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六十二章 调——戏
    慕婳纤悉的手腕压住柳三郎所有的抗拒,当然在胖丫眼中,柳三公子根本就没想过反抗远离自家小姐。

    柳三郎你可是宛城众所共认的温润君子,守礼遵道,被当做君子的典范。

    宛城有一句名言,想知道君子到底是怎样的品行?

    看柳三郎就可以了。

    然而如今柳三公子却眼见着慕婳靠近,不曾推开躲避,更不曾拿出以往坐怀不乱的君子风度。

    慕婳继续靠近柳三郎,一歪头,好似长翘的眼睫划过柳三郎的脸颊,柳三郎仿佛羞涩般缩了缩手指,低声道:“你就是为夏家的事来此处喝酒?”

    “不对。”

    慕婳轻轻推开柳三郎,恼怒般嘟囔,“靠得太近了,我是女孩子,你都不知道避开吗?”

    被她调戏,还都是他的错?!

    柳三郎有心辩驳,慕婳眸子眨着水雾,莫名心头一痛,和一个刚刚受挫折,又喝多的人计较那么清楚作甚?

    “是,是,是我的错,我应该避开你。”

    柳三郎承认错误,令慕婳无比满意,身体从新靠向窗户,继续用微醉低沉充满磁性的嗓音说道:“你小看了我,我是谁?哼哼,有夏家难过的时候,而且她们也不值得我借酒消愁。”

    一惯的张扬自信。

    看来她并没受委屈。

    柳三郎眼见外面跑过一人,汗水湿透了衣衫,焦急冲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寻找着什么,他微微皱了皱眉,抬手伸向被慕婳靠着的遮挡阳光的竹帘。

    “你这是……”慕婳脑袋昏沉,本能意识抓紧自己的外衫,上辈子养成的习惯,无论什么人靠近,都不能让他动自己的衣服。

    柳三郎没有碰她,只是把卷起的竹帘放下来,隔绝外面夏七的视线。

    竹帘挡住大半阳光,慕婳眼前一暗,朦胧间只见到一对倒映着自己影子的眸子,深邃幽暗,却带着一抹暖意。

    慕婳颊边染红,罕见撇开目光。

    总算像是女孩子了!

    柳三郎暗暗松了一口气,倘若慕婳一直是那般强势懵懂,他……额,他嘴边多了一个酒瓶,“三郎,喝酒。”

    他放心得太早了。

    “我都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你为何放下帘子啊。”

    慕婳一边说着,一边去想卷起竹帘,手腕却被提着酒瓶子的柳三郎抓住,“阳光太刺眼,晒得我有点头晕。”

    “会吗?”慕婳怀疑柳三郎别有居心。

    柳三郎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冠玉的脸庞因方才的靠近还残留一抹红晕,极好掩饰了他此时的不自在。

    “算了,就相信你一次。”慕婳抬手好奇般戳了戳柳三郎的脸颊,“晒太阳竟然会头晕?你也太娇弱了,将来怎么保护你未来的妻子。”

    柳三郎沉默不语。

    “呀,不会是靠你夫人反过来保护你?”

    慕婳咯咯笑出声音,眉眼弯弯,明艳俏丽,权倾朝野的魏王世子将来靠世子妃保护,想一想还挺带劲儿的。

    柳三郎哭笑不得灌了一口气,罕见抛开儒雅的做派,倘若是因为利益势力而成亲,娶到的女人不过就是他的妻子,倘若娶他喜欢的女孩子为妻,他怎会舍得妻子有任何的委屈?

    他肯定会护着她,纵容她为所欲为,替她提前扫平一切威胁。

    两人同时沉默,想着各自的心事,倒是不停把酒瓶子往唇边送。

    慕婳摇晃了酒瓶子,轻轻踢了柳三郎小腿,“都怪你,酒都被你喝没了。”

    “再来十瓶!”柳三郎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能同喝醉的慕婳一般见识。

    酒铺掌柜亲自又送上来十瓶的陈酿,“客官,小店小本经营,您看……”

    这是怕他没钱吗?

    柳三郎向怀里抹去,额,平时出门他也是带些银子的,可今日用银子的地方太多,又是慕婳的车夫,又是给自己的书童……柳三郎放下空憋的荷包,看向慕婳,她应该有银子?!

    “你借……”

    “借钱面谈。”慕婳无赖般笑道,“你说过请我喝酒的。”

    谁说过请她喝酒了?!

    这不是说胡话吗?

    柳三郎被慕婳‘折磨’得没了脾气,虽然没有银子,但是气势依然不弱,对明显担心赖账的掌柜道,“不会少你一文钱,你先去拿酒吧。”

    “这个,这个。”掌柜既畏惧柳三郎的气势,又怕他真赖账,“要不您先抵押点什么?小人不是怀疑公子,而是前两日小人就吃过亏,以为是个豪客,却是个吃霸王餐的无赖。”

    “当然,小人不是公子是无赖。”

    “嗯,他比无赖强多了。”

    慕婳在一旁笑嘻嘻的补刀。

    “倘若我是无赖就先把你……”

    慕婳突然再一次靠近,好奇的问道:“把我怎样啊?三郎?”

    柳三郎抿着嘴角,扭过头去,在她面前,他好似就没占过上风,是因为当初他算计了她吗?

    可被他算计的人多了,怎么偏偏拿慕婳没有一点办法。

    “这块玉佩当做抵押,总够付你的酒钱了吧。”

    “够了,足够了。”

    掌柜乐呵呵接过玉佩,不用看,已经手就知道是好东西。

    “慢着。”慕婳摇摇晃晃站起身,轻轻巧巧从掌柜手中夺走玉佩,“不能让你占太多的便宜,玉佩……还是我收着,胖丫,给掌柜酒钱。”

    “是,小姐。”

    胖丫递上去十两银子,慕婳又吩咐道:“再切一只鸡过来。”

    掌柜尴尬的应承,那位小姐根本就没醉啊,账算得利落着呢。

    慕婳理直气壮的教训柳三郎,“没有我在,你就要被他骗了,过日子要学会节俭啊,三郎!”

    她摇晃着手中的玉佩,丝毫没还给柳三郎的意思。

    “你心情不好,我不同你计较。”柳三郎没有再提归还玉佩的事,品着劣质的陈酿,“既然不是为夏家,那是因为什么?”

    他其实更想问是不是因为沐世子。

    慕婳愣了片刻,迷醉的眸子莫名显出几分哀伤,“做女孩子好难啊。”

    她根本就不明白女人的心思,比如沐国公夫人,比如一向颇有贤名的秦夫人,她们怎么同她知道的不一样呢?

    ”我是不是找个男人同我生个孩子,才能明白做母亲的心思?“

    柳三郎手握紧酒瓶子,感觉到慕婳衡量的目光,却听慕婳又说,“你不行,你的事太多,太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