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六十三章 吃醋
    她可是慕婳,怎么可能为一点点小事就来酒馆买醉?!

    何况她在夏府是完胜的,有夏家人排队登门道歉的时候。

    甚至就连今日碰到的沐世子和沐国公夫人都伤不到她。

    前世她无愧任何人,今生也只把他们当做熟悉一点的陌生人。

    柳三郎被慕婳几句话撩拨得神思恍惚,一向好用灵敏的大脑成了浆糊,“你还没及笄,这就想嫁人了?!”

    “不行!你现在嫁人生子,绝对不行。”

    他还没想明白呢,她怎么就打算嫁人了?

    慕婳喃喃道:“为什么不行?你是我什么人?敢管我的事?”

    “……太早嫁人生子……”

    他迅速寻找阻止慕婳嫁人的理由,好半晌才开口,“对你身体不好!对,太早生子的女人身体都不大好。”

    慕婳趴在酒桌上,醉眼朦胧盯着面前摆着一排的空酒瓶,耳边仿佛回荡着那群人的笑声。

    ‘少将军,你长得这么俊儿,等到去京城后,一准把京城的小姐迷得神魂颠倒。’

    ‘哈哈,没错,没错,我们少将军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少将军,你要活下去,活着去京城。’

    ‘我还等着抱您的孩子呢。’

    ‘京城的小姐没见到少将军该多遗憾啊,我们西北……也有貌比潘安的男人。’

    如今京城闺秀们痴迷沐世子,被沐世子迷得神魂颠倒。

    “我很久没有喝得这么痛快了。”慕婳喃喃的说道,手指在酒瓶子上点来点去,慢慢合上眸子,“乌鸦,平西,小北……我……我好想你们啊。”

    莫名的柳三郎胸口很疼。

    慕婳眼角渗出泪水,早就在玉门关外的陵园同他们道别,她把自己的宝刀都埋在了无名墓碑前,当做她一直陪着他们。

    那座无名墓碑下,应该是她不周全的尸骨。

    倘若她今日没有见到沐世子,也会想要小酌几杯,但不会喝得太多。

    柳三郎缓缓抬手,手掌轻轻放在慕婳的后背上,感到手掌下传来的轻颤,她在哭啊,虽然没有落泪。

    是谁让她这么痛苦?

    这么思念?

    柳三郎没听清楚慕婳的喃咛,慢慢靠近慕婳,唇角将要碰到她的发鬓,胖丫突然出声,“柳公子!”

    他立刻远离宛若睡熟一般的慕婳,似烫到一般收回放在她后背手,端庄正坐,除了耳尖微微泛红外,看不出任何异样。

    “你家小姐好像是醉了。”他甚至无辜费解的望着怒气冲冲的胖丫。

    那无辜的表情都在说明一个问题,完全不知胖丫为何会动怒。

    胖丫算是领教了柳三公子君子如玉外表下的‘无耻’。

    方才她再不出声,柳三公子会不会直接亲上小姐?

    柳三郎继续说道:“等我的仆从回来,我送你家小姐回宛城。”

    依然显得正气凛然,毫无不妥之处。

    胖丫不是柳三郎的对手,只能求助已经睡着的慕婳,低声重复道:“小姐说过,要在京城多住几日,就是回去也不会同柳三公子同乘一辆马车。”

    “你听错了!”柳三郎淡淡的否认。

    “没有!”胖丫不敢看柳三郎如玉的俊脸,誓死捍卫自家小姐说过的话。

    酒铺的门再次被推开,慕云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锦衣卫迅速包围住整个酒铺,掌柜吓得双腿一软,直接坐在地上,颤抖着嘴角,“饶命,大人饶命,小人再不敢多要酒钱,再不敢拿往酒里参水,您……”

    慕云手指凌空划了一下,再有锦衣卫上前堵住掌柜喋喋不休的嘴,不大且昏暗的酒铺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慕云走到慕婳身边,眸子闪过心疼之色,桌上的空酒坛子证明她喝了不少。

    这间酒铺的酒能入口吗?

    都是一些劣质的酒,劣酒饮用多了,后劲很大,明日慕婳怕是会头疼欲裂。

    “慕云。”柳三郎抓住慕云伸向慕婳的手臂,“你……别吵她,一会儿我就带她回宛城。”

    “不必劳烦你。”

    慕云手腕一抖,便把柳三郎抓住自己手腕的手弹开了,“她是我妹妹。”

    名义上没有错,柳三郎眼里闪过颓然,越发后悔提醒慕云的话了,早知道……“你怎么知道她在此处?你跟踪她?”

    慕云淡淡的回道:“不是只有你才找得到她,也不是所有人都似夏七一样单纯!”

    被柳三郎耍得团团转。

    “若论找人,在京城能赶上你们锦衣卫的不多。”柳三郎半点也没有诡计被戳破的尴尬,明褒暗讽赞叹起锦衣卫找人的功力。

    慕云扯动嘴角,“承蒙夸奖,以后我会比你先找到她。”

    两人目光相互碰撞,在心里把对方当做最大的对手。

    在宛城读书的陈四郎手拿书卷,却望向京城方向,陈家小院如同一口水井,太过狭小,已经不适合他了。

    而夏七还在街上跑来跑去,夕阳余晖模糊了他的面容,却无法淡化他脸上的焦急。

    直觉告诉他,今日不找到慕婳,不同慕婳解释清楚,以后他一定会后悔的。

    其实以前他母亲不是这样的,因姑姑封妃,母亲才变成了他不喜欢的样子,总是督促他读书科举,或是安排他拜访权贵。

    夏七一点都不喜欢权贵间虚伪般的吹捧,和那些矫揉造作的小姐们。

    慕婳到底在何处?

    她肯定不会伤心躲起来,依然会是他记忆中洒脱俊朗的模样,总是说要做女孩子,她其实比他更不懂得女人的心思。

    酒铺之中,慕云附身靠近慕婳,刚想把喝醉的她打横抱起,慕婳突然睁开眼睛,一抹嗜血般的警惕直接射靠近的慕云,她的身体极是自然做出防备反击的准备……

    慕云身躯一震,柔声安慰道:“婳婳,是二哥。”

    “二哥么?”慕婳戒心顿时少了许多,彻底看清楚面前的人,“二哥,你也来陪我喝酒?!柳三郎酒量太浅,他不行。”

    慕云打横抱起慕婳,察觉她身体猛然僵硬,好似不知手脚该怎么放,看来她是第一次被男子这么抱住,“婳婳,二哥带你回家!”

    柳三郎唇边含笑看着他们兄妹远去,眸子却是幽暗一片,迈进门来的书童差一点被公子爷身上的寒意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