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五十二章 恩师
    沐国公夫人一手扶着胸口,一手撑着装饰奢华的马车墙壁,悬挂在马车上的宝石摇晃相击,传来清脆的响声。

    清脆悦耳的声音盖住沐国公夫人喃喃的惊呼,“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

    “什么?”嘉敏县主正伏下身子搜寻捡起散落的佛珠。

    她记得很清楚,母亲很重视一直带在手腕上这串漆黑的佛珠,便是最隆重的场合,她也宁可用袖子把佛珠掩盖起来,也不会摘掉它。

    “娘,您别着急,佛珠颗粒都掉在马车里了,一会儿等到了寺庙,我让仆妇仔细查找,佛珠绝对不会少上一颗的。”

    嘉敏县主手中捧着两颗捡起来的佛珠,漆黑的佛珠隐隐有股暗芒,好似一双人眼儿。

    “啪。”沐国公夫人狠狠打落女儿的手掌,佛珠再一次滚落。

    “娘!”嘉敏县主先是一惊,随即被母亲狼狈的样子吓了一跳。

    她顾不上手腕不被母亲一巴掌打得红肿,连忙扶住沐国公夫人,冰冷的触感显示母亲身体状态很差,“您到底是怎么了?不舒服吗?”

    沐国公夫人怔怔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儿,神色复杂且用微凉的手指抚过嘉敏县主的脸庞,“桦儿,别怪娘,千万别怪娘,娘已经……已经尽力了。”

    嘉敏县主心中疑虑更重,唇边却绽放出美好至极,温暖人心的笑容,“娘亲宠我,疼我,待我极好,我怎会怪您?”

    稍微一顿,她眨着天真纯净的眸子,轻声宽慰道:“何况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倘若女儿嫌弃抱怨母亲不公允,便是女儿的错处了,是您给了女儿生命,抚养栽培女儿,女儿绝不会因……因您更疼爱哥哥,就认为您偏心,不疼我。”

    说到最后,沐桦尾音中带出一抹娇缠来,“娘,女儿永远永远不会怪您,毕竟是您生下的女儿啊,没有您费尽心思谋划,哪来得我和哥哥今日?”

    母亲虽是沐国公的正妻,然沐国公最是心疼侧夫人刘氏。

    刘夫人生下沐国公庶长子。

    倘若不是兄长争气,国公府哪里还有母亲和他们的位置?

    早就被从小就同沐国公定亲,最后因娘家败落,不得已只能做妾的刘氏压得抬不起头。

    沐国公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眸子冷静果决不少,“桦儿不会怪我,好,我也是为了你们啊。”

    然而她的胸口还是沉闷,传来隐隐的剧痛。

    “娘,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嘉敏县主再一次建议道:“等您身体好转,我再陪您去寺庙多住几日,还愿烧香不必急于一时,这一年您时常布施贫寒百姓,拿出大笔银子为菩萨重塑金身,广佛寺香火逐渐鼎盛,也是因为您,今日您身体不适,不去寺庙,菩萨有灵的话,不会责怪您。”

    沐国公夫人摇头道:“你不明白,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广佛寺……”

    亲眼看看,到底出了怎样的意外!

    否则她如何能放心得下?

    “把你哥哥叫进来……”沐国公夫人止住口,拽住嘉敏县主,改口道:“算了,别告诉你哥哥,这件事……你不得同任何人提起。”

    “女儿明白。”

    嘉敏县主所有所思般点头,乖巧般应喏。

    马车里动静外面自然听不到,然骑在宝马良驹的沐国公世子再不似刚才温柔同向他投掷鲜花香囊的闺秀们互动,心不在焉般想着那道既熟悉,又陌生的背影,还有那名锦衣卫看他的目光……隐隐泛着不悦。

    他得罪锦衣卫了?

    以沐国公府今日的地位,以及他很受皇上重视,倒也不怕锦衣卫下绊子。

    然被锦衣卫盯上总是一个麻烦,他得想办法解决这桩事。

    他已经被册为沐国公世子,又有倾世的战功护身,庶出兄长不再是他的对手,如同母亲所言,他不能给庶兄机会!

    毕竟父亲更疼爱庶兄!

    马车行驶出京城,沿着官道行驶,没有闺秀和百姓们的围观挡路,马车行驶的速度很快。

    不过一刻钟功夫,马车来到京城西边的广佛寺。

    以前广佛寺在京城只是一般的寺庙,香火不好不坏,自从沐国公夫人时常在此处礼佛,且为菩萨重塑金身后,广佛寺的香火一夜之间旺盛许多。

    前来拜佛许愿的人多了起来。

    广佛寺受菩萨庇护,求签灵验的事情渐渐在勋贵和百姓中间传开。

    尤其是广佛寺新任主持是个佛法高深之人,听过他登台讲经的人总有茅塞顿开的感觉,还曾出现过佛光普照的神奇景象。

    何况广佛寺求姻缘特别灵验,这让不少的待字闺中的女孩子会去广佛寺求一只姻缘签,保佑自己嫁得如意郎君。

    亦有勋贵朝臣家的女孩子恳求得菩萨垂青,似嘉敏县主一般得太后娘娘和皇上的看重。

    “你说什么?烧了?”

    沐国公夫人声音拔高几分,不可置信望着知客僧人,“怎么会突然起火的?你们……你们都没能扑灭火势吗?”

    嘉敏县主扶着母亲的手腕,此时不敢再说什么,低垂眼睑,恭顺温婉。

    “你们为何不再起火烧了佛堂后,立刻给国公府送信?你们这群秃驴不知……不知佛堂中的灵位对我们有多重要……”

    “沐翼!”

    沐国公世子缓缓紧绷的脸庞,恢复少许的冷静,看向出言喝止他的沐国公夫人,“母亲,孩儿知错了。”

    沐国公夫人微微颔首,对知客僧人道:“佛堂**奉是我儿子昔日的袍泽灵位,乍然听说灵位被烧毁,他情绪有点失控,当初那场……那场战斗打得太艰苦,也太残了,世子他几番出生入死,是在死人堆中爬出来的。也因为牺牲的袍泽太多,我儿才修缮佛堂,祈求高僧用经文感化英魂中的煞气。”

    突然,沐国公夫人惊恐般失声。

    从广佛寺走出一中年男子,胡子邋遢,衣衫褴褛,双眼微醉,一副大醉未醒邋遢样子。

    “娘,您认识他?”嘉敏县主察觉出母亲的异样,低声询问:“他是国公府的……”

    沐世子揉了揉眼睛,身躯微微一顿,双手垂下来,犹豫半晌开口道:“叩见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