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六十四章 撒娇
    前世她酒量很好,几个男人都喝不过她,今生虽没有前世的好酒量,但也不差的。

    此时她被慕云打横抱在怀中,她的酒立刻醒了大半,浑身都觉得不对劲。

    手指勾住慕云的衣衫,慕婳犹豫挣扎的说道:“还是我抱着二哥吧,您身体不好,受不得累。”

    说完,她腰肢一扭,翻身就要从慕云的怀里跳出去。

    “婳婳不是要做女孩子吗?”

    慕云温柔的嗓音令慕婳抬起微醉却依然清澈的眸子,慕云唇角含鼓励意味,“我相信婳婳会是一个最好的女孩子。”

    “先从在二哥怀里开始么?”

    慕婳头有点晕,轻轻依靠在慕云胸口,喃喃的说道:“感觉不错呢。”

    慕云刚松了一口气,随即心猛然提起,顾不得此时的慕婳对他依赖,认真的说道:“除了二哥以外,任何男人这么对你,你都要把他打得他妈妈都认不出他来!”

    “哦。”

    罕见的慕婳乖乖点头,继续蜷缩在慕云不是很宽阔的怀中,将脸颊彻底埋入他胸口,愉悦轻快的说道:“我听二哥的,不过我哪有那么残暴?我一般不揍人的,揍人是他们逼我。”

    慕云实在很想就这么抱她一路走回去,可临近黄昏,街上的人很多,已经不少人向他这边看过了。

    不是身后跟着锦衣卫,行人的目光怕是会更热切。

    他的府邸离着此处还有一段距离,慕婳本身在京城的名声已经被永安侯那边败坏得差不多了,慕云不愿意怀里的人再多一个放荡,勾引义兄的污名。

    不仅他不乐意,还在酒铺窗口站着的柳三郎怕是也不会眼看着他抱着慕婳穿行在街道之上。

    “准备马车。”

    “是,十三爷。”

    异常迅速,锦衣卫牵来马车,慕云万分不舍放下慕婳,便直接抱着他坐进马车里。

    迈入车门前,慕云向窗口看去,依稀可见柳三郎异样温和的笑容,同寻常儒雅一般无二,然慕云却能清晰的感到柳三郎的敌意。

    柳三郎的厉害,同他一起办过几桩事的慕云一清二楚。

    “婳婳,以后小心柳三郎。”

    “嗯。”

    慕婳继续享受做女孩子的福利,从她有记忆起,就没人拥过她。

    虽然有袍泽们玩笑般互相拥抱过,甚至勾肩搭背一起玩闹,但袍泽和亲人是不一样的。

    慕婳心跳得很厉害,虽然想念那些逝去的英魂,但她依然认为活着真好!

    “闭眼,睡一会儿,等回府后,二哥给你熬醒酒汤。”

    慕云被她清亮的眸子看得有点囧,是因为有了慢慢的记忆吗?

    她和慢慢一样,都是一个渴望被亲人宠爱疼爱的女孩子。

    哪怕她比慢慢坚强,睿智,潇洒得多。

    慕婳合上令慕云心酸的眸子,低声道:“醒酒汤我要喝甜的。”

    慕云楞了片刻,一脸的欣喜,“行,二哥亲自给你做甜甜的醒酒汤。”

    也就在此刻,她才把他真正当做二哥。

    以前慕婳可不是这么理直气壮对慕云提出要求。

    虽然只是二哥,但慕云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经不一样了。

    慕云购置下的府邸,一如他以前给慢慢说过的,周围多是功勋贵胄,以前曾经是前朝时还是某王爷的王府,后来太祖建国,把这处府邸分封给他的侄子。

    宗室子弟降等袭,不成器者居多,又因为太后娘娘摄政长达十余年,狠狠收拾了一批不老实和荒唐的总室子弟,这处美轮美奂的府邸便落到了慕云手中。

    得到府邸后,慕云又按照慢慢的喜好重新修葺一番,更加彰显府邸的奢华。

    慕云发觉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了,微微皱着眉头,即便熟睡好似也不大安稳。

    把慕婳轻轻放在千功床上,慕云站在床头,凝视滚到被子里,自动蜷缩成一团的慕婳,同慢慢很像。

    慢慢睡觉也是如同猫儿一般团成一团。

    “十三爷。”

    门口传来属下的声音,慕云察觉慕婳皱紧眉头,抬手制止属下继续回禀,弯下身体,他仿佛能看到慕婳脸上的汗毛,轻轻说道:“婳婳,二哥会一直陪着你,不再让你孤单一个人。”

    指尖轻轻点过她的眉心,慕云只听见慕婳嘟囔了一句,又继续缩在松软的被褥中。

    她的眉头渐渐松缓,唇边多了笑纹。

    慕云轻手轻脚的走出门,把禀事的随从带出老远,不悦的问道:“何事?”

    随从莫名打了个寒颤,原来他打扰十三爷和慕小姐相处了!

    简明扼要回禀他们得到的慕小姐去夏府的经过,毕竟是监察百官的锦衣卫,便是治家森严的夏府,锦衣卫仍然能探听到想探听的事。

    “这么说,她连一口茶都没喝上?”

    “……”

    锦衣卫低垂下脑袋,这不是重点!

    面前这人绝对不是精明干练的十三爷。

    慕云缓缓开口,“夏家老祖宗还有点脑子,知道训斥教导长媳,不过夏家……他们全族都算上,没一个人体察到皇上封妃的深意,倘若他们信了外面夏妃娘娘容易生养,天生福相的流言,辜负皇上厚望,夏妃离着失宠就不远了。”

    几乎与此同时,柳三郎同自己的书童说了差不多对夏府的评价。

    “今日咱们住在京城,过几日,看看有没有机会再见程伯父一面。”

    慕婳还在京城,柳三郎怎能放心离开呢。

    书童轻声说道:“孟公子也进了京城,同他姐姐说要和离,连他姐夫都惊动了。而且您让我去打听永安侯府的动向……他们仿佛已经听说慕公子是锦衣卫司指挥使,赫赫有名的十三太保。永安侯督促他夫人去看望慕大人,听说三小姐也会一同前往。”

    柳三郎扯了扯嘴角,颇有深意般无声笑了。

    威严肃穆的皇宫,一间布置雅致的屋子,一头发花白的老太监撑着脑袋歪在榻上,小太监为他捶打着腿,一旁跪着几个回事的太监。

    “皇上又去了程大学士府上?”

    “是。”

    老太监穿着松软雪白的内衣,撑着额头不咸不淡的说道:“皇上还真是重视他这个师弟,几日不见都不行。”

    在皇宫中,也只有跟随太后娘娘的王公公敢这么说。

    回事的太监有说了几个无关紧要的事,老太监便让他退下去了。

    太监倒退到门口时,随意说道:“王公公,慕云留了口信,说要……”

    老太监一下子从榻上翻身而起,连鞋都没穿,直接站在地上,惊骇般问道:“谁?你是说慕云?锦衣卫的慕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