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六十八章 暴力
    三小姐面不改色,仍然和颜悦色,端着一副好姐妹的架子,提着绢帕掩嘴,双眸弯弯,笑意亲切,“四妹妹还是喜欢说笑,同四妹妹说话,自然一点都不累呢。”

    她的故意显示帕子,在慕婳的记忆中,这条帕子是宫中的赏赐,因这条手帕,小慕婳曾经同三小姐差一点打起来。

    当时三小姐含泪说把帕子让给小慕婳的,说是不能因这条帕子影响姐妹之情,帕子只是小物,姐妹才是互相扶持的至亲。

    说得那叫一个动听真诚,自然遭到所有人的反对,一个劲安慰明白事理的三小姐,逼着小慕婳向三小姐道歉。

    “这条帕子,你还用着?”

    慕婳不负三小姐期望的询问,三小姐又用一种很感伤又很无奈的目光望着慕婳,“四妹妹还记得这条帕子?当时是我哭得太凶了,才把母亲和兄长们引了过来,你别记恨母亲,她也是无奈……”

    “不过是一条手帕,我还不至于耿耿于怀。我记得你说过,不能因这条帕子影响你和我之间的关系?”

    “……是。”

    三小姐犹豫片刻点点头,慕婳变得不可掌握,她一时拿不准主意,不知慕婳下一步要做什么。

    “那好。”慕婳身体向前,轻轻松松便把帕子从三小姐手中夺了过来。

    三小姐甚至都没能感觉到慕婳的靠近,“四妹妹,你这是要做什么?”

    刺啦,刺啦,慕婳直接把帕子撕成破布条,抬眼看向三小姐,“还有什么是你有,而我没有的东西?都拿出来,省得你总是一脸无奈委屈的看着我,同我解释来,解释去的。”

    “你太过分了!”

    杏儿再也忍不住,站出来指着慕婳道:“你有什么?从头到脚,哪一样不是永安侯夫人施舍给你的?去了宛城也不知道反省,一直惦记同三小姐争,真真是不知悔改!”

    “杏儿。”三小姐喝止道,“我说过不许对四妹妹无理,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罚你?”

    “可是小姐,您听听她说得是人该说得吗?不是奴婢不听您的吩咐,而是她不值得奴婢尊重。”

    杏儿明显感到三小姐暗暗支持自己继续说下去,嘲讽般说道:“我真不明白,四小姐有什么?”

    慕婳淡淡一笑,“我有得可多了,似你们这对主仆永远都不会明白的。当然对你们而言,我拥有你们最为缺少的东西。”

    调侃的话语中透出骄傲自信,强大的气势迸发,令慕婳更俊儿上几分。

    胖丫心领神会的问道:“是什么?”

    “品德和脸面。”慕婳笑眯眯的解释,“她们主仆啊,根本就是不要脸了吧。”

    杏儿脸庞通红,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三小姐都露出一抹阴郁,眼圈微微熏红,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滚落。

    “你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

    杏儿冲到慕婳面前,抬手向慕婳脸庞扇去,修剪得尖锐的指甲狠狠划过,恨不得直接挠碎慕婳脸庞上的嘲讽调笑。

    砰,一声巨响,杏儿整个人飞了出去,凌空的身体正好撞到门口的珠帘,胳膊和右腿被珠帘缠住,哗啦啦,随着她身体重重落在地上,扯断琉璃珠子,乒乒乓乓珠子滚落一地。

    “噗。”杏儿强撑起上半身,一口血喷出,鲜血染红了她的牙齿,狼狈中有几分狰狞,“你……你竟敢……”

    慕婳抚了抚衣袖,继续端坐着,“三小姐只会用言语吓唬你,不舍得惩罚你,然我不一样,敢向我伸爪子的人,一般吐血都是最轻的。”

    言下之意,她还手下留情了?

    客厅中寂静无声,守在一旁伺候的奴婢连呼吸都尽量放轻,对慕婳更多了几分畏惧和敬畏。

    不管慕婳身份如何,就这身手,她们一起上都不是个儿。

    方才她们就没看清楚慕婳反击的动作,杏儿就飞出去了。

    暴力,残暴,果真名不虚传。

    慕婳锋利的言语固然被她怨怼的人脸上挂不住,然打在身上的拳头,那是实实在在疼得很,人毕竟是血肉之躯,知晓疼痛,受伤会吐血,会丧命。

    “四妹妹,杏儿虽是丫鬟,但我同她主仆一场,一向把她看做……”

    “姐妹?”

    慕婳接口道,“我可没有同杏儿这样的丫鬟当姐妹的喜好,倘若你还想认杏儿做妹妹,千万别同别人说,你我曾经是姐妹,哪怕是名义上也不行。”

    她向胖丫看了一眼,“当然小胖丫除外,我从没把她当做丫鬟,她是陪伴我,帮衬我的好密友,就是手帕之交的意思。”

    其实慕婳就算不解释,胖丫也不会多想,毕竟她身份同慕婳云泥之别,她做慕婳的丫鬟从没感到任何的委屈。

    反倒被小姐迷得神魂颠倒,连往日最爱的才子美男子都不爱看了。

    为了小姐,她敢直接怨怼如玉君子柳三郎,昳丽俊美的慕云。

    然而慕婳当众向她解释,胖丫激动想落泪,体会到小姐所言的尊重,小姐一直尊重着每一个值得尊重的人,从不因身份高低便区别对待。

    “慕婳……你……”

    杏儿再次咳血,小腹一阵阵抽痛,是不是被慕婳踢坏了?“三小姐,您可要为奴婢做主啊,奴婢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同慕婳没任何不一样。”

    慕婳微微摇头,遗憾的说道:“真是没有记性,不知死活!还敢继续惹我?杏儿,是吧,倘若我没记错你是王仁夫妻的女儿,莫非王仁夫妻没回永安侯府?你没见过他们?还是说你非要逼我把你舌头拽出来,让你似你娘那样被掉在府门口?”

    杏儿立刻收声,甚至不敢再向慕婳方向看上一眼,宛若那边坐着的少女是地府阎王,折磨人的本事令人胆寒。

    她娘的舌头到现在还收不进口中,跟狗似的伸在嘴外,更恐怖是她娘一身的恶臭,怎么洗都洗不去臭味,连大夫都不知慕婳到底给她吃了什么。

    慕婳慢悠悠的问道:“我这人恩怨分明,旁人如何对我,我必然十倍奉还!”

    “婳婳。”慕云心急火燎闯了进来,紧跟在慕云身后的门房下人脸上还留着巴掌印,“你相信我,我绝不就会……”

    慕云被眼前的局面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