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十八章 邻居
    柳三郎感觉喉咙干涩,不自觉吞咽口水,琢磨好一会儿,低垂眼睫说道:“此次太后娘娘寿宴,京城百姓和朝廷上官员勋贵都很重视。”

    慕婳微微颔首,意味深长的问道:“毕竟是太后娘娘六十整寿,自从太后娘娘归还皇上玉玺后,皇上也当适时表现出对太后娘娘的孝心,前两年那场大病,怕是连太后娘娘自己都没想过能活到六十整寿!”

    两人目光撞到一处,从彼此眼中看出一丝端倪,几乎同时露出会心的一笑。

    柳三郎目光投向车窗之外,心头隐隐有股畅快身心愉悦,好似结交了志同道合的知己,有些话不需要明说,慕婳便会知晓。

    心有灵犀是知己相交时最希望达到的。

    他竟然同慕婳彼此有了默契?

    就连他的兄长和母亲,甚至慕云都未必能跟上他的思路,慕婳明白他!

    慕婳继续慢悠悠品着香茗,柳三郎用得茶叶清淡雅致,回味悠长,符合她的口味,不如……多喝一点,他总不会计较的。

    “皇上二十岁登基,直到三十岁才亲自掌握玉玺,太后娘娘垂问政事长达十余年。”

    柳三郎声音很轻,完全听不出他对皇帝和太后之争上有任何的主观意见。

    慕婳宽茶的手微微一顿,嘴角扯出一抹了然的甜笑。

    柳三郎逐步向五年后的魏王世子转变啊,褪去质朴的衣衫,换上亲王世子的华衫朝服,仆从属下前蔟后拥,百官俯首帖耳,他将是怎样权柄赫赫而又风光无限。

    肯定同现在文雅的君子风度不一样。

    “太后娘娘摄政,国泰民安,六畜兴旺,百姓安居乐业,太后娘娘并没辜负先帝的托付,当今有此娘亲,既是身体孱弱的皇上之福,又是大秦社稷江山之福。”

    慕婳明确表露出对太后娘娘的敬意。

    一个后宫的女人能用手腕震慑住先帝驾崩时的……乱局,辅佐自己的儿子坐稳皇位,近十年的摄政令大秦帝国繁盛昌盛,万民归心,太后娘娘着实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手腕和智谋不弱于男子。

    正是前年那场几乎要了太后娘娘性命的重病令她归政皇上,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重病,慕婳甚至怀疑再过几年,太后娘娘会不会废了皇上自立为皇?!

    世间再出一个女皇帝。

    不过慕婳的灵魂困在灵位上时,听过十年后的大秦帝国,比如今更繁盛富强。

    当今陛下同样是一位千古明君。

    扫六合,平八荒,缔造一个更加强大的帝国。

    只是寺庙里求姻缘的女孩子比较多,她灌了满耳朵后宅八卦,如意郎君,女孩子对朝廷上的事极少提起。

    即便偶尔说起,也都是说魏王世子有多厉害,做了什么惊天地的大事,或是说吏部天官陈四郎有多廉洁奉公,扫尽天下贪官!

    再有便是锦衣卫都指挥使慕云又抄了哪个大臣的家?!

    慕婳突然笑出声来,她认识得人都是未来的大人物,一个个都是金大腿,然而……她只想在旁边看他们风光就好。

    倘若心情好,她可以画几幅他们青葱年少时的画像送给他们做个纪念。

    柳三郎疑惑看过来,俏丽明艳的少女巧笑嫣然,显得极为是开心。

    她的笑容带着点狡黠,带着点玩味,令他再难移开眼。

    柳三郎并不意外慕婳敬佩太后娘娘,毕竟似慕婳这样的女孩子很难不佩服太后娘娘,从一个喂马的宫女走上太后的尊位,刨除他对太后娘娘的戒心,连柳三郎自己也对她充满敬意。

    “你进京见的长辈是谁?”慕婳好奇的问道,“按说你不是该在宛城刻苦攻读吗?这时候着实不适合去京城,太后娘娘寿宴将近,京城上下正忙着筹备寿宴,各方势力犬牙交错,便是宦海沉浮多年的人都得小心翼翼应对,不敢有丝毫大意。”

    柳三郎沉默下来,这些事他何曾看不明白?

    甚至他比慕婳看得更深,朝廷上一团和气,皇上和太后娘娘母慈子孝,暗地里多少纷争数都数不过来。

    稍有不慎,一脚踏空,他所经营的一切都有可能前功尽弃。

    然他不放心……永安侯或是英国公报复慕婳,怎么办?

    唯有亲自进京一趟,同那人交代承禀一番,慕婳才有可能无拘无束的参加马球比赛。

    其中原因慕婳许是一辈子都不知道。

    当然他没打算告诉慕婳,或是让慕婳感激。

    慕婳心头一动,莫非柳三郎私下见魏王?!

    魏王的事……她听说得不多,只知晓魏王有点志大才疏,不过魏王比当今圣上好似更得太后娘娘的欢心!

    前世时,每年她都要给魏王送贺礼的,魏王的喜好比较特别……给魏王妃送贺礼是后宅女人安排,可给喜好特别的魏王送贺礼就要她亲自出面了,当时她被贺礼折磨得欲仙欲死。

    好在如今她不用再费那份心思了。

    今生她只是个宛城女地主,高攀不上贵极人臣的魏王。

    慕婳下意识挪动身体,远离柳三郎。

    柳三郎眸子微暗,淡淡说道:“只是向长辈请教一些书本上的难题,并不会在京城逗留多久。”

    最后,他又加了一句,“拜望完长辈,慕小姐处理好事后,我还可以捎慕小姐一起回宛城。”

    “不……这就不用了……”

    慕婳可不愿意回宛城还同柳三郎同坐一辆马车,“京城繁华热闹,我想多逛逛,在京城停留几日。”

    柳三郎识趣的点头,云淡风轻的说道:“京城的确名胜风景极好,慕小姐久居关外想来没去过京城名胜,横竖我也不忙,咱们又是邻居,我带慕小姐四处逛逛,西山的红枫,北海的镜湖,还有京城城隍庙等等地方,我都很熟悉,能说出不少的典故。欣赏美景,有同行的邻居才能尽兴。”

    邻居?

    又是邻居?!

    慕婳恨这个词。

    “耽搁柳公子科举不好。”慕婳觉得自己还可以拯救一下,努力挤出一抹担心来,“这次大比据说汇聚了天下所有的大才,竞争之激烈亘古未有,若想金蝉折桂,你不可大意啊。”

    “你认为我会输?”柳三郎自信回了一句,“输给谁?陈四郎?”

    慕婳轻轻一笑,“没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