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七十四章 倾谈
    月华盈盈若水,不如慕婳侧头凝望过来的眼神,慕云心头好似漏跳了一拍,略显病弱的脸庞晕染开一抹红晕。

    真是个漂亮到极致的少年!

    慕婳不再纠结她到底是谁了……反正她就是她,横竖她看那位三小姐也不顺眼,失控砸了三小姐一个茶盏,那就砸了呗。

    隐藏在三小姐背后的永安侯夫人也不是个善茬,慕婳不知永安侯夫人在谋划什么,但是预感到并非好事。

    “二哥太小看我了,过去是……不懂事,脾气也说不上多好,嘴巴比较笨拙,才让她们把我耍得团团转。”

    慕云感到慕婳身上的不同,好似慢慢真正同眼前的灵魂融为一个完整的魂魄。

    “当然,以前是太想要她们的疼爱,太急着证明……证明一切,反倒频频被她们抓住把柄,落入陷阱之中挣脱不开。”

    慕婳眉梢浅浅扬起,好似勾住倾泻而下盈盈月华,冷静理智的水眸因这抹月色更显得澄澈,看破一切龌蹉,“我对她们早已无欲无求,再想算计我已经千难万难了,而且我一定会让她们付出代价的!”

    “就从让珍宝阁木家破产开始……”

    她始终记得来京城是做什么,不是为了突然出现的三小姐,而是联合夏家狠狠坑珍宝阁木家一笔银子,这是木家用慢慢宛若丫鬟辛苦伺候主子得到的财富。

    听木瑾说要都留给三小姐?!

    慕婳怎么可能让三小姐如愿?

    纵然她不缺银子,也不是爱财之人,但她也不会把木家的财产直接送给三小姐。

    慕云楞了一瞬,这才明白为何慕婳会去夏家,“宫里会有人让夏妃不好过,夏妃一旦失宠,夏家的气焰自然会降低不少。”

    慕婳狐疑的望着慕云,手臂横在胸口,一手托着下颚,夜风吹拂她的裙摆,飘然潇洒,不是身穿衣裙,换做直裰的话……应当是一位俊美睿智的少年。

    “二哥方才就是去见能给夏妃好看的人了?是谁呢?”

    慕婳没指望慕云回答:“太后娘娘?皇上?不可能,二哥虽是锦衣卫十三太保之一,离着陛下和太后娘娘还是太远,夏妃如今正当宠,皇上……皇上也很看重团结底蕴颇深的夏家,何况皇上再是一位温和的帝王,也不可能因一个臣子对自己的妃子下狠心甩脸子给宠妃看。”

    慕云不置可否的笑笑,早知她是聪明,大局观很强的女孩子。

    她对一些事的把握不弱于在朝廷上苦心经营的官宦。

    “婳婳,你说皇上为何要宠爱夏妃?”

    “我记得皇上的新政之一,有鼓励帝国商贾兴盛的措施,在几家有资格提升商贾地位的大商贾之中,皇上怕是选定了率先在西北经营打通丝绸之路的夏家,何况夏家不分家,子弟相对团结,家中子弟能用得多,这些人都可报效皇上!”

    如同她前世选择同夏家合作一样,皇上也看到夏家的长处。

    倘若今世她还是穿着男装,许是就不会被夏七的娘亲当做攀附夏家的人了。

    ……慕婳突然觉得自己好似忽略了什么。

    慕云微微颔首,低声道:“那你猜到我去找了谁吗?”

    慕婳放下心头闪过的疑虑,缓缓绽开笑容,“俗语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皇上不会对新晋的宠妃失去兴趣,太后娘娘是懒得理会夏妃,后宫中借着主子给后妃难看的大太监并不少。尤其是……皇上和太后娘娘之间……”

    停顿片刻,慕婳轻声道:“在妥协和争斗中维持着平衡,他们都在尽力克制,又在彼此试探,互为依靠,天下最尊贵这对母子倒是挺有意思的。”

    慕云斟酌问道:“你对太监怎么看?比如……”

    “太后娘娘身边的王公公?”

    “……”

    同太聪明的人说话是轻松,但也很吓人。

    慕云抬头看了一眼月色,“我能入锦衣卫,多亏王公公给我机会。”

    锦衣卫的名声不好,可巴结太监的名声更臭。

    慕云不敢看慕婳,怕从她脸上看出鄙夷嘲讽。

    慕婳凑近慕云,欣喜般问道:“你真认识王公公?二哥,有机会的话,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王公公?我对他很佩服呢。”

    太后娘娘能够摄政十几年,其中最大的功臣不是在朝廷上同太后娘娘相呼应的首辅周大人,而是她身边的王公公。

    就前世她了解到的状况,王公公替太后娘娘解决了许多的麻烦。

    西北的沐家军能保持独立,几次得到朝廷上发下来的充足粮饷,其中少不了王公公的支持。

    她没有机会亲自进京拜访王公公,他们曾经通过几封书信,王公公的笔力苍劲,落笔有根,颇有神韵,他鼓励她抗击蛮族,早日打通丝绸之路。

    可以说她对维护帝国尊严,主战的王公公印象极好。

    慕云身体后仰,避开慕婳过于热切的眼眸,“你是认真的?”

    “我从不骗二哥。”慕婳恳求道:“这次怕是没有机会了,下次我再进京,二哥一定要让我见见王公公啊。”

    “好……”

    只要是她的要求,他都会做到,能从她口中听到敬重王公公,慕云本能挺欢喜。

    “等等,你说下次进京?”

    “婳婳,你是要回宛城?”慕云冷了下来,“为何不住在府上?以后那些奴才不敢再慢待你。”

    慕婳洒然一笑:“夏家得去宛城主动同我和解,何况我答应了宛城的朋友,要帮她们赢得马球赛,我说话一向算数,尤其是对朋友的承诺,无论如何都要做到的。”

    “况且二哥在宛城的任务也没完成吧,二哥都不在府上,此处再富贵奢靡,也不是我们的家。”

    慕云心头涌起一股热流,滋润他本以为僵硬冰冷的身躯,“我们明天一起回宛城,等太后娘娘寿宴后,再一起搬回京城,婳婳,可好?”

    慕婳嗯了一声,有点不明白慕云为何这般激动?

    ******

    皇宫中,刚刚晋封的夏妃娘娘孤单一个人跪在慈宁宫外,月色下显得她纤悉的身影越发可怜,孤寂。

    王公公对着湖水中轻轻撒着鱼饵,纵然是夜晚,金鱼依然在争抢着鱼食,“同敬事房说一声,停夏妃娘娘的牌子三个月!”

    云哥儿好不容易求他一次,他怎能不把事情办得漂亮?

    后宫最不缺少女人,皇上可用的人也未必只有夏妃!

    ps求月票,求订阅,预告,慕婳高光时刻又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