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七十七章 扬名
    嘉敏县主带来这条消息,迅速压下方才的争论。

    毕竟慕云再厉害,也是远远比不上太后娘娘教训夏妃的震撼。

    再此之前,夏妃的娘家的确风光无限,夏大爷的妻子秦夫人更是许多勋贵朝臣府上的座上客,秦夫人以稳重端庄,说话行事颇有风度,赢得不少的好评。

    原来秦夫人也有倨傲的时候?

    还偏偏被太后娘娘知道了,借机惩罚了夏妃?

    夏家男人倘若知晓是因为秦夫人惹来的祸事,秦夫人的日子一定很不好过。

    不过这样隐秘的消息都被嘉敏县主知晓,太后娘娘肯定很是看中嘉敏县主隐隐听说嘉敏县主还在西北时就曾经上过疆场,杀伐果断不弱于寻常男儿,是盖世将星沐世子最好的帮手。

    太后娘娘一向喜欢独立,坚韧的女孩子。

    莫怪嘉敏县主进京不久,便越过三小姐慕媛和魏王的几个女儿独占太后娘娘的喜爱,许是沐国公府传出来的消息是真实的。

    嘉敏县主同她们这些养在深闺的女孩子不一样,曾经纵马扬鞭,上阵杀敌。

    如此,嘉敏县主格外不同,地位超然了起来。

    方才揭穿三小姐是骗子的女孩子突然左手拍了一下右手,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她又知道什么了?

    女孩子们的好奇心再一次被吊了起来,她让三小姐没脸,莫非还能让嘉敏县主

    只见女孩子向嘉敏县主神秘的一笑,有几分感激的说道:“哥哥就是不肯告诉我的事情,总算是有了眉目,多亏你说出夏妃娘娘受罚的原因。”

    “我同你们说啊,秦夫人最近两日只见过一个人哦。”

    清丽的女孩子笑意盈盈,再一次佩服般的说道:“她只对一个人言行有错,就给夏家招惹下祸事。”

    嘉敏县主轻声问道:“这个人是谁?”

    起码对她而言,此人相当重要!

    莫名嘉敏县主心头有几分慌乱,“秦夫人见过谁?”

    “这个人就是慕婳啦!”

    女孩子吊足她们的胃口,最后抛出了答案,“前两日慕小姐曾经去过夏府,听说受了一些委屈,当时我听我哥哥提过一嘴,我好生气呀,秦夫人也太倨傲了,竟然看不起慕小姐。不过我哥哥说我错了,慕小姐一点都没生秦夫人的气,反倒对秦夫人说过几日秦夫人会亲自去宛城向她道歉。”

    三小姐也好,嘉敏县主也罢,脸色齐齐变了一分,眸子闪过一抹幽暗之色。

    慕婳,在京城声名狼藉的忤逆不孝女,竟然值得太后娘娘为她撑腰?

    慕婳哪来得那么大面子?

    何况慕婳又哪来得能耐预言秦夫人要为当日的轻视慢待付出代价?

    “你是胡说得吧。”三小姐绝不会相信听到的一切,假的,一定都是假的。

    她都没享受到慕婳这样的待遇。

    无论她是珍宝阁大小姐,还是永安侯府三小姐,秦夫人对她都是不冷不热,始终淡淡的,言谈间隐约显出几分的傲慢。

    珍宝阁同夏氏的财富没法比。

    而刚刚恢复爵位的永安侯府同夏妃的娘家在圣宠上也没办法相提并论。

    何况夏妃娘家也要封爵的。

    嘉敏县主有点听不得慕婳的名字,和她的名字同音不同字,“许是巧合吧。”

    小姑娘被质疑,小脸上满是委屈,“不是巧合,也不是我胡说,我从来不说假话的,不信你们出去问问看,夏府最近最近一定会去宛城的。夏府的七少爷和夏五爷还曾满京城找慕小姐呢,我哥哥说,慕小姐对他们有救命之恩,这是夏五爷亲口承认的。”

    “为秦夫人怠慢慕小姐的事,夏五爷顶撞了秦夫人,夏五爷的夫人也是直接同秦夫人表示不满呢。”

    锦衣卫的消息就是灵通啊,连这样的事都能查到。

    闺秀们大饱耳福的同时,不由得想到自己府上是不是也有锦衣卫的探子?

    真是宁可得罪上官,也不能得罪无孔不入的锦衣卫。

    “你别急,我相信你说的话。”

    柳小姐还指望着锦衣卫慕云帮自己的父亲翻案,此时无论如何也会站在小姑娘这边,同时小姑娘那副言之凿凿的样子,也不似骗人的。

    “这样的消息,只要稍稍有点风声,我们很快就知晓真伪了!”

    柳小姐理智的分析,令闺秀们点点头,只要看秦夫人是不是去宛城,不就一清二楚了。

    一旦秦夫人真去宛城闺秀们还是不明白,慕婳凭什么得到太后娘娘的维护?

    那个偏激,暴躁,有点愚蠢,被她们轻易摆布的慕婳,怎么突然之间成了令她们仰望的重量级人物?

    莫非对慕婳种种不好的消息都是假的?

    三小姐脸色铁青,“我先回去了。”

    不管最后这条消息是真是假,今日她都是很没面子,需要做点什么大事才能把面子争回来,否则她最近怕是如同慕婳的诅咒无法出门,更不会有勋贵人家邀请她了。

    “是是真的。”

    气喘吁吁跑进来几个女婢,在各自小姐耳边回禀:“夏家老祖宗亲自去宛城,秦夫人等夏家的媳妇一个个都在随行之列,据说夏家给给慕小姐准备的赔礼以及拜谢慕小姐对夏五爷和夏七少爷的救命之恩的谢礼就装了十几辆马车。”

    “城门口都被有夏家标识的马车给堵住了。”

    “好多百姓都在议论此事呢。”

    “夏家老祖宗可是许久不曾露面了,连夏妃娘娘晋位都没入宫,这次这次反倒亲自去向慕婳小姐赔罪了。”

    三小姐死死咬着嘴唇,直到尝到一丝血味儿,才缓缓放过被自己蹂躏过的樱唇,“四妹妹也太没分寸了,几句口舌之争罢了,纵然占着道理,也不该让惊扰夏家老祖宗。”

    “你这话就不对了,夏家老祖宗出面赔罪,证明夏家知错能改,倘若因为她辈分高,就不把慕小姐当回事,岂不是仗着年老欺负人?”

    柳小姐冷冷瞥了三小姐一眼,感叹道:“果然是商贾养大的,一股小家子气,珍宝阁木家养出你来,证明木家这辈子别想比上夏氏商行。”

    ps不为慕婳改善名声投两张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