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八十一章 实力
    夏七恍然未觉,一直盯着纵马驰骋的慕婳,一如那日所见,她牢牢抓住他所有的目光。

    马车中,老夫人身边的秦夫人着实不忍见儿子如此痴迷一个女孩子。

    只是畏惧老夫人,又刚刚被丈夫夏大爷埋怨了一通,自然不敢再怠慢慕婳。

    秦夫人绝对想不到夏妃被太后娘娘训斥的原因竟然是她怠慢了慕婳,消息刚刚传出来时,秦夫人只当笑话听,当今颇为宠爱夏妃,怎舍得夏妃无辜被太后娘娘惩戒?

    事实的真相比秦夫人预计到的最坏结果还要糟糕,不仅皇上漠视夏妃被罚,还停了夏妃侍寝的资格,更深一步暂停对夏家的封赏。

    秦夫人当时就傻了,面对夏五爷等人的指责,她是百口莫辩的,后来不是老夫人帮她抵挡一二,她怕是就要交出管家的大权了。

    虽然背后老夫人同样狠狠的训斥她一通,但是在众多妯娌面前,老夫人还是维护她,支持她的。

    秦夫人始终认为一切都是巧合,慕婳,那个长在关外,声名狼藉的女孩子绝不会得到皇上和太后娘娘的维护,就算被丈夫和夏五爷等人抱怨,她还是不希望自己唯一的儿子娶慕婳。

    不提慕婳身份,就是慕婳那性情,哪个做婆婆得人能忍得了?

    况且儿子是她养大的,是她全部的指望和依靠,可是儿子夏七却因慕婳而生她这个做母亲的气,还美娶到慕婳呢,儿子的一颗心就偏向慕婳,一旦慕婳进门,夏七还不得完全被儿媳妇慕婳给笼络去?

    她辛苦一辈子,儿子却无视她,她怎能甘心?

    秦夫人向草坪上张望一眼,不可否认慕婳在马上的英姿很吸引少年少女的目光,神采飞扬,潇洒干脆,同对面的男子比试马球也不落下风,然而已经成亲生子,花期已过,且被后宅的琐事磨平所有年轻时候幻想的夫人们未必会欣赏慕婳。

    秦夫人可以向慕婳道歉,但是让她点头夏七娶慕婳……除非慕婳收敛一些,听话一些,甚至尊重她,这才有可能。

    不,就算慕婳改变了,她还是不希望慕婳成为自己的儿媳妇。

    毕竟慕婳身上的麻烦太多,夏七有更好的选择,即便是秦夫人娘家的侄女也比慕婳适合。

    “小七,你祖母问你话呢。”

    秦夫人略带不满提醒夏七,向老夫人谦恭的说道:“一见到慕小姐,他什么都忘记了。”

    “你还是没明白啊。”老夫人睿智的眸子闪过一抹失望。

    “母亲……”

    秦夫人慌忙起身,真怕老夫人对自己不满,一旦失去老夫人的支持,秦夫人在夏家很难站稳脚跟了。

    “是我太强求了。”老夫人声音苍老,抬手压住秦夫人的手腕,向依然看着慕婳的夏七说道:“你去草坪那边看去吧,看得也清楚一点,常听你五叔说慕小姐骑射功夫了得,本以为他多有夸赞,今日一见,我才明白你五叔还是谦虚了。”

    “她这身纵马功夫,让我想起了……”

    老夫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扯动嘴角,倘若她还在的话,一定会非常喜欢慕婳的。

    夏七只听到祖母让自己去草坪那边观战,扬起灿烂的笑容,“多谢祖母成全。”

    抽打马屁股,夏七纵马快速向草坪疾驰而去,全然没听到老夫人最后的吩咐,“把你五叔和你爹叫过来……小七?”

    一直养在她身边的孙子飞也似的跑掉了,微微摇头道:“这个臭小子,毛毛躁躁的,想娶慕小姐怕是要受些磨难了。”

    秦夫人失声道:“母亲看好……看好慕小姐?她着实不是小七的良配。”

    “那你认为谁是小七的良配?”

    老夫人声音依然慈祥,眸子深邃似能看透秦夫人的心思。

    秦夫人心却是砰砰乱跳,咬了咬嘴唇,“当日是我怠慢了慕小姐,我愿意向慕小姐道歉,母亲,小七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盼着他好,慕小姐无论从出身还是性情,都不适合小七。”

    “不适合小七?”老夫人是重复了一遍,抬高声音笃定说道:“倘若能小七能娶到慕小姐,我宁愿折寿十年,就是在他们成亲之日,闭上眼睛,也不怕辜负夏家的列祖列宗了。”

    “母亲,您怎能说这样不吉利的话?!”

    马车外,成熟稳重,蓄着三缕胡须的中年男子紧张的说道:“是儿子哪里做错了?”

    夏五爷说道:“大哥,母亲看人从来就没看错过,慕小姐身上定有可取之处,倘若大嫂不愿意让小七娶慕小姐,我也有儿子,比夏七还大上半岁,同慕小姐年岁也合适。”

    “不行!”

    夏大爷快速否定,伴随他不行的还有老夫人沉稳的声音。

    秦夫人眼前一亮,老夫人也说不行了,许是事情还有转机?

    “娘,您不能总是偏心大哥啊,小六子也是您孙子,就算没有小七得您疼爱,您也不能剥夺他娶媳妇。”

    夏五爷反应极快,为自己的儿子争取利益,“大嫂觉得慕小姐没有闺秀该有的端庄贤淑,我和柔娘却很是喜欢慕小姐,她对儿子又有救命之恩,儿子拿小六子抵债,最是恰当不过,以后柔娘也不用再担心没人同她一起练武了,熏儿也不怕没有得力的嫂子照看,有慕小姐这样的嫂子,以后谁也不敢欺负熏儿。”

    他摸着下颚的胡须,美滋滋想着,“儿子唯一担心得是熏儿以后看不上男子,不愿意嫁出去呀。”

    “五弟……”夏大爷从不知自己五弟还有无赖的一面,夏五爷以前在他面前摆出的老成持重,果断干练都是骗他的?

    “啊。”

    “啊啊啊。”

    “慕婳威武,慕婳威武!”

    草坪那边传来女孩子好似要刺破苍穹的尖叫声,“慕婳,太厉害了。”

    夏五爷眺望过去,季节赞叹:“果然漂亮,海底捞月般的击球,正中红心,别说是李大牛,就是他爹来了,都挡不住。”

    慕婳从马肚子翻身重新坐在马背上,高梳起的青丝随着马匹颠簸而上下起伏,说不进的潇洒,道不尽的风流。

    “我领先了!”

    “……”

    李大牛气喘吁吁,谁能想到她能用出海底捞月?

    ps不为慕婳的风光投两张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