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五十章 故人
    被慕婳单手揽在怀里的慕云身体僵硬如石块,眼睫低垂,感觉到身后女孩子吐气如兰,慕云的耳朵尖隐隐发热。

    “慢慢……”

    “嗯?”

    慕婳好奇的贴近慕云,他脸色红润得有些不正常,记起慕云从小受得磋磨不比慕婳少,慕云的身体状况着实堪忧,“你哪里不舒服吗?”

    慕云看着拦在自己腰间的手,“莫非你……你是男子?!”

    他着实无法接受慢慢身体里住着男子的灵魂,然慕婳表现出来的精气神,既不似女孩子,又不全然似男子。

    “我当然是女孩子!”

    慕婳一脸困惑,突然反应过来,故意紧了紧手臂,下颚拄着慕云的肩膀,“你放心,我不会糟蹋慢慢的身体,我是如假包换的女孩子,从未想过再做男子。以后我会是个舒雅温柔的女孩子,是一位贤妻良母,贤良淑德的好女人,只在家里相夫教子,不会到处乱跑,或是插手外面的大事!”

    慕云扯起泛白的嘴唇,他该相信吗?

    肯定不会!

    只是他还是别说实话了,省得打击到处处想做女孩子的慕婳。

    “怎么?你不相信?”

    慕婳心头有点沮丧,只要她说出那番话,胖丫不信,柳三郎笑得玩味,陈四郎……她没同说过,陈四郎也会怀疑的。

    “我称你婳婳可好?”慕云不动声色偏移无法回答的话题,避开让彼此为难的问题。

    “行啊。”

    慕婳亦觉得自己不该叫慢慢,“我还是称你二哥,除了你以外,我没同任何说过我不是慢慢。”

    “慢慢的痛苦委屈和从小到大的经历,我都记得。永安侯夫人从来没有奶过她,也没在意过她,关外流放之地,能人还是不少的,我得能人看重指点一二,稍许变化也解释得通。何况退婚的事令我彻底醒悟过来,沉重的打击让我幡然悔悟,大彻大悟,改了以前冲动易怒的脾气,毕竟温柔腼腆的女孩子才招人喜欢!”

    ……慕云觉得横在自己腰间手臂的主人同温柔腼腆着实不搭边。

    “倘若她们不信呢?”慕云问道,慕婳的改变不是拜过一个神秘的师傅就能解释得了,“永安侯夫人心机深沉,她外表仁慈和蔼,内则心狠手辣,你未必能取信于她。”

    “横竖我给了一个解释,永安侯夫人爱信不信。”

    慕婳干脆直接的回道,“她不找上门来,我也不会轻易放过她。我会让她明白,毁掉一个女孩子的名节到底有多严重!”

    从陈家知道详情后,慕婳觉得想要过轻松自在的日子,先要解决永安侯府和木家的极品们。

    让她们付出沉重的代价,除了给小慕婳出口气外,他们从内心害怕了,才不敢再打着各种各样的旗号来纠缠她。

    “婳婳,你今日进京是去侯府?”

    “不是。”

    慕婳坦诚的回道:“我同夏氏商行的夏五爷和夏七少年有过一面之缘,算是帮了他们一个小忙,听说珍宝阁木家有心同夏氏商行合作?我打算亲自登门同夏五爷谈一谈。”

    “夏家的男儿很重人情,诚实守信到是不错。”慕云消息灵通,低声道:“你不知夏家的一位小姐近日即将封妃,圣旨和给夏家的封赏很快就会下来,夏家有了恩封民爵后,肯定会千方百计同勋贵交好,轻易不会得罪背后有永安侯做靠山的珍宝阁。”

    他担心慕婳会在夏家再次受辱!

    一个侯府和木家的弃女,在京城又有凶残暴躁,刀砍生母传闻的不孝逆女,夏氏商行怎可能因为一面之缘就站在慕婳这边?

    除非是他出面!

    慕云暗暗琢磨夏家有何把柄?

    夏家进宫的小姐还算得宠,牵扯到后宫的宠妃,一时还不能用强硬的手段。

    当今圣上并非好色之主,然后宫佳丽亦不少。

    夏妃最近风光正盛,加封贤妃。

    同时宫中都在传,夏妃有生男之相,天生富贵,福泽深厚。

    皇上如今有三位皇子,在多子多福的皇家,皇子略显少了一点。

    最令人担心得是皇上登基后,一直没有皇子降生。

    已有不少的传闻,皇上龙体不愈。

    最近几年采选,内务府经常选好生养的女子入宫,所以夏妃才有机会入宫。

    “夏氏想让自家的小姐在皇宫站稳脚跟,银子和人脉关系少不了。”慕婳漫不经心一笑,“人情其实在利益面前不值得一提,我不会天真到拿着顺手而为的救命之恩找上夏家,那只会自取其辱。双赢的买卖才能长久,当我给他们的好处大于珍宝阁,还怕他们不同我合作?”

    “我可是讲道理的人,从不拿武力和救命之恩去要挟人。”

    “……”

    慕云抿了抿嘴角,到底是怎样的环境能养出她呢?

    远远见到一座气势雄伟的城池,慕婳让马匹慢下来,望着京城厚重的城墙略有感伤。

    她曾经在祖宗灵位前发过誓,光耀明媚,振兴家族。

    亦答应过他们,等打完最后一仗带领袍泽兄弟去京城,享受京城的荣华富贵。

    她完成对列祖列宗的承诺,战胜强敌,换来一顶国公帽子,令沐国公成为朝廷新贵。

    沐国公举家荣耀回京,唯独少了她。

    而她对袍泽却失信了。

    没能陪他们一起埋骨玉门关,她一个人来到京城。

    “婳婳……”

    慕云感觉自己耳边湿漉漉的,她落泪了?

    慕婳深深吸了一口气,逐渐平复翻滚的情绪,喃喃的说道:“活着真好。”

    活着可以亲眼见到帝国的都城,听到帝都百姓的声音,感受到阳光,等她寿终正寝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再向袍泽们赔罪。

    “小姐,小姐。”

    胖丫被锦衣卫带到京城城门口,见到慕婳后,胖丫直接从马上跳下来,快步走过去,拽住慕婳的衣袖,“您是一路揽着慕公子来得京城?”

    慕婳微微颔首,“有问题?”

    她亦见到胖丫是坐在锦衣卫身前的……慕婳面容一囧,慢吞吞下了马,干笑道:“二哥,我……我完全不知道,其实你腰再粗壮一点,我也揽不住,许是就能让你抱我了。”

    胖丫怯声提醒:“您别说了。”

    再说下去,慕公子更显得可怜。

    此时城门口传来一阵欢呼声,“啊,是沐国公世子,是嘉敏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