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七十七章 单挑
    柳小姐丝毫不给三小姐慕媛面子,一来她本来就同其父一般过于耿直,好恶总会挂在脸上,二来她还记恨着三小姐方才受自己的跪拜,欺骗自己!

    “媛妹妹即便长在商贾之家,但是品行也是信得过的。”

    嘉敏县主这番强调,还不如不说!

    品行信得过?

    方才证明三小姐就是个骗子。

    三小姐再一次凌虐自己的朱唇,暗暗发誓等到慕云承认自己后,非要让慕云抄了柳小姐全家不可!

    到时候不让柳小姐在自己面前跪上三天三夜,她绝不会松口。

    就算柳小姐按她说得做了,她也要让柳家家破人亡。

    如此,才能用柳小姐的遭遇警示京城闺秀,三小姐才能发泄出胸口的郁闷。

    三小姐倔强的眸子泪光闪烁,偏偏不让眼泪落下,既让人觉得她可怜,又有几分同情,好似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多说几句慕云疼爱她怎么了?

    就算是扯谎,也是孩童般善意的谎言。

    慕云总不会连父亲永安侯都不认了。

    柳小姐淡淡的建议:“嘉敏县主也当小心,别太信任慕三小姐了。”

    嘉敏县主嘴角弯出大度睿智的弧度,浅笑着再次为慕媛说话,一举一动显得很是真诚,同时也给人嘉敏县主这般聪明,三小姐纵然想欺骗她,也只会是三小姐自己找罪受,不会得逞的。

    她们两人并称京城双姝,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有高下之分。

    直言的小姑娘看了看安慰三小姐的嘉敏县主,狐疑的问柳小姐:“她们就是闻名已久的京城双珠?最最好的贵女?”

    柳小姐微微颔首,一旁的闺秀们纷纷把目光投过来,很想知道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子有会说出什么来。

    “见面不如闻名,一个明显就是爱慕虚荣的骗子,一个还为骗子找理由,非要说三小姐是情不得已,谁逼三小姐撒谎了吗?”

    “……”

    众多闺秀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同时暗暗为诚实的女孩子担心。

    无论是三小姐还是嘉敏县主名声能如此响亮,都少不了各自家族的支持,父母为她们的谋划,以及宫里贵人的偏爱。

    嘉敏县主笼住袖口,淡淡的回道:“我从不曾承认过自己就比姐妹们强上一头,不过是众人的抬爱罢了,同虚名相比,我更愿意和姐妹们为朝廷,为西北做一些事儿。按太后娘娘所期盼的那样,证明女孩子也是关心国政,并非只能在后宅之中虚度年华。”

    她的气势完全压住在场所有的闺秀,令她们汗颜般微微低头。

    “诸位姐妹们不妨扪心自问,谁又能没有一丝嫉妒爱慕虚荣之心?”嘉敏县主见局面已经被控制住了,不让坦诚的女孩子再开口,主动说道:“人无完人,红尘中的人总有七情六欲,媛妹妹也不是故意为之,我们都明白媛妹妹的品行。”

    三小姐死死咬着舌尖,嘉敏县主着实可恨!

    借着踩她扬名,看似为她说话,可也落实了她是骗子和爱慕虚荣的名声。

    这就是口口声声好姐妹该做的?

    “你说得对!”女孩子思索一会,抬起晶晶亮的眸子,大声道:“可是为了你自己的贪婪,虚荣等等欲望,就可以伤害欺骗旁人吗?”

    嘉敏县主愣了片刻,唇边噙着尴尬的笑容,“你呀,还没长大呢,有些事等你及笄了,就会明白了。”

    向跟随她的闺秀递了眼色,一直充当嘉敏县主好姐妹的闺秀上前拉住女孩子,亲切同女孩子契阔了一番,防止她再语出惊人。

    ******

    宛城,阳光明媚,绿草茵茵。

    一块宽阔的草坪上,十几匹马跑动,坐在上面的女孩子额头满是汗水,努力挥动手中的马球杆,追逐着马球,时不时传来女孩子们互相呼唤的喊声。

    “慕婳,你看这一球怎么样?”

    “啊,按你说得,好难做到啊。”

    “完了,完了,我又把慕婳你交代的话给忘了。”

    “慕婳,慕婳,快过来。”

    慕婳一个人坐在马上,认真看着面前十几个女孩子,眸光深邃,好似在思考着什么,过了片刻,慕婳吹响了哨音。

    努力击打马球的女孩子们停下来,气喘吁吁的看向慕婳,既是渴望,又觉沮丧,“我们是不是表现得很差?”

    明明慕婳都同她们讲过无数遍了,偏偏一打马球,她们又会一窝蜂似的乱跑,把慕婳交给她们的战术,驽马的技巧,以及阵型全都忘记了。

    慕婳一定对她们很失望。

    不知为何,女孩子们不希望见到慕婳对自己失望。

    慕婳翻身下马,接过胖丫递过来的帕子,一个个把帕子递给同样下马来的女孩子,笑容一派真诚,温暖,“你们做得很好,完全打出了我们宛城闺秀的气势。”

    擦拭汗水的女孩子们仿佛得到了最好的夸奖,好似已经在太后娘娘寿宴上扬名立万了,互相挽着手臂,追问道:“真的吗?”

    慕婳微微颔首,“我可从来不说假话哦。”

    此时对女孩们来说,鼓励远比训斥更有作用。

    慕婳方才也在反思,自己给她们制定的计划有点太复杂了,毕竟她们是娇美的女孩子,不是以前她麾下的将士。

    何况女孩子打马球,本也比男子少了一些激烈的。

    不是轻视女孩子,性别不同,在力量,驽马上的差距显而易见,不是谁都似她一样,一直都当做男孩子。

    女孩子们被慕婳表扬了一番,兴奋极了,围着慕婳叽叽喳喳说笑着,慕婳认真听着,稍稍指点她们在驽马上的不妥之处,既不让她们觉得尴尬,又能很好的接受自己的不足。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阵的马蹄声。

    慕婳抬眼看过了去,骑在马背上少年们一身劲装,英气勃发,显得很是精神。

    “就这水平还敢占据最好的草坪?”

    一位少年的调侃,令随着他而来的少年们放声大笑:

    “女孩子还是老实待在家里为好。”

    “就是嘛,练马球,还想为宛城争光?不让宛城丢脸就不错了。”

    “同你们说实话,你们根本不如京城闺秀……”

    砰,在草丛中的马球飞起,直接击向发声最大的少年。

    少年躲闪不及,生生被马球从马背上砸下起来,哄笑声戛然而止。

    慕婳拄着手中的马球杆,扬眉道:“继续笑啊,我看看还有谁?”

    ps不为悲催,情敌增加的男主订阅支持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