婳应当以前也受过男儿的跪拜,诚心诚意的跪拜臣服,甘愿受她差遣,将所有的忠诚送到她手上……否则换一个女孩子绝不会有她这般平静自在。

    她到底是谁?

    柳三郎即便不是很了解曾经的宛城第一讨人厌慕婳,但对慕婳的性情略知一二。

    那人同眼前的慕婳绝对……不大一样。

    以柳三郎的心机早就该怀疑慕婳了,可是眼前的慕婳深深影响他判断,他理智精明的脑子在碰到慕婳时,不是去想慕婳的改变,而是……总是想着世上怎么会有慕婳这样的女孩子?

    他的心也总是为慕婳所作所为而跳个不停。

    慕婳紧了紧缰绳,收敛方才的气势,声音放轻了一点,“你要拜我师?”

    “求师父收下弟子。”

    倘若方才李大牛还只是被慕婳高超的技巧打蒙了,一时冲动的话,此时他是真心拜师,脑子罕见的清醒,他爹都不如慕婳,他想赢他爹,赢京城那些高手,必须要得到慕婳的指点。

    他爹曾经说过,打不过对手,就要想办法加入对方……呸,是该学习对方的长处。

    李大牛说不上聪明,但直觉一向很准,慕小姐这般厉害,他跟在慕小姐身边,一定能一直赢下去。

    太后娘娘寿宴的马球赛,闺秀们参赛不过是个噱头,是当今孝顺太后娘娘的噱头,真正令京城,全天下瞩目的马球赛还是男子之间的较量。

    慕婳笑盈盈的强调,“我是女孩子啊,怎能教你打马球呢?”

    “……”

    周围人听到慕婳的回答后,同时一脸蒙圈。

    女孩子?

    对,慕婳是女子,这话没毛病。

    以慕婳的精致五官,谁也不会把她错认为男子。

    然而慕婳,你现在才记得自己是女孩子吗?

    方才打马球时,做什么那么凶残?动作那般潇洒?

    许多是少年都做不出来的动作,你轻而易举就做出来了。

    慕婳,你有没有考虑过受到打击和创伤的男孩子?!

    此时你再提自己是女孩子,已经迟了……他们只会更受打击。

    “噗嗤,噗嗤。”

    “对,慕婳是女孩子,不能教你们。”

    “而且慕婳是我们一边的,绝不会教你们这群瞧不起女孩子的人,哼。”

    “就是,就是。”

    小姐们如同骄傲的孔雀,趾高气昂,尽情去嘲弄灰头土脸的少年们。

    当然女孩子嫉妒攀比心要比男人更深一点,然而慕婳的胜利令再嫉妒心再强的女孩子都生不起嫉妒。

    因为慕婳的胜利,让所有人无话可说。

    而慕婳却给所有的女孩子长脸,只要是女孩子没有不觉得脸上有荣光的。

    夏七再一次听到慕婳惊人的我是女孩子言论,嘴角微微抽抽了两下,同情般看着好似被雷劈过的少年,他们的表现比当初的自己也强不到哪去吗?

    倘若你们见过慕婳刀劈野狼时的冷厉,坐在篝火旁饮酒灌酒的样子,他们怕是眼睛都要飞出眼眶去了。

    “慕……慕婳。”

    夏七惴惴不安下了马,微微扬起下颚,望着马背上的女孩子,她比当初好似更漂亮了,皮肤也白上一些,眉间也不似那日玉门关前隐晦感伤。

    他一直不曾忘记过慕婳,然而慕婳会记得他吗?

    记得被她救过的少年。

    除了夏家七少爷的身份外,没有任何特别,只是长得好看一点的夏七。

    他本以为自己也是英俊的,吸引女孩子侧目的年轻才俊,然而他方才略略扫了一眼,不说站在草坪一旁的慕云和陈四郎,他比不过。

    方才做裁判的年轻公子,他身上那股君子温润的风度,夏七知晓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赶得上。

    不过周围女孩子们目光令夏七多了几分自信,“我听五叔提过你的名字,前两天,你去京城时,我……我听说后就赶去客厅,可你已经离开了。”

    随后他找遍京城都没找到慕婳,后来听说,慕婳是永安侯府四小姐,夏七还特意去了一趟侯府,然而依然没有见到慕婳,反倒听说了慕婳许多不好的传闻。

    那些不好的传闻,夏七是一个字都不信的,什么刀砍生母?

    倘若慕婳要真是逆女的话,木夫人,永安侯夫人,以及名声显赫的三小姐还性命在?

    她们肯定不知慕婳的厉害,才敢胡言乱语的。

    “我记得你。”

    慕婳在坐在马上已不适合,骄傲自信不等于自大骄纵,利落跳下马,随手把缰绳搭在马脖子上,不失礼貌的说道:“夏家七少爷,你怎么来宛城了?来泡温泉?还是游玩?”

    ps虽然本文的成绩很一般,但是我写的开心啊,感谢投票和订阅支持夜的姐妹们,谢谢,加更送上。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