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五十六章 恶客
    柳三郎好似没有察觉出男人随从的异样,同男人相处,举止之间宛若亲近的晚辈对长辈恭谨,亦有几分难得的亲近。

    他来京城很突然,然同男人相约的地点却是男人定的。

    “你呀,就是心思太多。”中年男子笑容和熙,有着不容人拒绝的善意。

    眸子温柔,却好似能看透人心。

    柳三郎自觉比他的功力还要差上几分。

    “程伯父。”

    他微微低垂眼睑,手指轻轻划过精致的茶盏,“心思不多,我走不到今日。”

    “这倒是一句实话。”

    男人温柔的目光闪过一抹异样,一名长在乡间,无依无靠的男孩子,得不到家族扶植培养,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其中的艰辛,他只看案卷亦可体会到柳三郎的不易。

    “你也不用费心猜测,我这次出府来本是听到一些风声,特意来看看……”姓程的男子唇边噙笑,“看一场热闹的,你突然来到京城,便顺便带你过来了。”

    他指了指已经走向夏府大门的慕婳,“见到你的……”

    “咳咳。”柳三郎拳头抵着嘴唇,“程伯父请慎言,事关女孩子的名节,当慎之又慎。”

    柳三郎目光不由自主投在慕婳身上,真是好巧呢。

    慕婳离开后,他的盘算落空,正遗憾程伯父见不到慕婳,没想到程伯父的随从把他领到了离着夏家不远,足以见到夏府门庭的茶楼之中。

    “邻居,他不是三郎你的邻居?!”

    “……”

    柳三郎同恨邻居这个词。

    男人朗声大笑,点点愉悦疼惜从他眼见处流淌而出,抬手压住柳三郎的肩膀,好似怕他恼羞成怒不再搭理自己,低声陪不是:

    “我只是好心提醒三郎一句,快些想明白她对你的意义,否则如此出众的女孩子会被别人抢走的,我可不想到时候……见你暗自神伤,为情所困。”

    “不过倘若你真心求我,我许是帮你把她抢回来哦。”

    “多谢程伯父提醒!”

    柳三郎只感到浓浓的捉弄之意,怎么以前觉得程伯父不仅是一位可靠可亲的长辈,更是一位豁达眼界开阔的人。

    同时柳三郎亦有几分欣喜,欣喜程伯父欣赏看重慕婳,虽然柳三郎不至于让程伯父出手帮忙抢亲,但有了这个保证,他是不是可以慢慢想,想明白自己心头对慕婳的真实感觉?

    “你从哪看出她是个出色的女孩子?”

    柳三郎轻声问道,目光却是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真正的温柔在意。

    男人轻声嘟囔一句,“臭屁的小子!”

    “您说什么?”柳三郎追问。

    男人改口道:“年轻真好啊,三郎,我也是从年轻过来的,爱慕女孩子,盼着同她说话,盼着同她相处,亦盼着旁人认为她是最优秀……”

    他声音突然低沉下来,眸子闪过一抹阴霾,“无论旁人是否认为她优秀,在我眼中她都是最好最完美的女子,可惜我无法为她终身不娶,不纳妾室。”

    “倘若有来世,她若肯原谅我今生的多情,我一准只守着她一人。”

    柳三郎愕然好半晌,在他的认知中,有权有势的男子三妻四妾不是正常的?

    以前他从未想过未来的妻子是谁?

    却也隐隐觉得他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

    今日程伯父的话令他很新奇,同时把已经叩响夏家大门的慕婳不由自主带入妻子的角色……单看宛城闺秀对慕婳的‘爱慕’‘追捧’,柳三郎怕后院的女人许是都贴上慕婳了,郑重般点头,“男子专一也不错,家宅安宁啊。”

    他可不想在外累了一天,回府还要同一群女人‘争宠’。

    “三郎也这么认为?”程姓男子冠玉般脸庞闪过欣喜,“就知晓三郎懂我。”

    柳三郎:“……”

    从儒雅变得活泼的程伯父几个意思?

    他还是别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了。

    ******

    慕婳刚刚敲响夏府的大门,在门房的下人瞧见慕婳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一身素衣打扮,立即收起懒洋洋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找哪一位?”

    敢敲夏家大门的客人,绝不是来找夏府奴才的。

    肯定是哪位夏府的主子。

    最近他们采选入宫的姑奶奶封妃,来夏府攀关系或是道贺的人不少,按说慕婳只带了一个丫鬟,门房的下人怎会这般谨慎?

    慕婳心中泛起一抹狐疑,仍然爽朗直率的说道:“我来拜访夏五爷。”

    “……夏五爷?”门房仆从好似被吓住了一般。

    “倘若他不在府上,见一见你们七少爷也是一样的。”

    慕婳以为操持夏氏商行大半生意的夏五爷不在,夏七少年应当很容易见到。

    夏七还在求学阶段,夏家长辈不会让他太操心家中的生意。

    何况夏家姑娘已经封妃,夏七少年又似宗子,夏家长辈若是想要富贵长久,必然会从商贾转向仕途,夏七虽显得稚嫩一些,慕婳记得他好似是个秀才?

    还是举人来着?

    横竖是个读书人。

    要不遇见狼群,也不至于吓得他不敢动弹了。

    正在射箭的夏七手臂莫名一颤,射出的箭偏离把心,引得周围同族兄弟一阵嘲笑。

    “意外,意外。”夏七红着脸庞狡辩,握紧弯弓,“下一次我一定会命中靶心!”

    “七哥自从西北回来,读书时候少,反倒练武时候多。”

    “是啊,为七哥不读书这事,大伯母没少呵斥他,打也打了,骂也骂过,可是七哥坚持练武,气得大伯父都差一点请了家法。”

    离着科举越来越近,他们夏家公认的读书种子,竟然舍了书卷,练武练刀,夏七的转变令夏氏一族鸡飞狗跳,连他姑姑封妃的消息都没能让他的父母高兴起来。

    “来了,来了,假冒五叔女儿的骗子来了。”

    “是吗?是吗?”

    “就在门口,我听到门口那个女孩子说找五叔。”

    急冲冲跑过来报信的少年一脸兴奋,“五婶已经带人去府门口了,定要那个女骗子好看。五叔对五婶情比金坚,哪会冒出这么大一个女儿?老祖宗已经确认是女骗子了……”

    一群少年立刻冲向门口看热闹。

    “七哥,你不去?”

    “不去,五婶功夫很好,骗子得不了好。”

    夏七继续摆弄弓箭,不过五婶比不上……比不上他的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