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五十九章 反击
    少年们唇角大多翘起,夏七不说,当他们不会问吗?

    夏七自以谁都不晓得的事,其实在夏家已经人尽皆知,单单瞒着夏七一人。

    慕婳略有同情夏七少年,向明显有点尴尬不知怎么办才好的夏五爷夫人道:“我能不能见夏五爷?”

    “当然,当然。”

    夏王氏一脸愧疚,一边作揖,一边赔不是,“是我莽撞了,您别见怪,总是听五爷提起您,说您功夫极好,以前我以为五爷夸大其词,闻名不如见面,您的身手功夫比我强太多太多。”

    提着宝剑都被慕婳轻易拿下,夏王氏认为在江湖中怕是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

    到现在她手臂还隐隐发麻,出落颜色很好的女孩子力气不小,许是她已经手下留情了。

    “只是五爷……现在不在府上,您先客厅用茶,我这就打发人去请五爷。”

    夏王氏恳请慕婳进府,“我还藏有一些好茶,您可以尝一尝。”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五爷的救命恩人就这么离开,别说同五爷交代不过去,就是她自己这关也过不去。

    慕婳微微颔首,“有劳五夫人了。”

    顺便向站在一旁的女孩子们笑了一下,应该都是夏家的小姐,肤白貌美,丰胸长腿,莫怪夏家入宫的小姐能封妃。

    女孩们大多羞答答垂下头,好似不敢同慕婳对视。

    能打过夏王氏的女孩子,她们还真没见过。

    慕婳可是被夏家的宝贝疙瘩,一向不解风情的夏七放在心头的救命恩人。

    她们同兄弟们不一样,察觉出夏七对慕婳起了异样的心思。

    夏府富丽堂皇,雕梁画栋,院落亭台错落有致,既有小桥流水般的清幽,又有相对宽阔的建筑。

    一点都看不出夏氏是大商贾,已经颇有名门的底蕴。

    看屋舍的布置,以及往来下人就能看出一二,夏氏一族有着严谨的家风。

    五夫人先是赶跑了身边的侄子们,省得他们的热情好奇令慕婳不自在,少年们虽然面露惋惜,然想到可以借此机会捉弄夏七,便不再多说什么,纷纷向还在射箭全然无知的夏七跑去。

    夏府的小姐们还要上课,也不好久待,她们打算陪慕婳进客厅后再去上课。

    夏府三夫人一身贵气,娘家富贵,嫁妆丰厚,在妯娌中一向掐尖,见慕婳衣着质朴,便向慕婳介绍夏府的布局,言辞间颇有显摆之意。

    夏府的确有富甲天下之相,慕婳认真听着,眸子依然清亮,不曾因巨额的花费就露出惊讶。

    慕婳的坦然令五夫人等人怀疑,她是见过世面的。

    “三嫂,管事还等着你对账。”五夫人轻轻一笑,扶着三夫人的胳膊,低声道:“慕小姐是五爷的救命恩人,她由我来招待就好。”

    慕小姐绝不是打秋风的人。

    况且夏五爷曾经私下同她提过,救他们性命的小姐人品风流,举止优雅大气,绝非寻常女孩子。

    夏五爷走南闯北多年,就不曾看错了人。

    五夫人不愿让五爷推崇的女孩子在夏府受刁难。

    “啊呀呀,江南运送来几匹好料子,丝滑细腻,连宫中都不多见。”

    三夫人抿了抿金光灿灿的耳环,方才她们一起出门帮五夫人讨个公道,现在明白慕婳的身份,她担心慕婳攀附上夏家:

    “我准备给各房的小姐们做一件新衣衫,让她们入宫拜见贤妃娘娘时穿。”

    她目光扫过慕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慕小姐是五爷的恩人,要不我也给你做一身?总不好让你空着手回去。”

    跟在慕婳身后的胖丫胀红了脸,攥紧小拳头,小姐该多……多委屈。

    一旁的夏府小姐们不敢指责三夫人不是,贸然上门的女孩子这次怕是要受点委屈了。

    咦,胖丫见慕婳沉思着,看不出任何的不悦。

    “来自江南的料子?宫中都不常见?”

    慕婳的问题有点可笑。

    三夫人嗤笑一声,笑容多了几分嘲讽和高高在上,她最是喜欢见一些穷酸因为富贵露出羡慕巴结的神色了。

    五夫人狠狠腕了三夫人一眼,含笑对慕婳道:“前面便是客厅,咱们一起去进去吧,方才你踢掉我宝剑的那招是怎么用出来的?我都没想到呢。”

    暗自示意三夫人闭上嘴。

    三夫人果然眼里闪过懊恼,光看慕婳衣着朴素,竟是忘记慕婳在府门口的强悍,在众多妯娌中功夫最好,最不好惹的五夫人都被慕婳轻轻松松打败了,她更不是慕婳的对手。

    “三夫人吧,你且等一等。”

    慕婳叫住打算离去的三夫人,问道:“你说那番话是想羞辱我吗?认为我没银子买料子?做新衣服穿?”

    “……”

    无论是夫人们还是小姐们都被慕婳的坦荡话语给镇住了。

    她们想过慕婳动拳头,或是脑羞成怒拂袖而去,亦或是借着五夫人的话下了台阶,强忍下委屈,毕竟夏家最近正是风光,寻常勋贵朝臣都要让夏家两分。

    三夫人满脸通红,原来丢脸得是自己!

    慕婳绝对是故意的。

    偏偏慕婳好似真心求教一般。

    “这个……”三夫人不知该如何说才妥当,才能不给夏家丢脸,“我只是觉得年轻的女孩子就要穿得漂漂亮亮的,光鲜亮丽,慕小姐颜色好,不该辜负大好年华。”

    五夫人暗道一声,活该!

    慕婳恍然大悟,解释道:“原来三夫人是为我着想啊,倒是我误会你的好意,女孩子的确应该穿得漂亮光鲜,我也很喜欢华贵的衣裙,只是前几日我一个朋友意外故去,我不好穿金戴银,对朋友灵魂不敬。”

    只是朋友故去,并不是亲人。

    夏家总不能为慕婳穿得素雅就把人赶出去。

    慕婳有情有义,反衬得三夫人长了一双富贵眼儿,只认衣衫,不认人情!

    夏府小姐们眸子闪过钦佩,她们去勋贵人家时,总因为出身商贾或多或少受些委屈,原来受委屈后,还可以……似慕小姐这样‘反击’。

    “另外三夫人得到的布匹是绿烟箩吧。”

    慕婳直接点出布匹的名称,三夫人等人再一次被镇住了,她是怎么知道的?

    “倘若贵府的小姐还想进宫,不给夏妃娘娘添麻烦,最好别穿绿烟萝做得衣裙。”慕婳展颜轻笑,“绿烟箩是江南出产最著名的布匹,但宫里却不见一寸,那是因为啊……”

    “什么?”三夫人忍不住问道。

    “皇上不喜欢呗。”慕婳摊遗憾般摇头,“三夫人,您长点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