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七十章 退却
    她明明有当日被乱箭穿心的痛苦,有做少将军人前风光,人后艰辛的经历,也有和袍泽相处的温馨愉悦,纵马扬鞭的爽快,更有灵魂被困在灵位上的无奈和最终认命的觉悟。

    还记得打扫佛堂的小和尚絮絮叨叨一些事,记得每日都能听到寺庙和尚的念经声。

    她提前知晓慕云,柳三郎,陈四郎的未来成就。

    明明小慕婳已经不在了,她只继承了这具躯壳和小慕婳的委屈和记忆,怎么突然间好似她成了另一个人?

    以后她还会失去控制吗?

    还是因为小慕婳对三小姐的执念太深?

    此时慕婳听不到慕云的声音,看不到任何人,她直接起身,有几分茫然向外走去,甚至连三小姐都没空搭理了。

    “二哥哥,四妹妹这是中邪了么?”

    三小姐暗道,真是个好机会!凑到慕云身边,不无担忧的说道:“有句话不知该不该同二哥哥说,我知晓二哥哥一直同四妹妹关系亲近,最是要好不过,然二哥哥就没有察觉……察觉四妹妹性情同以往不一样了?宛城毕竟是个乡下地方,怕是有什么……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

    “她是变了!”

    慕云唇边噙着一抹令三小姐心惊肉跳的阴冷笑容,宛若活阎王一般,浑身散发着冰凉的阴霾死气,三小姐猛然记起慕云是抄家无数,残忍无情的锦衣卫司指挥使。

    “你再难在她身上讨得便宜,婳婳倘若不改变,你们……一个个都算上,巴不得把她践踏到泥地中,以满足你们自私自利的心思!”

    没等慕云说完,三小姐后退几步,被打击得依靠着门框,眸子闪过失望痛楚,“二哥哥心情不好,我不会怪你,今日着实不是说话的好机会,容我们冷静几日,以后……以后再说罢。”

    三小姐转身向府外快步离去。

    身后传来慕云的声音,“谁再敢放永安侯府的任何进来,我剥了你们的皮!”

    三小姐当做什么也没听到,顾不上惨兮兮趴在地上的杏儿,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耳边除了慕云的无情外,记得最深的一句话就是慕婳说她以后没机会进宫和出入勋贵世家了。

    虽然慕婳的强势难缠令她意外,可是她仍然无法相信慕婳的威胁。

    权当做是威胁了。

    她可是永安侯府的唯一嫡女,许多名门公子对她都有好感的,怎么可能如同慕婳所言风光不再?

    一定是慕婳故意吓唬她。

    然而她的整颗心没着没落的,着实没底,慕婳好似铁口直断,能预测出未来。

    难道永安侯府还会出什么变故不成?

    三小姐急冲冲赶回永安侯,没有比较便看不出差距,以前三小姐认为永安侯已经很富贵了,纵然比不上英国公那样的顶级贵胄,在勋贵中也是有数的豪奢尊贵。

    今日她见了慕云的府邸才明白,永安侯着实不算什么。

    如此她更加痛恨慕婳。

    慕婳终于拥有了令她嫉妒,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了。

    以前她都是高高在上怜悯藐视一无所有的慕婳的。

    “三小姐,您从二少爷那里回来了?”

    永安侯夫人最为信任的李妈妈笑着迎上来,察觉出三小姐气色不好,心知怕是在二少爷面前没能讨到好处。

    李妈妈陪着主子们一起发配关外,比同龄人显得苍老,两鬓已经花白,正因为她一路陪着主子,在侯府地位分外不同,即便是几位夫人嫡出的少爷小姐,对她也是多有礼遇。

    据说李妈妈能当永安侯夫人的半边家。

    三小姐停下脚步,掩藏起焦躁,尽量似平时一般,问道:“李妈妈,母亲屋里有客人?”

    李妈妈抿了抿嘴角,“木夫人方才来过一趟,听说三小姐想吃酿酒汤圆,她怕旁人做不出三小姐喜欢的味道,亲自去厨房帮您做了。”

    “我是问母亲屋中是不是有人?”

    三小姐察觉到这般无视木夫人有点无情,毕竟寻常时,她对木夫人这位养大自己的人还是很尊重的,“木夫人太客气了,明明是个客人,又是珍宝阁的老板娘,竟还为几颗酿酒汤圆亲自去厨房忙碌,我倒不是非要吃酿酒汤圆,以前不过是为了哄她开心罢了。可万一累坏了她,我于心不忍。”

    “还是劳烦李妈妈亲自跑一趟厨房,你们是多年的老姐妹,有什么话都好明说,你就说我已经长大了,不爱吃甜软的汤圆了,让木夫人别再去做仆妇的活儿。”

    三小姐感觉木夫人总是往厨房钻,总是在侯府给她做吃的,让她真正的母亲怎么想?让侯府的下人怎么看她?

    岂不是让侯府上下都深刻记得她是在商贾之家长大的?

    她身上有着洗不干净的铜臭味儿。

    往日她还不觉得,今日见到慕婳自然而然流露出的贵气,三小姐才发觉那正是自己所欠缺和追求的。

    绝对不能让木夫人再拖累她了。

    木瑾虽是听话,也颇有才华,然跟她亲生哥哥慕云根本没法比。

    虽然慕云如今对她冷淡,但她相信自己总有一日会打动慕云,让她明白血脉的牵绊才是最最重要的。

    李妈妈点头道:“不麻烦,不麻烦,我正好想寻个机会同木夫人说点贴己话呢。”

    顺势挡住三小姐进门的脚步,李妈妈瞄了一眼屋子,压低声音道:“侯爷正同夫人说话,出门前我听了一耳朵,提得是二少爷的事,张罗着为二少爷收拾院落,夫人也说,二少爷一个人住在外面不像话,不能因为二少爷是锦衣卫,锦衣卫名声不好就不让二少爷回侯府。”

    三小姐眼里闪过感激之色,不是李妈妈拦着,她一定会冲进门去,到时候见到父亲,一直盼着二哥哥能回府的父亲,她都不知如何开口了。

    无论如何她得先同母亲商量一二,才好回禀父亲。

    李妈妈劝道:“三小姐为二少爷忙上忙下的,一路风尘,衣裙都染灰了,不如先去梳洗一番,等侯爷和夫人说完了夫妻之间的贴己话,三小姐再去请安也不迟。”

    三小姐点点头,任由丫鬟伺候去重新梳洗了。

    李妈妈轻轻抿了抿发鬓,酒酿汤圆已经吃腻了吗?慕婳那丫头发热时,连口肉汤都喝不上啊。

    ps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