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十九章 截人
    陈四郎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同科六首状元!

    慕婳不信任的目光令柳三郎如玉的面部稍显僵硬,没有一个少年愿意在自己在意的少女面前承认不如别人。

    尤其是柳三郎是骄傲到骨子里的人。

    “你们要做什么?”

    马车外传来书童的惊呼声音,“公子爷,有人挡路。”

    柳三郎眸子一怔,宛城离着京城不远,如今国泰民安,就算有山贼路霸也不能在宛城至京城一线拦路抢劫。

    莫非是他暴漏了行踪?

    令魏王妃发现了一丝端倪?!

    唯有让魏王彻底在子嗣上绝望,他们出现才能撼动魏王妃,连魏王妃背后的太后娘娘都奈何不得他们!

    太后娘娘几乎把魏王妃当做女儿般疼爱的。

    “慕婳……”柳三郎只来得及伸出手臂,手却不出意外的抓了一个空。

    慕婳嘴上嚷嚷:“是谁?谁敢挡路?!”

    总算找到‘逃离’柳三郎的借口了,她怎能不兴奋呢?

    此时在慕婳心里无比感谢挡住道路的匪人,暗暗决定等一会交手放水一点。

    慕婳干脆利落挑起车帘,脚尖一点,柳三郎感觉马车下沉一寸,慕婳整个人已经飞出马车,轻盈潇洒的落在地上。

    “锦衣卫?!”

    看清楚堵住道路的汉子飞鱼服,腰间挂着绣春刀,以及垂在腰间的锦衣卫北镇府司令牌,慕婳想到了一个人——慕云!

    这群人绝对不是假扮的锦衣卫,在京郊假扮锦衣卫?再胆子大的匪患都没这份胆量。

    何况他们只是堵住马车并没做出任何攻击性的行动,反倒看清楚慕婳后,领头的男人一挥手,所有锦衣卫整齐划一跳下马来,毕恭毕敬的行礼:

    “见过慕小姐。”

    “慕小姐日安。”

    声音还很洪亮,惊得在官道上行驶的马车纷纷驻足偷偷看着。

    锦衣卫在民间的声望尤为不好。

    自古以来特务机构的名声就没好过,抄家灭族少不了锦衣卫,打小报告也缺不了他们。

    在民间传说中,他们就是蒙蔽皇上,迫害忠臣良将的罪魁祸首。

    哪里有锦衣卫出现,哪里就有杀戮。

    锦衣卫只留给百姓凶残的印象,然今日他们竟然恭敬向一个女孩子行礼?

    那名女孩子虽然脸庞黑了一点,可眉目精致,颜色极好,通身的气派即便她衣着素净,还是能看出她出身很好,潇洒从容好似浑然天成。

    慕婳的目光落在其中两人的腿上,那两人后背冷汗淋淋,早已经没了麻木痛感的腿好似又疼了一下,当日是夜晚,他们还蒙着面,这都被慕小姐看出来了?

    ……

    真不愧是他们十三爷的妹子!

    “你们拦住柳公子的去路,所为何事?”

    慕婳直觉慕云同柳三郎认识,起码他们是一伙的。

    自从向慕云坦白她不是慢慢后,慕婳就没指望慢慢的二哥慕云会对自己高看一眼。

    他当日毫无留恋的离开静园,也意味着慕云不会再管慕婳。

    任由慕婳自生自灭!

    慕婳从不曾怪过慕云冷漠,换做她的亲人躯壳被孤魂野鬼占据了,她兴许还做不到慕云那般理智,肯定会想尽办法把孤魂从亲人身体里抓出去。

    “我是来见你的。”

    慕云的生意从马车背后传来,慕婳立刻回头,一身劲装的慕云骑在马上,耀眼的阳光令慕云苍白病态的脸庞多了几分健康的光泽,病弱的美少年目含温柔,手中提着缰绳,胯下宝马良驹为慕云平添一抹硬朗。

    一旁的路人抽气声音此起彼伏,从不曾见过这般漂亮的少年。

    锦衣卫齐刷刷单膝跪倒,“恭迎十三爷。”

    “慕云。”

    柳三郎眼见着慕云催马路过车窗,低声问道:“你要做什么?”

    慕云扬起嘴角,向安坐的柳三郎拱手谢过,“舍妹劳烦你照顾了,从今以后,慕婳有我这个兄长就足够了。”

    “还有一句,多谢柳公子的提醒,是你让我明白……”

    稍稍停顿片刻,慕云即便同柳三郎交流,目光不曾离开过慕婳,她不是慢慢,但有什么关系?

    慢慢也会希望她能自己说出委屈。

    慕婳就是他的妹妹,只要他还活着,就要好好的保护疼爱她。

    支持她的任何决定!

    “她身边出现似柳公子这样的少年,我很不开心呢。”

    “……”

    柳三郎哑口无言,食指烦躁般敲着马车墙壁,当日他多什么嘴,慕云放弃照顾慕婳,他还劝说慕云……难得一次好意却让此时的柳三郎后悔不已。

    当时他劝说慕云,是因为他发觉慕婳太过吸引他的目光,令他心乱,他不愿意被一个女孩子所左右,又不想令他侧目的女孩子因为权贵威逼所凋零,才想着让慕云保护她。

    后来一些列事证明,他想错了。

    慕婳光芒牢牢吸引着他的视线,慕云骑马接近慕婳,他很不舒服,亦很不开心!

    慕云是不是也因为复杂的情绪才匆忙从宛城赶过来,甚至不惜暴漏其锦衣卫十三太保的身份?

    在通往京城的官路上,锦衣卫十三爷出现了,被都指挥使最为倚重的北镇府司司指挥使是慕云,这个消息怕是不用半日,永安侯府就会得到消息。

    一向看不起慕云的永安侯会如何做?

    柳三郎深吸一口气,肯定会是百般拉拢慕云。

    如此一来,被慕云疼宠的慕婳应该很快会被永安侯夫人接回京城了。

    慕婳可是牵制慕云最重要的把柄。

    “慕云……不,二哥。”慕婳惊讶的问道,“你找我有事?”

    她还肯叫他二哥?!

    慕云的眸子闪过一抹水光,向慕婳缓缓伸出手臂,“慢慢……我带你回京,好不好?”

    他知晓慕婳的坚强独立,很难有人影响慕婳的决定。

    那句好不好带着几分的恳求。

    他没能带真正的慢慢荣耀回京,始终是他的遗憾。

    带着慕婳回京,是不是慢慢在天之灵不会怪他?

    他的愧疚肯定会少一点。

    单膝跪地的锦衣卫匍匐移开道路,跪在道路两旁,一个个低垂脑袋,头上的锦衣卫官帽亦是低垂,展现出臣服恭敬。

    慕婳看清楚慕云眼里的恳求,心头一颤,让这么漂亮的少年失望……她狠不下心啊。

    慕婳潇洒般翻身上马,直接坐在慕云身后,手臂向前一伸,一手环住慕云的腰,一手夺过缰绳,回头向柳三郎灿烂一笑,“我先走一步,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