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十一章 上门
    清晨鸟鸣,炊烟袅袅,朝霞染红天边,火红的日头缓缓爬上地平线。

    陈家小院,陈母领着两个儿媳妇生火做饭,陈父身穿单薄的长褂轮着斧头劈柴火儿,饱经风霜的脸庞堆满皱纹,眼圈发黑,精力不济。

    他时不时去看正往自己身上浇冷水的儿子陈四郎,可一旦陈四郎回望过来,陈父立刻移开目光,不敢同儿子对视。

    很早以前,陈四郎就习惯清晨用冷水淋浴,增强体力,亦能让自己的头脑清醒。

    一边浇水擦身,一边背诵圣人话语,每日都要自省一番,他时刻提醒自己戒骄戒躁,坚韧不屈。

    “四哥今日你浇水比往日多,怎么还练起把式来了?”

    陈小妹提着篮子满院子追着母鸡跑,他们家下蛋的母鸡总是爱把下的鸡蛋藏起来,每一枚鸡蛋对陈家都很宝贵,可以换一些米粮,所剩不多的鸡蛋多会留给陈四郎补身体。

    陈彻按照书上所记录的姿势比划着五禽戏,嘴角微微抽,低声道:“没有体力在科场上很容易昏倒,完成不了考题,才学再高也是白搭。”

    “哦。”陈小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着自己的四哥,轻声问了一句:“您不是因为慕婳……”

    “绝对不是!”陈四郎义正言辞般回道,“绝不是不想再被她救下……我是……”

    “是什么?”

    宛若陈四郎噩梦般的声音传入耳中,陈四郎心头咯噔一声,僵硬转身。

    大门口站着一个女孩子,一身素服,却因为朝霞而显得清丽绝俗,蝶翼般眼睫沾湿气露水,衬得她那双眸子水润明亮。

    她身躯笔直,唇边含笑解释道:“大门没有关,我敲了几下,见大门开了,你们又都在忙,便自己进来,冒犯之处……”

    “小心!”

    女孩子抢步上前,直接拽开发楞的陈四郎,右手几乎同时拽住陈小妹,此时一只斧头重重落在地上,将陈家的泥地砸了个不深亦不浅的坑。

    陈四郎默然,望着地上的斧头不知再想什么。

    陈小妹叫道:“谁准你进来的?慕婳,你还想侮辱我们不成?不是说以后四哥同你再没任何的干系了?”

    因慕婳突然出现,斧头骤然脱手的陈父一脸局促不安,双手互搓着,半是威胁半是紧张的说道:“慕……慕小姐,你……是我们家四郎配不上你,大清早你就堵我家门,仔细我去报官。”

    王管家夫妻的凄惨样子还历历在目,陈小妹亦消停不少,不敢再直接怨怼慕婳。

    “一会我还要进京一趟。”慕婳淡淡的说道:“知晓你们起得早,特意拐过过来,我并非纠缠陈四郎,只是有几句话想问明白而已,只耽搁您和您的夫人一会儿功夫,陈老先生不必紧张,无论真相如何,我都不会同上了年岁的您计较。”

    “你去京城作甚?”

    陈四郎猛然醒悟过来,眸子闪过一抹担忧,不自觉攥紧拳头,他就算把五禽戏练得无比纯熟仍然逃不开时不时被慕婳所救的命运?!

    “是去珍宝阁木家,还是去永安侯府?你知不知道木瑾撂下狠话,绝不让你好过。此时进京并不明智,你还是……”

    “我不是来找你的。”

    慕婳越过陈四郎,对从厨房走出来的陈母道:“上次推倒了您,是我不对,特意让人准备了几样补药,聊表歉意。”

    胖丫奉上慕婳准备的礼盒,微微撇了一下嘴角,陈家小院不大,院中放养鸡鸭鹅等禽类,后院养猪,牲畜的粪便味很是刺鼻。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陈四郎的两位寡嫂对小姐颇有敌意。

    陈四郎身上穿着长褂,然他的嫂子目光总是似有似无的瞥向陈四郎。

    胖丫第一次来陈家,入眼的寒酸令胖丫庆幸小姐同陈四郎解除婚约。

    即便小姐能赚钱,手中有银子,可拿自己的银子去填陈家这个无底洞,小姐岂不是亏大了?

    她心里向着慕婳,再看儒雅俊俏的陈四郎已没了任何的好感,默默数了数陈家的屋舍,区区三间,却住着陈家上下七口人。

    即便陈四郎守礼,对寡嫂敬而远之,同在一个屋檐下,哪有不碰面的道理?

    虽然民间出现过兄死弟娶嫂子的事儿,陈四郎为自己前途着想,绝不会娶寡嫂。

    即便提倡寡妇再嫁的当今圣上都不会认同小叔子娶寡嫂。

    慕婳知晓陈四郎要什么,亦知晓他将来的成就,从不曾怀疑过陈四郎和他的寡嫂暗自私通。

    然胖丫等宛城闺秀可不似慕婳这般信任陈四郎,这也是明知陈四郎才学极高,却很少有人同陈家联姻的原因。

    陈母既然想收下礼物,又怕慕婳突然发脾气,糯糯的说道:“不用,不用破费了。”

    “倘若您用不上,可以给陈四郎补一补。”慕婳真诚的建议,“我瞧他身子骨有点弱,考秀才还好,举人考试可是一连三日,吃住都在寸方之地,有不少才子因体力原因没能熬过去。”

    “我不用补!”

    陈四郎扯了扯嘴角,脸色僵硬向慕婳道谢,“谢谢你的好意。”

    特别在好意上加重语气,好似要将这两个字嚼碎。

    “我又哪惹到你了?陈四郎,别同我闹脾气好不好?”

    她根本没心情,没时间哄陈四郎。

    何况他又不是女孩子?!

    陈四郎嘴角抿成一道线,面无表情直接向正堂走去,“我正好有些事对你说。”

    果然生气了!

    慕婳默默叹息,自己不懂女孩子,怎么连男孩子的心思也把握不住了?

    莫非因她前世不是读书人?

    还是陈四郎特别别扭难以搞懂?

    下一次,她绝不会再救陈四郎,可她还是忍不住心疼陈四郎那双宝贵的手啊。

    “爹,娘,你们也进来。我同慕婳定亲悔婚前后的内情,是该当着我们的面说清楚了,既是给慕婳一个交代,也让我不至于被人愚弄摆布。”

    “哪有什么内情?不就是你们……你们……”

    陈父眸光躲闪,色厉内荏的说道:“我是你爹,说没有内情就没有内情!”

    “娘枕头底下的银票从何而来?”

    正是因为他们的贪心,才有了他和慕婳的婚事。

    亦是因他们贪心太过,一心为他仕途着想,他和慕婳……婚约一变再变,最终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