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五十八章 少年
    “什么?”

    “你找七哥?”

    “你要见七弟?!”

    围在门口看热闹的少年少女们一脸的兴奋。

    少年看慕婳的目光越发火热,少女们则羞红脸庞审视着慕婳。

    突然爆发的热情,令慕婳身体略微有些紧绷,努力回忆掌握得夏家情报。

    夏氏一族比邻而居,家族颇为团结,兄弟姐妹大多住在夏家的祖宅,因老祖宗尚在,不曾分家,何况夏家祖训就是不得分家,后世子孙若想搬离祖宅只有一个办法——净身而走。

    慕婳听说过,据说连衣服都不能穿走一件,而且死后无法再入祖坟。

    正是因为这条祖训,夏氏这些年所积累的财富相对集中,形成一个庞大的商业行会。

    说是夏氏商行是北直隶排名前三的大商行,是因纸面上的实力,真论起一下子调动整个家族的财富资源,天下间怕是很难有商行比得上夏氏商行。

    住在一起的夏家人难免磕磕绊绊,彼此明争暗斗,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小矛盾反而容易化解,谁也不想赌气过日子。

    夏氏子弟从小就厮混打闹在一起,反而更显得亲近。

    无论嫡庶旁枝,一体序齿排名,只要显现才干,夏氏族老们便会加以培养,这也是夏家越来越强盛的根本。

    前世时,慕婳就觉得夏家的实力不同以往的商行。

    不过那时她是以少将军的身份,见得也是夏家重量级的人物。

    这也是慕婳敢于登门同夏家谈合作的原因之一。

    当初她力排众议选定夏氏商行,几次同他们合作。

    夏氏商行没有让她失望,当然夏氏商行也因为她的支持默许,在西北一片扎下根基。

    那场胜仗之后,重新开拓丝绸之路,夏氏商行凭着领先旁人的机会,实力应该又扩充不少。

    只是没想到,前世夏氏族长几次三番邀请她去府上做客,她都因军务繁忙婉拒了,今生她算是领教夏家女人们的风采。

    对敢于提宝剑杀出来的夏五爷夫人夏王氏多了几分好奇。

    对了,夏王氏的娘家父兄是……对,是江湖人。

    夏五爷当时走买卖时被夏王氏救了,然后……然后他们冲破层层阻拦,拜堂成亲。

    这也是明明很有能力的夏五爷直到今日才掌握家族某一方面生意的原因,妻族没有足够的支持,那你就凭自身努力奋进在家族中赢得地位和权利。

    夏家不会勉强家族子弟联姻,可若是不想让家族摆布你的婚姻,先拿出决心和实力来!

    慕婳默默梳理了一遍自己所掌握的夏家资料,不是少将军了,怎么夏家少年少女更加诡异般的热情?

    “七……咳咳,七少爷也不再吗?”

    慕婳只能这么猜测,那群人炯炯有神的目光令她有一抹的‘不安’,“那我改日再来好了。”

    “等等。”其中一个比夏七年长几岁的及冠少年站了出来,打量慕婳半晌,一会点头,一会摇头。

    他身后的少年们低声催促,“五哥,快点问啊。”

    问什么?

    慕婳觉得今日出门真应该看看黄历,从半道上坏了马车就诸事不顺,不过慕婳不得不承认,正因为眼前这些青春飞扬的少年,让她记起曾经纵马扬鞭,同袍泽一处打猎嬉闹的记忆,冲淡不少见到沐世子后的感伤。

    “五哥,应该是她。”

    挤在一起的少女中,站出来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梳着包包头,身穿殷红的夹袄,胖嘟嘟很是可爱,“我偷偷溜进过七哥的书房,看过他画得画像,七哥好凶啊,发现我偷看过画像,直接把我扔出去了。”

    小姑娘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迈开小短腿跑到慕婳身边,仰着头,眨动圆溜溜的眸子,小脸红扑扑的,“你比七哥画上的人还好看呢。”

    软软甜甜的小女孩令慕婳心头一软,放柔声音,“你也很可爱,是个小淑女哦。”

    小女孩笑容更甜。

    “大姐姐,熏儿喜欢你。”

    慕婳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小姑娘越发依赖慕婳了。

    另外找了一间茶楼,倚着窗口的柳三郎不由得握紧手中的书卷,嘴角抽抽了两下。

    “公子爷,她还是个孩子。”

    书童尽职的安慰自家公子,却被柳三郎深沉的目光弄得头皮发麻,只听柳三郎道:“回去把中庸给我倒背一遍。”

    “……”

    书童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没事多什么嘴啊。

    中庸啊,顺着背都很艰难,更别说倒着背了。

    他可没有公子爷过目不忘和倒背如流的能力啊。

    柳三郎一句话令书童缩到墙角去了,再也不会有人安慰他,在他‘伤口’上撒盐,低垂眼睑认真翻看备考时的书卷,别看他在程伯父和慕婳面前露出舍我其谁的自信,他清楚知道本科科举云集了不少的才子学子。

    若想蟾宫折桂,就得付出比旁人更多的努力。

    如同慕婳所说,本科的竞争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惨烈,有天赋的学子决不不少。

    原本他没打算参加本科科举,因为他不需要同这些学子争斗进入仕途的机会。

    就算他考中状元,又能代表什么?

    然而他见不上慕婳对陈四郎的推崇,好似陈四郎必中似的,当然柳三郎也不觉得陈四郎会落榜,但是陈四郎想中状元,然后再同慕婳定亲……先过他这一关!

    看夏府门口的状况,柳三郎抚了抚额头,慕婳认识夏氏子弟,还是夏家的宗子!

    那群围着慕婳的少年,到底几个意思呢?

    *****

    “你真是救了五叔和七弟的神秘女孩子?”

    站出来的少年一脸不可置信,摸着脑壳道:“我偷偷向五叔打听过,五叔说您总会登门的。”

    “七少爷说过我?”慕婳不觉得骄傲得什么似的夏七少年会主动提起自己,毕竟夏七在危机关头表现得不太好。

    而且他一直怀疑她是女孩子。

    慕婳觉得夏七眼神不大好,她到底哪里不像女孩子呢。

    “七弟倒是没说,不过……”少年们嘻嘻得笑了起来,“我们都向五叔(伯父)问过了,他不肯告诉我们,我们也不告诉他已经知晓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