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五十三章 爱恨
    邋遢黏在一起的胡子盖住男人大半张脸,他醉眼惺忪的眸子看到请安的沐世子时,猛然闪过一缕慑人的寒芒。

    惊得沐世子后退半步,行礼的幅度更大几分,“师傅既然来到京城,为何不去国公府?哪怕您给弟子带个口信,弟子也会赶过去侍奉师傅左右。”

    “弟子?!”

    男人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我可不记得有受过你拜师礼,一介乡野草民不敢让风靡京城的沐世子侍奉。”

    “长青先生。”

    沐国公夫人强打精神,轻轻推开嘉敏县主的搀扶,上前两步,把尴尬站在原地的儿子牢牢护在身后,低声道:“小儿拜长青先生为师,跟随您习武练兵的事情天下皆知。纵然小儿有得罪长青先生的地方,念在他年轻不懂事的份上,请先生莫要计较。”

    “哈哈哈。”

    男人笑得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泪,湿润的眼角泪水越流越多,明明是大笑,听起来带有几分的苍凉悲痛,笑声令人不舒服,莫名沉重压抑。

    “计较?我有什么资格计较?!”

    “长青先生!”

    沐国公夫人作势扶住身体摇晃,仿佛宿醉未醒的男人,重重在他手臂上拧了一把,只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表哥,过去的事已经不可挽回,您也不愿意让她在天之灵不得安宁吧。”

    男人身躯猛然一顿,缓缓垂下脑袋。

    “毕竟她最在意翼儿。”沐国公夫人眼泪滚滚落下,哽咽道:“也一直记挂着我,不愿意让我们被刘氏那个贱人欺负。”

    “表哥,当日的事你不知晓,其实……”

    “你不必再说!”

    男人颓然般打断沐国公夫人的话,抹去眼角浑浊的泪水,睿智洞察一切的目光令沐国公夫人心中泛起寒意,“广佛寺的火不是我放的,我亦没脸再见她的英灵!”

    “表哥……”

    “亏欠你的,我已经偿还了,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

    男人目光先是落在沐世子身上,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高,唯有气势却完全不同,记忆中的她那般洒脱,潇洒从容,敢说敢笑,同一群男人打闹在一起。

    明明下得一手臭棋,偏偏爱找高手对弈,被她察觉让棋,她便大发雷霆。

    可是不让棋的话,她连十招都撑不过啊。

    每次同她对弈,他都需要耗费许多的精力,比同高手对弈都累。

    然而在作战时,她严谨认真,雷厉风行。

    不甚高大健壮的身躯给人稳重的感觉,令骄兵悍将们心甘情愿的追随她左右。

    哪怕他们到死也不清楚,被他们推崇敬佩的少将军是个女孩子!

    男人眨着眼睛,不愿再落泪,当目光移到沐世子身边的嘉敏县主身上时,勃然大怒,“她又是哪个?”

    嘉敏县主感到一阵杀气袭来,莫名有股恐慌,绝色脸庞白上一分,然她还能保持往日的优雅风度,款款行礼,“见过长青先生。”

    虽然她意外名扬天下的长青先生竟是一名邋遢的中年男人,但是长青先生的名头却是极为响亮的,据说他是当代鬼谷子的唯一传人,有神鬼莫测的兵法。

    当今圣上几次下令寻找长青先生,但是为隐士高人的长青先生一直行踪飘渺,颇有看破红尘,不愿踏足官场的潇洒劲儿。

    嘉敏县主竟是不知自己的兄长是长青先生的弟子,而且母亲好似同长青先生关系匪浅。

    “你别吓唬她!”沐国公夫人拽住嘉敏县主,眸子躲闪不敢同男人相碰,“她什么都不知道,刚刚被我接回来。”

    沐国公夫人顶着长青先生的冷笑,咬着樱花般柔美的朱唇,“她自然是我的亲生女儿。”

    “原来如此,啊,没了一个,再找回另外一个。”

    长青先生面容凄苦悲凉,转过身体直接向广佛寺方向跪倒下来,双手合十,低声道:“大慈大悲的菩萨,信徒愿意以身为祭,求得菩萨垂怜,施展高深佛法,破除一切污秽,令生者永生,令英魂重聚……”

    “表哥!”

    莫名沐国公夫人后背仿佛闪过一抹凉意,高声道:“您就不能让她安息吗?你当明白她杀气太重,没有高僧化解的话,灵魂会变成恶鬼,为祸人间!”

    长青先生声音转为低沉,嘴唇轻轻蠕动,离着再近的人都听不清他到底念得是什么。

    沐国公夫人却想把他的嘴堵上!

    可是她更担心一向放荡不羁的长青先生说出不可说的秘密。

    当日她也是查遍家里留下来的残缺秘法,又用酒灌醉长青先生,才补全了锁魂……耗费无数心力得到她的血和头发……她做这些不是为了自己,只盼着她的英魂能得到佛法的滋养,化解她的杀伐之气,盼着儿子女儿都能过得好。

    然而一向支持帮助她的表哥怎就不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呢。

    她为此日夜被噩梦折磨,其中痛处又有谁知晓?

    嘉敏县主看看神色呆滞的兄长,又看看紧张慌乱的母亲,轻轻咬着朱唇,笼在袖口的手缓缓握紧,她绝不要再回西北那处人家去了。

    她是太后娘娘亲封的县主,谁也不能再轻视她。

    倘若长青先生不识好歹,她……“娘亲。”

    再一次搀扶住沐国公夫人,嘉敏县主对缓缓站起身的长青先生说道:“你若伤了我哥哥和娘亲,不管你是谁,纵然你有改天换地的本事,我仍然不会放过你!”

    长青先生闻言惊讶回头,有一瞬间恍惚,好似两道身影重合在一起,“桦儿?!”

    不是?!

    虽然她们很像,然他在嘉敏县主的眸里看不到她的潇洒刚毅。

    她是为征战而生的奇才,不在意战功富贵,不在意生死,只求对得住军人保家卫国的使命。

    男人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竟然拿一个被富贵腐蚀的女孩子同她相比?

    他果然是老眼昏花,神智丧失了吗?

    “你们……你们好自为之。”

    长青先生留下这句话,飘然而去。

    “母亲。”沐世子担心的问道:“用不用……”

    沐国公夫人缓缓摇头,知晓儿子的意图,“他不会说出去的,毕竟这也是她的遗愿!”

    除非她能重返人间,然而已经死去的人怎么可能死而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