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七十三章 对策
    永安侯夫人一如既往平淡,搭在炕桌上手腕带着一串佛珠。

    她所在的屋子总是有着淡淡的佛埏香味道,令人心旷神怡,烦躁的心绪好似一瞬间平静下来,当然少不了供奉的佛龛。

    “侯爷尽管放心,云哥儿总不会不认侯爷,解开误会,他自然就会回府上了。”

    永安侯夫人眉梢透出自信,隐隐又露出一抹倦容,永安侯叮嘱她注意歇息,得到一句:“侯爷也要仔细身体才是。”

    怒气冲冲而来的永安侯,讪讪的离开,回京这段日子,他纵情风月,打着应酬的名义没少在青楼画舫流连忘返。

    横竖府上的事,交给永安侯夫人也是一样的。

    “母亲。”

    三小姐怯生生站在门口,不敢亲近永安侯夫人,重新洗漱一番,三小姐更显得姿容出色,脸蛋的肌肤嫩若凝脂。

    永安侯夫人缓缓勾出个笑容,向她招手道:“愣在门口作甚?过来让我看看。”

    三小姐一身葱绿色衣裙,裙摆刺绣着活灵活现的荷叶形状花纹,清丽脱俗,亭亭玉立。

    “年轻女孩子就该这么穿戴,我又让绣娘给你做了几身衣衫,一会儿再帮你搭配一些首饰。”

    永安侯夫人疼惜般轻抚趴在自己膝头的女儿,眼里盛满了笑容,“总不会让你差嘉敏县主太多。”

    三小姐低声道:“我给母亲丢脸了,方才在二哥哥府上,慕婳……四妹妹她教训了杏儿不说,还对羞辱女儿一通。”

    把事情经过对永安侯夫人讲述一遍,三小姐偷偷瞄向不曾变过脸色,依然平淡若水的母亲,沮丧的说道:“不知四妹妹给二哥哥灌了什么迷魂汤,二哥哥一直向着四妹妹,不亲近女儿,早知如此,女儿真不该去见二哥哥。”

    “慕云一向眼里没我这个嫡母,一直以为是我害了他生母的性命!”

    永安侯夫人对慕云的冷漠并不觉得意外,轻声安慰失落的三小姐,“等以后他会明白一切内情,该感激谁,该怨恨谁。”

    “他对四妹妹可好了。”

    “往后他只会对你好,只把你当做妹妹疼爱。”

    永安侯夫人轻轻抚摸三小姐泛着花香的柔软发丝,平静如水的眸子闪过一抹波澜,“倒是你四妹妹真是让我惊讶,看来木瑾和王仁夫妻说得话,未必都是推脱之词。”

    “四妹妹性情大变,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好似更有力气,也更加暴躁。”

    三小姐还不如说直接被慕婳武力吓到了,慕婳说动手就动手,根本不给人留下任何辩驳的机会,偏偏没有几个人打得过慕婳。

    纵然她能说会道,也不如慕婳的拳头硬,何况慕婳也不单纯依靠暴力。

    “母亲,您说四妹妹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

    “这事儿,我会同木夫人商量一二。”

    永安侯夫人笑容淡淡的,“腌臜的事儿,你就不必理会了,我让李妈妈留下木夫人就是为了慕婳,这孩子……性情偏激急躁,倘若真是被什么给蛊惑了,早早解决为好。”

    “今日的事,也给你一个教训,认真对待每一个女孩子,别以为她们都不如你,便骄傲轻敌,一步步都要谨慎。”

    三小姐认真点头,把母亲教诲牢牢记在心上。

    “不过今日你最后做得很好,没有同云哥儿硬碰硬。”永安侯夫人又表扬了三小姐,“没有万全的把握,后退一步未必就是示弱。我最怕你一时冲动,给了云哥儿掀翻桌的机会,彻底同永安侯府决裂,那才是最糟糕的状况,处理起来会很麻烦。”

    三小姐见事不妙,主动离开,慕云也不好追出来继续纠缠她。

    至于慕云撂下的狠话,三小姐权当没听到。

    “我叮嘱你多看一些医书,你可记得?”

    “母亲,我一直有温习的医书,只是里面的配药什么晦涩难懂,我读医书很吃力。”

    三小姐不解自己为何要去看医书?

    又不是什么珍贵的医书孤本,只是几本常见的记载药材的医书,她就算是读懂了,也没人敢让她看病配药。

    况且医女地位并不高。

    永安侯夫人缓缓说道:“你若想得到云哥儿的疼爱,医书是必须要看的,你想取代慕婳在云哥儿心中的地位,少不了多用心思,唯有付出,才能得到丰厚的回报。云哥儿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未必就比如今风光无限的沐世子差。”

    “娘,我这就回去苦读,您说的话,我一定牢牢记住。”

    在母亲的疼爱保护下,她还用怕慕婳那些胡言乱语吗?

    慕婳绝对不是母亲的对手。

    “另外,过几日,我会把你四妹妹从宛城接回来。”

    “啊。”

    三小姐大吃一惊,随即反应过来,笑盈盈道:“是呢,女儿也觉得孤单,有四妹妹一起玩闹,府上也能热闹几分。”

    永安侯夫人微微颔首,“永远不要显露你真实的心思,慕婳放在府中,只会对你有好处,做得漂亮一点,大度一点。”

    三小姐受教垂头,听到永安侯夫人又是感叹,又是惋惜的说道,“原本我也没打算让她在宛城住太久,毕竟关外的人……也该到了。如今她渐渐有脱离我掌握的意思,还是放在身边放心。”

    声音很是低沉,不是三小姐靠得近,未必能听全。

    关外?

    谁要到了!?

    横竖母亲不会害她的。

    随后永安侯夫人又同木夫人亲热中透着担心交谈了几句,关心木瑾伤势,最后才提起慕婳的事,木夫人恭顺般连连应喏。

    深夜,李妈妈侍奉永安侯夫人洗漱安睡时,放下幔帐时,听到已经躺在床上的永安侯夫人感叹,“为了媛姐儿,也只有选慕婳,她既是姓了慕……总要为侯府做一些事,以此报答我们对她的养育之恩。“

    李妈妈后背涌起一阵阵刻骨的寒意,忙低垂下眼睑,全当没听见这句话,主子的谋算鲜少有落空的时候,慕婳能抵挡摆脱主子吗?

    夜风很凉,月色明亮。

    慕云府邸,慕婳靠在回廊的柱子,抬头仰望天上的月色,慕云在一旁看了良久,缓缓走到她身后,低声道:“他们不值得你伤心,婳婳,二哥会陪着你。”

    直到他生命的尽头!

    ps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