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十六章 偶遇
    慕婳背影潇洒般消失在门口,陈四郎原地站了半晌,愣是没想过去送慕婳。

    “她真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陈小妹愤恨不平的嘟囔,双眸却闪烁着一抹失落,慕婳都没有看她,只同四哥说话!

    “四弟。”

    “四郎,快放下,水桶我来提……”

    在陈家人诧异惊讶的目光下,陈彻踉踉跄跄提着盛满水的水桶向一旁的水缸走过去。

    几人飞快跑过去,他抬手阻止,咬着牙用没有受伤的胳膊提水,将水倒入水缸后,长出一口气,慕婳也是做惯提水的活儿,小小的慕婳只怕没有水缸高就要负责一家人的用水……莫名陈彻心头一痛,倘若他是慕婳,肯定比以前的慕婳还要偏激过分,死命报复永安侯府。

    陈母犹犹豫豫的开口,“四郎,你别听慕婳的,她没按好心,这些粗重的活儿让你嫂子做就是,你的手是拿笔写文章的。”

    “是啊,四弟,我们能应付。”陈三嫂赶忙接口,“科举将近,你别为家务杂事分心,爹娘盼着你高中,况且你胳膊的伤还没好利索,本当静养的。”

    陈彻背对着几人,轻轻叹息一声。

    又被慕婳说准了!

    她好似长着一双能看透人心的眸子,清澈温柔,令人无所遁形。

    “四郎爱吃的补品还在火上炖着,我这就去取过来。你快进屋歇息一会儿,看看书,做做诗都好。”

    “三嫂,你放手。”

    陈彻用力扯开三嫂,不让她在靠前抢夺手中的水桶。

    “四郎……”

    女子面带一丝委屈茫然,楚楚可怜,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

    “有些话,我该同两位嫂子说一说。”

    陈彻下定决心,转身面向站在院子里的亲人,“爹娘,皇上鼓励寡妇再醮,她们还年轻,不该为兄守寡,亡兄又没留下血脉子嗣,不如放她们嫁人去。”

    “四郎,我……我不改嫁,是不是慕婳同你说了什么?她想报复我是不是?”

    “三嫂?”

    “你闭嘴!”

    陈小妹彻底呆住了,面目狰狞的人就是她记忆中温婉善良的三嫂?以前三嫂不曾喝止过她,待她很温柔和善的。

    陈彻淡漠的说道:“头嫁由父,再嫁由己,我们陈家不会强迫你改嫁,但我会同官府报备一声,圣上新政之一便是可以去衙门记录寻求改嫁的寡妇姓名,由官府安排改嫁事宜,于你和于陈家都有好处。”

    一旦闹到官府,她就成了赖在陈家不肯改嫁的女人,对她的名声有损,陈彻更不可能娶一个这样的女人了。

    “四郎,你忘了我是如何待你的,你说过许诺我永远留在陈家。”

    “我是说过,然我说那句话时是把你当做嫂子!”

    陈彻冷冰冰的,显得很是无情,丝毫没有因女子可怜哀求而动容,转身对看呆了父母道:“倘若你们真正为我仕途着想,尽快安排嫂子改嫁,或是放她们大归。”

    “四郎……”陈母舍不得家里少了使唤的人,“安排她们再嫁,咱们还要出一份嫁妆,家里着实是……拿不出银子,不如等你高中后再说,到时候也能找个更好的人家。”

    她希望用缓兵之计慢慢软化四郎的态度。

    一旦四郎今年中不了,她还能继续使唤儿媳妇几年。

    四郎高中,陈家就能跻身望族豪门,富庶起来后她完全可以买奴婢使唤,也就用不上她们了。

    “爹娘不知,科举亦要查看品行,长年同寡嫂同处一室,上官许是认为我品行不端,做得再好的锦绣文章,考官都可罢黜。”

    陈彻知晓怎么说才能让父母听自己的,继续说道:“人心险恶,爹娘本就不是个精明的,耳根子又软,这才出了我同慕……慕小姐的婚事变故,咱们家已经成了宛城的笑柄,你们还想让我名声更差一层?况且万一有人因不想我高中,放出我同寡嫂不清不白的流言,或是你们又因眼前的银子被谁利用了,做出一些我同她的亲密举动。”

    “那样的话,儿子可就真没法子参加科举了。”

    “您也不想我苦读十余年就这么……这么……”

    陈彻的话语令陈母陈父打了个哆嗦,陈母犹豫问道:“有这么严重?你没吃过亏啊。”

    慕婳又说对了,他把一切的困难都背在身上,反倒令父母不知前途艰险,再放任下去,见识浅薄的父母一定会拖自己的后腿。

    还有小妹和小弟也当多用点心思教导。

    “我慢慢同您两位详说。”陈彻率先走进正堂,坐在慕婳坐过的椅子上,仿佛还残留着她身上的香气。

    慕婳一颦一笑宛若还在眼前一般。

    陈彻慢慢握紧放在桌上的书卷,那卷书是她拿过的,还赞他的字写得好。

    ******

    向京城疾驰马车中,慕婳剥着栗子,望着外面春光明媚,上清水秀的景色。

    官道两侧种植一派垂杨柳,柳叶随风轻轻摆动,宛若少女纤细的腰肢,柔软轻盈。

    “就这么放过陈家?”胖丫愤愤不平,“就算他们不是主谋,可也没少败坏您的名声。”

    慕婳回头看了气鼓鼓的小丫头一眼,笑道:“宽恕是一种美德。”

    “小姐……”

    “然我永远无法具备这项美德啊。”

    慕婳遗憾般耸了耸肩,轻声道:“最难还得是人情债,我要陈四郎背负一辈子,替他的父母!”

    她总不能当着陈四郎的面殴打陈父陈母一顿,不说陈四郎不会眼看着,就是她对上了年岁的老者也下不去手。

    “宛城不利于我的流言蜚语最近已经少了许多,等太后娘娘的寿宴之后,宛城人会彻底明白,我——我有多重要!以前他们对我诸多中伤,明日我令他们高攀不起!”

    “小姐,您好不谦虚。”

    “过于谦虚,就是虚伪了。”

    慕婳把栗子塞进胖丫的口中,笑盈盈的问道:“那你喜不喜欢你家小姐我啊?”

    胖丫脸颊通红,手足无措。

    突然,马车一顿,外面传来车夫的声音:“慕小姐,马车坏了。”

    慕婳伸手稳住胖丫前倾的身体,询问道:“损坏的严重吗?”

    “看光景一时半会修不好。”车夫内疚的说道。

    慕婳下了马车,随着车夫检查坏了地方,一辆马车从旁路过,走出几步后停下来。

    车帘挑起,露出少年昳丽如玉的脸庞,“慕小姐的马车坏了?不嫌弃的话,我稍慕小姐一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