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十七章 无辜
    少年温润如玉,温柔端方,不失亲切又很有礼貌,声音宛若溪流击打石头,清脆干净。

    明明是邀请女孩子同坐一辆马车,听不出任何居心叵测。

    一如世人对他评价,最为杰出的端方君子!

    胖丫多看少年几眼,一身浅蓝衣服,袖摆宽大,美玉坠于发髻,飘然潇洒,风流天成。

    “……柳公子。”

    慕婳同样被柳三郎卓绝的容貌气质打动,说话都放低了戒心,“好巧,好巧啊。”

    柳三郎唇边噙笑,“是很巧,我进京拜会一位长辈,慕小姐可愿意同行?”

    车夫在此时实时的说道,“一会半刻怕是修理不好马车,损坏得太严重了。”

    慕婳看了看脸庞黝黑的车夫,又看了一眼诚心相邀的柳三郎,压下心头的疑虑,和柳三郎同坐一辆马车,吃亏得人……绝对不是她!

    虽说她不愿意同柳三郎接触太多,然柳三郎着实养眼,总是令她无法拒绝。

    何况今日本就在陈家耽搁久了一点,午后再去拜访夏五爷显得很失礼。

    驽马她在行,修理马车,对不起,她没做过,完全搞不懂。

    在马车停下时,就从马车上下来的书童垂手恭敬的站在马车旁边,低眉顺目,极是老实。

    只是眉清目秀的书童眉梢不自然的抽搐,默默念叨,慕小姐快答应下来!快答应下来!

    否则还不知他家公子又给自己下怎样难搞的命令。

    “麻烦柳三郎了。”慕婳从容跨入马车。

    眼见马车只有一排座位,她稍稍一顿,柳三郎向左移动了一寸,温柔的笑道:“都是街坊,本该互助。”

    是啊,他们还算是邻居呢。

    书童再一次默默非议,就没见公子爷对别人这般‘煞费苦心’,不仅弄坏了慕小姐的马车,还隐藏在陈家门口盯梢,再制造‘偶遇’。

    不是他知晓公子爷不喜女色,他都要怀疑公子爷对慕婳起了好色之心。

    “慕小姐不是担心在下不轨吧。”

    柳三郎端起茶盏,慢悠悠斜睨慕婳,“你一向爽快大方,怎还学得扭捏起来了?”

    慕婳明知柳三郎用激将法,她还是‘中计了’,“我给了柳三郎你后悔的时间,回宛城后,你可不许说我占了你的便宜!”

    柳三郎好笑般摇头,“慕小姐是女孩子,这话该我来说才对。”

    “可你长得比我好看嘛,要财有财,要貌又貌,还是众人称颂的君子典范,怎么看都是声名狼藉的我占便宜了。”

    慕婳干脆利落的坐下来,浑然无察她离着他是那么近,手指在椅子上划过时碰触到柳三郎的袖口,慕婳不客气端起茶壶,用空放的茶杯斟茶,轻轻品了茶水,灿烂一笑:“不谢。”

    柳三郎清澈温柔的眸子闪过一抹暗影,轻轻敲击马车壁,“走,去京城。”

    “是,公子爷。”

    书童和胖丫自然坐在马车外面,谁也没提进马车中的话。

    他们两个傻白甜还是坐在外面好,省得进去碍眼不说,一会儿,那两位人精子打起来了,他们也能早早躲开。

    不是他们不保护各自的主子,而是那两位之间争斗用不上他们帮忙。

    贸然插嘴只会给主子添乱。

    明明和风细雨般说话,莫名奇妙就会偏向另外的方向,剑拔弩张,暗潮涌动!

    等到马车走远,一直忙着修理马车的车夫直起腰,摸了摸怀里的钱袋子,咧嘴无声的笑了,柳公子出手真是大方啊。

    车夫对西方拜了拜,祈求财运滚滚,顺便求神佛保佑柳公子追慕小姐成功。

    柳公子和慕小姐站在一起,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一对璧人。

    “因要拜见长辈,不好让他等急了。”柳三郎脸上露出几分腼腆,气质越发显得温雅。

    “没事……”

    慕婳突然手臂僵硬住了,食指揉了揉太阳穴,不确定的问道:“方才你邀请我乘坐马车去京城,还是邀请我一起去拜见你的长辈?我记忆不大好,有点记不全你说过的话,何况你知晓我读书少,理解能力差……柳三郎你是君子啊,不会故意坑我吧。”

    柳三郎腼腆的笑容越浓,眸子闪烁,温柔道:“都一样嘛,慕小姐不必担心。”

    “不一样,好不好?”

    慕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所以说她最最讨厌君子了!

    她拖着下颚琢磨着,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吗?“我真该骑白云去京城,骑马去京城不仅可以和胖丫同乘一骑,现在早就到京城了。”

    不至于因为马车坏了,被柳三郎拿话套住!

    “你原本打算骑白云去京城?”柳三郎问道,不愿让慕婳想到脱身的计划,“就是你从木瑾手中得到的西北良驹?”

    慕婳微微颔首,“出门牵马时,我突然想到木瑾弄丢英国公府宝马的事情,京城勋贵人家许是都听说了,我再骑白云去,好似故意落木瑾的面子,所以我……”

    “慕小姐,咱们不说知根知底,但也不是不了解彼此脾性的陌生人,你打算怎么落木瑾的面子,直说好了。”

    柳三郎不信快意恩仇的慕婳怕木瑾丢脸。

    她连朝廷第一勋勋英国公,以及新贵将门沐国公府都不在意,木瑾又算得了什么?

    “哎呀。”慕婳羞涩揉了揉鼻尖,嗔怪柳三郎太过坦诚。

    柳三郎眼前一亮,恍然大悟道:“你是打算太后寿宴的马球赛上……”

    “是啊,我交了几个好朋友,她们骑得马发挥不出优势,既然我有十几匹好马,借给她们骑也不算过分,还能凸显我们的友谊,进而替宛城争光!”

    慕婳轻声询问多智的柳三郎,“我这么决定没有毛病吧?!”

    “在太后寿宴上?”

    “嗯哼。”

    “在满朝文武,权贵名门面前?”

    “嗯哼。”

    柳三郎后背涌起一层的白毛汗,带了一丝恼意,“你还敢嗯哼?!”

    慕婳喝着茶水无辜的说道:“本来我就是这么打算的,不说嗯哼岂不是骗你?你冷静冷静,深呼一口气……其实马球赛很简单,宛城闺秀一定会赢的。”

    这根本就不是输赢的问题!

    他大早晨起来着急进京……还不是想让慕婳少负担一些。

    一片苦心都喂了狗,柳三郎揉着发紧的额头,可以想见英国公脸色有多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