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六十七章 应对
    慕云少爷还不如柳三郎,起码柳三公子不会让三小姐进门,更不会让侍奉的下人巴结讨好三小姐。

    胖丫脸庞气鼓鼓的,脚步加快,几乎小跑飞奔,穿梭在一步一景,美轮美奂的府邸,眼前的美景,精致的屋舍再也击不起胖丫的兴趣。

    她只想着在小姐发现三小姐被仆从簇拥逢迎前,让小姐远离慕云。

    省得小姐再为善变的慕少爷伤心。

    有她陪着小姐,慕少爷他们根本不重要!

    来到慕婳歇息的房门前,胖丫稳了稳心神,轻轻推开门,来到床前,慕婳蜷缩成一团,正睡得香甜,不够白皙的脸旁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小姐柔和了许多呢。

    小姐绝对不比什么京城双姝差,只是胖丫想到三小姐露出来的半截皓腕,奶白奶白的,晶莹细滑,再想到小姐受过的苦,直到现在皮肤还显得粗糙,破坏了小姐的天生丽质,胖丫抽气两声,眼圈微微泛红。

    “喂喂,小胖丫,谁又欺负你了?”

    慕婳缓缓睁开眸子,笑意盈盈的问道:“看我这位美人沉睡图,你竟然感动得哭了?!”

    顺便拢起铺散开的青丝,慕婳撑起身体,“怎么?你家小姐漂亮吗?”

    “……您竟然装睡?”胖丫瞠目结舌,脸庞微微泛红,小姐,即便皮肤不够细腻,但浑身的魅力无人能抵挡。

    不是假装出来的妩媚,而是令人心头痒痒的,小姐无意识就把人给迷住了。

    哪怕是自夸都是那么好看。

    “我们……我们走吧。”

    胖丫狠了狠心,从小姐脸上移开目光,弯腰捡起鞋子,打算给小姐穿上,“这里不好,不如宛的静园,我不喜欢这里。”

    慕婳接过鞋子,佯装不在意的问道:“谁招惹你了?还是说……”

    想到一种可能性,慕婳感觉宿醉后隐隐疼痛的额头反倒更为清醒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便是她喝醉了,也总能很快清醒。

    这也是上辈子多年做少将军练出来的本事。

    毕竟她总不能因为喝酒或是不小心被人看出端倪,进而不利兄长和母亲……她几乎睡觉时都保持警觉,然而她的付出在他们眼里怕是一文不值,依然记恨着她在母亲肚子里抢了兄长的养分。

    慕婳自己穿上鞋子,轻声问道:“永安侯府来人了?”

    慕云大张旗鼓在京城展露身份,永安侯府的人不到才叫奇怪呢。

    虽然锦衣卫在勋贵朝臣中名声不大好,专门打听消息,并向皇上打小报告,抄家时凶神恶煞,从不留情面,然锦衣卫监察百官的权利,令大臣们畏惧。

    当今还是用锦衣卫比较谨慎的明君,换做先帝当政时,锦衣卫的权柄更盛,即便是当朝首辅在锦衣卫都指挥使面前陪尽笑脸。

    根基不稳的永安侯恨不得见哪位权贵都叫祖宗,猛然发觉他儿子是锦衣卫司指挥使,如何不动容?如何不迫切想要挽回慕云的心?

    胖丫咬着嘴唇,颇为意外小姐满脸的兴奋愉悦,她不懂小姐了,然而这样的小姐更显得潇洒,给她更多的信心,相信小姐战无不胜。

    要比失落或是愤怒,亦或是感伤的小姐更让人心折。

    “来得是三小姐。”胖丫见慕婳信心满满,低声道:“一群仆从都跑去巴结三小姐了,我看慕少爷未必如他说得,只重视小姐您。”

    慕婳坦荡一笑,“不会的,二哥不是被美色迷住的糊涂蛋。他和他的慢慢在关外互相依靠,兄妹情深。”

    “可是三小姐长得很好看,名声很好。”胖丫心不甘情不愿的承认:“她的手很漂亮。”

    “一直精心保养,自然漂亮,不是说,她沐浴都要放一些牛乳,花瓣什么的。”

    慕婳一点不意外三小姐的美色,能迷住英国公世子,还能在贵女云集的京城崭露头角,三小姐又其实一般的角色?

    “你不必为我担心,该畏惧的人不是我!”

    慕婳穿上外衫,烦恼般拢这头发,胖丫想上前帮忙小姐梳理发髻,小姐很聪明,但是就是不会梳女孩子的发髻,总是把发髻弄得歪歪斜斜。

    “慕少爷放了许多件衣服,首饰,我打开给小姐您看看?”

    贵女闺房有的东西,此处一样不缺,没有的珍贵首饰,首饰盒中也装得满满的。

    慕婳正在琢磨,听到门口有仆从的声音,“永安侯三小姐来了,她请你过去。”

    声音虽是依然恭敬,但听着慕婳是客人,三小姐才是这座府邸的主子。

    “不用麻烦再找衣衫和首饰。”慕婳没用胖丫帮忙梳理发髻,直接绑了个马尾,弹了弹衣袖,对着镜子嫣然浅笑,“我想早一些见见传闻已久的三小姐呢。”

    “小姐……”胖丫担心的说道:“她看起来是有备而来,收买人心,再加上她身边跟着的丫鬟也不是个省心的,您一定不能大意,被她蒙蔽了去。”

    “说不过,还打不过吗?”

    慕婳眼角眉梢一挑,一抹凌厉染上眉间,“世上就没拳头解决不了的事儿,三小姐心思再多,手段和话语也没拳头硬。”

    “您是打算揍三小姐?”

    “看不顺眼,又惹到了我,还留着她?”

    慕婳潇洒般推开门,迈步走出来,“横竖我名声已经很差了,多个暴力的名声,以后谁想再对我动心思,也要看他们能不能承担起后果,让她和木瑾作伴养伤,能加深他们的感情,我这是做好事呢。”

    仆从缩了缩脖子,弯腰更低了一点,更加恭谨,眼前这位慕小姐,惹不起啊。

    “三小姐在哪?”

    “客厅,前面的小客厅,奴婢领着您过去。”

    女婢连忙在前面引路,慕婳却是不紧不慢的走着,时不时还赞赏一番园林的景色,看得出慕云对这处宅邸是用了心思的。

    其中有不少的布置,都是按照慢慢的喜好。

    这处府邸就是慕云给慢慢建造的家,可惜怡人已经没来得急享受,灵魂就消失了。

    坐在小客厅的三小姐优雅从容的品茶,仪态端庄,一举一动宛若一副画作,令人赏心悦目。

    她心头却暗暗心惊府邸的奢靡富贵,单是客厅里摆设的这座屏风,她在京城勋贵人家都不多见。

    慕云这位兄长,她一定要从慕婳手中抢回来!

    她才是慕云的嫡亲妹妹!

    ps求两张月票,恳求姐妹们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