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六十五章 开撕
    “是,是,是慕……慕大人。”

    回事的太监不曾见过王公公如此激动过,不自觉加上大人两个字。

    不怪他不把慕云当回事。

    慕云虽在锦衣卫中地位很高,但在他们眼里还是初露锋芒的小子,况且他们太监和锦衣卫本就不大对付,锦衣卫忠于皇上,而他们的老祖宗王公公却是太后娘娘的心腹。

    曾多次为太后娘娘抵挡危险,据说王公公还是太后娘娘的同乡,不曾离开太后娘娘左右。

    若论太后娘娘最信任的人,非王公公莫属。

    便是当今圣上对王公公都礼遇有加,宫内宫外的事更难以隐瞒过王公公。

    “老祖宗,您穿上鞋子。”

    方才给王公公捶腿的小太监怯生生提着一双软底的布鞋上前,弯腰侍奉面容冷峻王公公,眼见王公公要出门去,侍奉小太监连忙去拿过外衫蟒袍。

    令所有太监都无比羡慕的蟒袍。

    这是太后娘娘特意为彰显王公公独特的地位而赏赐的,除王公公以外,旁人想都不要想。

    “不用。”一向沉稳的王公公略显急促,“不穿蟒袍,云哥儿第一次肯私下见我,他……去拿件素色的袍子过来,快去!”

    “是,老祖宗。”

    小太监麻溜得去找素色的外袍,心头默默记住慕云的名字,这人对老祖宗无比要紧,以后绝对不能得罪慕云。

    到底慕云是何身份,令一贯冷血的王公公这般慎重对待?

    回事的太监已经吓得跪在地上,请罪道:“属下该死,属下该死,耽搁王公公的大事。”

    王公公被侍奉着穿上低调奢华的外袍,挽着袖口漫不经心的说道:“不算大事,他对我无比重要!”

    跪地的太监浑身打着寒颤。

    只听头上传来冰冷的声音,“让他刷三个月马桶,长长记性!”

    “遵命。”

    门口的太监应诺,整个后宫的马桶,未来三个月都归没有最先回禀慕大人要见王公公的太监洗刷了。

    刷完三个月马桶,王公公还会不会想到把他调回来都难说的。

    也许他一辈子都要同马桶作伴了。

    这件事以极快的速度在宫中传开,无论是谁,再面对传说中能令王公公动容的慕云时,都异常的谨慎小心。

    “十三爷,王公公那边传话,说已经到了您指定的茶室。”

    锦衣卫万万没想到慕云的背影如此之深。

    此时慕云在厨房,背对着回事的锦衣卫,小心翼翼看着火上的瓷罐,往瓷罐中煮着的醒酒汤加上一点点糖,亲自尝一尝,皱眉道:“不够甜。”

    一旁捧着糖罐的厨娘想笑又不敢笑,小声道:“要不再加一点?”

    她就从来没听说过醒酒汤还得是甜的。

    慕少爷真是个宠爱妹妹的好哥哥啊。

    府里侍奉的仆妇全都是慕云新雇来的,大多都是从被他抄家的勋贵大臣家买来的仆从,他们畏惧锦衣卫慕十三爷,同时也感激慕少爷让他们免于同以前的主子一样的下场。

    侍奉慕云尽心尽力。

    他们老早就听说过,慕少爷有一个放在心尖上宠爱的妹妹。

    今日他们总算是见到传闻已久的慕小姐了,虽然只看了一个侧脸,慕小姐一直是被慕少爷抱在怀里的,但是慕小姐侧脸也很漂亮,娇娇柔柔,软糯可爱。

    倘若慕婳听到下人们的心声,只怕会让慕云把他们都扔到锦衣卫的诏狱洗洗脑子。

    她最烦娇弱软糯这个词了。

    慕云又加了一块糖,再尝一尝,微微颔首对厨娘吩咐,“一会给小姐端去的时候,在旁边多摆一个糖罐。”

    “是,少爷。”

    厨娘连声音答应,再次感叹迈出厨房的慕少爷真疼妹子。

    慕云带了几个亲信离开府邸,赶去同王公公约定的地点,他期望能在慕婳醒来前,再赶回来,看着她用了醒酒汤。

    然而慕云没有想到,他刚刚离开没有半刻钟,标记着永安侯府的马车停在他的府门口。

    从马车上跳下一个皓齿明媚,身穿驼色半袖,素色马面裙的女孩子。

    她轻轻巧巧走到门房处,笑容亲切令人心生好感,“请问,你们府上主子少爷是慕云,慕少爷么?”

    “……你是?”

    门房看女孩子虽是丫鬟打扮,然浑身的气度比一般人家的小姐还要好上一些,他们都是在勋贵人家待过的人,知晓看仆从便知主子的心性。

    少女向马车方向指了指,笑道:“车上坐得是永安侯三小姐,他是你们主人嫡亲的妹妹。听说二少爷回京了,三小姐特意赶过来。”

    妹妹?!

    又是妹妹?!

    门房不敢大意,他们从进府侍奉那一日起,就一直听慕少爷有多疼妹妹。

    方才慕少爷抱回一个妹妹,这又来一个妹妹?

    永安侯府三小姐的名声就连他们也是听过的,都说是个知书达理,善良文雅的佳人,倘若不是因为沐国公府的嫡女嘉敏县主回京,许是她也会被太后娘娘留在跟前呢。

    两位名声很好的佳丽并没因为外面种种对比而不和,反倒她们成了不错的手帕之交。

    如此,京城双姝的名头越发响亮,她们的风头更盛。

    “慕少爷刚刚有事外出,真是不凑巧,不过……不过慕少爷的妹妹在府上。”

    “妹妹?!”

    女孩子皱了皱眉眉头,试探的问道:“是慕婳吗?”

    “奴才不知具体姓名,不过她是慕少爷亲自带回来的。”

    “她算哪门子妹妹?!”女孩子眼里闪过厌恶嫌弃,爹娘在宛城丢了个大脸,连累了木少爷丢了西北良驹,为这事永安侯夫人震怒,直接把她的爹娘关了起来。

    不是她苦求小姐出面,爹娘怕是会被永安侯夫人一顿棍棒打死。

    “马车上的三小姐才是二少爷嫡亲妹妹,慕婳……不是……”

    “不许胡说!”

    马车车帘微微挑起一道缝隙,极为悦耳好听的声音宛若仙乐一般飘出,“四妹妹一直是永安侯府的小姐,是我的妹妹,你不敬她,便是不敬我。”

    “这段日子一直是四妹妹照顾二哥哥,也不怪二哥哥疼惜她了。”

    仆从光听声音就感到身心愉悦,温柔可人,通情达理,帝都双姝名不虚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