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七十六章 伤害
    何时轮到她顶替慕婳的身份?

    她可是永安侯府正正经经的嫡女,慕婳算是个什么东西?

    然而在女孩子的指责下,三小姐却是百口莫辩的。

    方才她有多受闺秀们追捧,此时此刻她就有多难堪。

    从小到大,她何时受过这样当面的屈辱?

    宛若她就是个骗子,顶着慕婳身份的骗子!

    方才对她拜谢连连的柳小姐此时却冷冷的说道:“以前我只因你养在商贾之家,觉得你身上有股矫揉造作之气,学了商贾的虚伪,不够真诚,一直不是很得意你。今日我才算看清了你,你根本就是个爱慕虚荣的女骗子!”

    柳小姐世代书香,家中清贵,其父有点迂腐,但是却是最最正统的读书人家,看不上商贾的见钱眼开和市侩,她受其父影响,一直颇为轻视珍宝阁的大小姐,哪怕突然变成永安侯的三小姐,柳小姐仍然对她颇有意见。

    今日柳小姐为父亲,在三小姐面前卑躬屈膝,听着三小姐安慰的话,以为是自己以前思想太狭隘,看错了三小姐的为人。

    没想到三小姐竟然狐假虎威,一切都在自说自话,慕云根本就没承认过她。

    “咦,你是柳大人的女儿?”

    揭穿三小姐的女孩子听见旁人的议论后,恍然大悟:“你也被她骗了,是该感谢一人,但绝对不是她,而是慕婳慕小姐。我听我哥哥说,是慕婳小姐指出,柳大人是个耿直的人,慕大人才准备重新彻查你父亲的案子。”

    “啊。”柳小姐喜极而泣,失控般抓住女孩子的手臂,“你是说真的?”

    “当然啦,我哥哥一直陪慕大人一起住在慕大人专门为慕婳小姐购置下的府邸中,他还同慕婳小姐……”

    女孩子嫌弃的轻声嘟囔,“被慕婳小姐灌醉过,真是个不争气的哥哥!我都替他脸红,比试身手不如慕小姐,赛马也不如慕小姐,最后连他引以为傲的酒量都不如慕小姐。”

    柳小姐额头汗滴滴的,面前女孩子一脸崇拜的慕小姐,真是一个女孩子吗?

    怎么听着不弱于男儿呀。

    “慕婳小姐在何处?我想当面向她道谢。”柳小姐打断口中一直碎碎念,嫌弃自家兄长的女孩子。

    看得出他们兄妹感情很好。

    在外人眼中一直凶神恶煞,冷血无情的锦衣卫也会疼爱妹妹。

    这让锦衣卫好似多了几分的人性光辉。

    女孩子摊手道,一脸遗憾的说道:“我也想见慕婳的,可是哥哥不告诉她在哪。方才见你们围着……围着那个骗子,我还以为她就是慕婳呢。”

    这句话令勉强打起精神的三小姐心头好似又挨了一拳,口口声声说三小姐是骗子的女孩子是三小姐前世的冤家,一定是的。

    “慕云是我哥哥,这一点毋庸置疑。”

    三小姐着实受不了旁人嘲弄的目光,以及脑袋上顶着骗子的帽子,正色道:“二哥哥绝对不会说出不认我这样的话,几个兄长都很疼爱我……”

    极力证明方才指责她是骗子的女孩子才是真正的骗子,完全在胡说八道。

    “四妹妹慕婳的脾气,刚进京城的人大清楚,莫非你们都不记得四妹妹做过的事?”

    慕婳的名声在京城不大好,众多闺秀突然想到以前慕婳种种不堪传闻,何况她们中大多都轻视过,甚至她们都曾经捉弄过急于想要融入贵女圈子的慕婳。

    她们觉得同一个假冒千金小姐的慕婳一起会跌身份,自然很是排斥什么都不懂,什么规矩都不明白的慕婳了。

    慕婳倘若得到慕云的疼爱,以慕婳那臭脾气会不会报复她们?

    闺秀们更愿意相信三小姐也会得到慕云的疼爱,毕竟永安侯的几个少爷的确对三小姐都是很好的,总是见他们给三小姐带礼物。

    三小姐眼见局面又被自己控制住了,缓缓的说道:“四妹妹一直照顾二哥哥日常起居,可二哥哥始终是侯府的二少爷,身边少不了奴才侍奉。何况我们侯府绝不会落人口食,做出有损慕家祖上声望的事。”

    众多闺秀陷入深思状,慕云是不是把慕婳当做了丫头使唤?

    她们都是做主子的,合心意的丫鬟自然会高看一眼,但谁也不会把伺候人的奴才当做亲人看。

    “我能证明方才她说得都是实话!”

    又有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五官明艳中透着一抹潇洒的嘉敏县主缓缓走过来,向三小姐歉意的一笑,“对不住啦,媛儿妹妹,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是我无法见说了真话的女孩子被人误解。”

    “锦衣卫的确传出消息,慕云慕大人只承认慕婳小姐!”

    嘉敏县主一身正气,正直且公正,“听说慕大人已经随慕婳小姐返回宛城,慕婳小姐才是慕大人的掌上宝珠。”

    她的话分量要重得多,毕竟她可是嘉敏县主,身份地位远远高于方才指责三小姐是骗子的女孩子。

    “我刚从宫中回来,偶尔听到一个消息,不知真假……”嘉敏县主稍稍停顿,好似不知该如何开口,该不该说。

    “县主听到什么消息了?可否让我等也长长见识,省得再被某些人糊弄了去。”

    “你……”

    三小姐再次感到周围闺秀深深恶意,她风光时,她们自然都会捧着她,一旦她落于下风,这些人恨不得都来踩她一脚。

    正因为说话的人是嘉敏县主,三小姐才不好似指责女孩子那样指责嘉敏县主。

    何况嘉敏县主在太后娘娘跟前的确颇有脸面,不是她轻易能抗衡的。

    三小姐深感憋屈郁闷,几次落于下风却还得笑盈盈同嘉敏县主交好。

    “媛儿妹妹。”嘉敏县主体谅般轻轻提醒道:“倘若你失态生气的话,更会被看轻了去,此时慕大人重视慕婳,将来未必就不疼你。”

    不用你来提醒!

    三小姐不敢把心头的话说出来,还得感激向一派善意的嘉敏县主道谢,脸庞火烧火燎得,着实很没脸!

    嘉敏县主扯起嘴角,向周围好奇的闺秀道:“夏妃娘娘被罚,据说是因为夏家秦夫人处事不当,这才让太后娘娘误会夏妃娘娘恃宠而骄,借故警告夏妃娘娘。”

    ps大家不为渣渣们的互相伤害投两张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