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五十一章 亲人
    一对盔甲明亮的侍卫簇拥两辆奢华的马车前行。

    其中一位少年将军格外引人侧目。

    慕婳看着近在眼前那个长身玉立,风姿出众的沐国公世子,又想起他缠绵病榻,气息微弱的病弱模样,几乎有种窒息的感觉。

    沐世子微微侧头,脸上一片祥和,冠玉的俊脸哪有任何孱弱之态?

    离她战死只过去不到一年,他已经能健康的骑马,护送沐国公夫人和嘉敏县主去寺庙上香了。

    不知他们是不是会去曾经禁锢过她灵魂的寺庙。

    慕婳在去西北玉门关之前,最先做得便是找到那个寺庙,一把火烧毁供奉她灵位的佛堂。

    她不清楚灵位上还有没自己的灵魂。

    也想不明白因果关联。

    她只知道不能让灵位继续存在,再让灵魂在灵位上困上十年!

    慕婳突然有种莫名的钝痛,在她心头渐渐蔓延开。

    眼前这个健康英气的沐世子,和那个只能依靠在床头,病弱般笑着鼓励她的兄长是同一个人吗?

    她怎么不认识他了呢。

    倘若她不是借着这具躯壳重返人间,又恰好回到刚刚战死的这一年,是不是永远不可能亲眼见到这一幕?

    是不是就不会觉得心痛。

    不,慕婳微微仰头,上苍慈悲才让她此时重返人间。

    她不曾畏惧死亡,亦不曾抱怨过谁,然此时心中的痛楚比当日战死疆场时万箭穿心更疼,比尸骨无存更令她痛苦难堪。

    “婳婳。”

    慕云不明白慕婳为何面带哀伤,忍不住伸手缓缓握紧她的手。

    罕见得慕婳的手温度比他还要低,慕云清澈眸子染上一层阴霾,莫名觉得是沐国公世子令婳婳难过。

    沐国公世子是朝廷新贵,颇受皇上的重视,因去年那场以少胜多的战役而名声大噪。

    他在疆场上勇敢无畏,孤军深入,以及精湛的指挥天分,被帝国上下公认为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将星,是未来帝国统兵征战的不二人选,将来的成就亦不可限量。

    朝廷上已经隐隐有传闻,未来沐国公世子有可能会封王!

    以慕云此时的实力同前途无量的沐国公世子显然不可同日而语,倘若沐国公世子令婳婳难过,他亦不会放过沐国公世子。

    阳光明媚,微风徐徐,向沐国公世子抛洒鲜花,香囊的女孩子很多,沐国公世子微微向表露钦慕之意的女孩子点点头,温柔的眸子好似落在她们每一个人身上。

    自然激起女孩子们更加炙热的反应。

    慕婳额前刘海遮挡一抹莫名涌上的泪痕,转身低声道:“我还要去拜访夏五爷,不好在城门口耽搁太久。”

    随即她转过身去,快步没入拥挤向前的人群。

    “二哥是锦衣卫十三太保之一,不当此时出现在夏家,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

    这是她急速离去时,在慕云耳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语。

    她是怕他为难,宁可一人独闯夏家。

    莫名的慕云心头蔓开一抹痛楚,回头时正好同风光无限的沐世子目光撞到一起。

    沐世子眼里闪过讶然,没想到锦衣卫会出现。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掠过慕云,望向一道在人群中穿梭的背影。

    “哥哥,你见到熟人了吗?”

    马车车帘挑看一道缝隙,甜美的声音传出来,亦有半张绝色倾城的脸蛋时隐时现,犹抱琵琶半遮面,令旁人认为她是一名绝色美人。

    沐世子默默摇头,许是眼花了吧,温柔笑道:“没什么。”

    “娘,您看哥哥又糊弄人。他肯定是见到美人了。”

    “最美的女孩子就是你,这世上怎么可能有比嘉敏县主更漂亮能干的女孩子?!”

    沐世子笑盈盈的说道,宠溺之情溢于言表。

    他的妹妹可是太后娘娘亲自册封的县主,刚刚回京便能在诸多闺秀中脱颖而出,独得太后娘娘垂爱。

    “皇上都说妹妹是天下第一美人!”

    “……哥哥。”

    女孩子放下帘子,娇嗔道:“不理你了,只会笑话我。”

    退回马车中,她娇笑着依偎进身边一身素服,手腕上带着佛珠的女人怀里,撒娇道:“娘。”

    清丽脱俗的眉眼流露出盈盈笑意,好似温暖的阳光能驱散一的阴霾。

    正因为她的笑容令太后娘娘愉悦,她才能越过众多闺秀被封为县主,太后娘娘甚至钦定她的封号。

    嘉,美也,善也,亦有幸福吉祥之意。

    敏,才思敏捷。

    由此可见太后娘娘有多看重这位嘉敏县主——沐桦。

    揽住她的女人并没似往日一般爱抚顺着她,而是目光凝重。

    “娘亲,您怎么了?哪不舒服?”她一脸关切,低声建议:“倘若您不舒服,我们先回沐国公府,就别去寺庙烧香了。”

    过了片刻,沐国公夫人才缓缓的开口,“你可知方才你哥哥在看哪?”

    沐桦狐疑的摇头,“哥哥不是说了没什么吗?我瞄了一眼,城门口好似站着几名锦衣卫,许是因为他们,哥哥才分心了吧。”

    沐国公夫人缓缓闭上眸子,不由自主捻动拨动手腕上的佛珠。

    “娘为何一定要去寺庙烧香?”沐桦轻声问道,“今日父亲好似不大高兴,一直闷在书房中,他都没同我和哥哥说话。”

    兄长一改往日华服美饰,一袭戎装加身。

    沐国公夫人打扮也比往日去寺庙素雅许多,连她也只能穿着素雅的衣裙,不能佩戴华美精致的金银首饰。

    “不必担心你父亲。”沐国公夫人拨动佛珠的手指微微一顿,嘴角扯出一抹嘲讽,认真吩咐身边俏丽明艳女儿,“一会儿到了寺庙,记得按娘说得做。千万不可对灵位不敬,你多恭敬她一分,以后你得到的好处就多一分,娘和你哥哥也会多疼你一分。”

    沐桦似懂非懂点点头,“死者为大,我断然不会在死者灵位前失礼。祈求她早日魂归极乐世界,不受永世论轮回之苦。”

    啪嗒,沐国公夫人一时没能拿住佛珠,一直不曾离身的佛珠掉落在马车上,珠子四处散落。

    沐国公夫人怔怔望着散落各处的佛珠,喃喃的说道:“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