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七十九章 争锋
    被马球砸中的少年直挺挺躺在草坪上,有松软的草丛垫着,倒是摔得不太严重,只是比起这个来,最令少年难堪得是他被一只马球砸下马?!

    还是一个女孩子击打过来的马球。

    太丢人了。

    他不敢起身,整个人恨不得钻进草丛中,他深深明白一个道理,就算他早有准备,面对慕婳击过来马球依然躲不开。

    认识到这一点后,少年倍受打击,然而一双眸子却透过稀松的草坪看向慕婳,她撑着马球杆的姿势端是潇洒,笑容张扬,却不让人感到反感。

    他们隐隐听说,宛城的孟公子竟为慕婳同妻子和离,并遣散侍妾,孟公子的府上闹得不可开交,孟公子甚至去京城寻求最疼他的姐姐姐夫帮忙。

    以前他们不明白慕婳哪里值得风流的孟公子如此倾心,今日……少年脸庞微红,仿佛明白了一点,慕婳很漂亮,然漂亮女孩很多,她是最让人记忆深刻的那个。

    方才还很张扬,嘲弄女孩子不该打马球的少年们不仅没人再笑,连话都不会说了,一个个木头桩子似的僵硬在马背上。

    而一旁女孩子们立刻来了精神,昂首挺胸,神采飞扬。

    虽然以前她们也曾痴迷过帅气俊秀的少年和才子,然此时慕婳帮她们出气的感觉着实比追逐那些俊美的少年更觉爽快。

    好似炎热的夏日喝了一杯酸梅汤,这酸甜的感觉令人身心都很舒服。

    有朝一日,她们也能让那些眼高于顶的少年才俊们另眼相看。

    她们也会被少年们追捧爱慕。

    不远处的丛林边缘,刚刚返回宛城的柳三郎马车再一次适时的‘坏了’,他下了马车,站在的地势相对草坪高一点的地方,状似望着打马球的女孩子,然他的目光却紧紧落在慕婳的身上。

    不知是不是错觉,柳三郎觉得慕婳好似比进京时更显得洒脱,不,不是洒脱,是更有人气。

    以前她身上总有一分别扭的违和感,明明她就是慕婳,却犹如一个旁人一般处理着慕婳所有麻烦,如今她更能融进……全部灵魂好似回归本体,慕婳比前两日更……更迷人。

    柳三郎心一沉,身边传来脚步声,惊得他不用再想下去。

    回头一看,柳三郎楞了片刻,问道:“你们怎么碰到一起?”

    陈四郎和慕云一前一后从树林中走出来,陈四郎干净的布衣多了几道口子,唇角和眼眶带有淤青,见到柳澈,陈四郎也是一愣的。

    相反慕云不近不远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会在京城多待几日,事情办完了?”

    陈四郎看了看柳澈,又侧头看了看慕云,双手垂放在身侧,微微低下头去,浓密的眼睫盖住眼底失落之色。

    只有早日步入仕途,他才有同慕云,柳三郎叫板的机会。

    柳三郎淡淡的说道:“宛城有更要紧的事,我怎好再留在京城。”

    慕云听出柳三郎意有所指,心情不是很好,稍显病弱的脸庞布满阴霾,平添一抹狠厉,然他的气势根本吓不住柳三郎。

    柳三郎无辜般望着慕云,两人目光相碰,即便没有再交流,也都明白各自在京城没少动作,否则……否则他们又怎能放心回到宛城?

    只是慕云耗费力气也没查出来柳三郎找过谁,背后又有怎样的关系。

    不过慕云坚定不能让慕婳同神秘的柳三郎太亲近!

    “你妹妹拿马球砸人,好似他们还要比试一番,谁赢了,那片草坪就归谁使用。”

    在你妹妹上不自觉加重语气,慕云看过去时,冰冷眸子立刻因为慕婳扯出一抹温柔,眼见着从地上爬起来脸庞红肿的少年,皱眉道:“活该!”

    只要是慕婳做的,不对也是对的。

    得罪慕婳的人,对得也是活该。

    陈四郎抬手揉了揉脸颊。

    柳三郎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陈四郎再次按了按太阳穴,仰头长叹,“有点疼啊。”

    明明知晓慕婳脾气不好,一身的怪力,他这辈子别想打得赢慕婳,弄不好就会被慕婳揍一顿,然而他怎么好似变态就是想凑到慕婳身边去?

    甚至被她打一拳,嘲讽他一顿,也觉得很……很幸福?!

    果然他已经中毒颇深,被慕婳迷得没有理智了吗?

    柳三郎扯了扯嘴角,眸子里盛满他自己都没能察觉的温柔,真正的温柔,“不是有点疼,是很疼,陈四郎,科举将近,你还是离着她远一点为好。”

    “我的事情不劳你柳公子费心。”

    “我不是为操心你。”

    柳三郎缓缓勾起嘴角,云淡风轻的说道:“我是不放心慕小姐,怕她被你拖累了啊。”

    你算了老几?!

    慕云都没出声,好不好?

    柳三郎不理会两人同时变了脸色,轻轻展衣袖,向草坪方向走去,人未到,温润的声音已经传到了,“我来做裁判,可好?”

    该死!

    陈四郎暗骂一声柳三郎太过狡猾,趁着他发楞的时候竟然跑去做裁判?!

    慕云也是紧抿嘴角,显出一分对柳三郎的不满。

    “你光顾着教训我,我看柳澈才是居心叵测,慕云,你最该对他严防死守!”

    陈四郎愤愤不平的说道。

    换来慕云冷冷的一瞥,“你们都没安好心,即便婳婳原谅你和你父母所作所为,我也不会轻易就放过你。陈四郎,你欠婳婳的不仅是名声有损,还有……还有她的半条命。”

    陈四郎张了张嘴,讪讪闭紧嘴巴。

    ******

    如玉般君子披着明媚的阳光,唇边含着温柔,缓缓走过来。

    他身上的直裰底缓缓划过柔韧的小草,风姿儒雅,飘然从容。

    对峙的少年和闺秀们不由得目光被他所吸引,柳三郎无论处在何处,总会显得鹤立鸡群,地位超然。

    慕婳眼里闪过一抹欣赏之色。

    “你们倘若能信得过我的话,不如让我来做裁判。”

    柳三郎温润的声音本身就透着公正的力量,他可是众人推崇的君子,再没比他更适合做裁判的人了。

    倘若柳三郎都会偏心,裁决不公的话,宛城上下也就没有公正的人!

    ps求两张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