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十九章 闺蜜
    慕婳没有留客,柳三郎慢慢向静园外走。

    他神色颇为凝重,来到门口时,听见又有人拜访慕婳,不由再一次放慢脚步,见到是宛城颇有名望的闺秀,微微扯起嘴角。

    闺秀们自然也见到‘腿伤’痊愈的柳三郎。

    一如既往的君子如玉,风度翩翩。

    女孩子们脸庞绯红,眸光含情。

    柳三郎轻轻一礼,从容不迫不紧不慢的离去,风姿卓绝的背影惹得女孩子心若小鹿乱撞。

    等柳三郎消失在视线之外,她们才平稳好心绪,狐疑互相看看,弄不明白柳三郎腿伤怎么突然就痊愈了?

    “方才光顾看他盛世美颜,竟然忘记他的伤腿……”

    女孩子们点点头,见到柳三郎哪还想起旁的事。

    “我更诧异他来静园做什么?”其中的女孩子小声询问,“莫非是来找慕……慕小姐算账的?”

    “你觉得像吗?”

    立刻有人反驳,柳三郎君子风范深入人心,即便当初整个宛城都对慕婳踢断他的腿义愤填膺,柳三郎也没说过慕婳一句坏话。

    当然他也没为慕婳踹断自己腿的事解释过!

    “柳公子是来向我们小姐报信的。”胖丫自豪的说道:“我们小姐才不怕木瑾呢,他呀,小看了小姐。”

    说到慕婳,胖丫一脸的信服膜拜,此时有人敢说小姐一句坏话,她能同那人拼命。

    “这倒也是,就凭慕婳挂在门口的那块牌子,没什么人能讨到好处。”

    闺秀们再一次齐齐点头,内心深处依然好奇柳三郎为何同慕婳交好?

    亦有闺秀暗赞柳三郎君子风度,不仅不怪慕婳,还主动来向慕婳示警!

    客厅中,慕婳稍显紧张,笔直坐在椅子上,手心微微泛着冷汗,一会儿会有一群女孩子到来,她该怎么办?

    是主动迎接攀谈呢?

    还是矜持冷静的坐着?

    她总不能拿出前世的做派,即便再好奇也只能冷漠疏远对待女孩子。

    更不能把娇花一般的女孩子当做属下教训。

    她终于可以同女孩子一起说悄悄话,做针线,甚至拌嘴吵架……啊,慕婳心情格外激动,偏偏她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严肃,看不出任何喜悦之色。

    又因她内心紧张,外放不少令生人胆怯的压力,弄得迈进客厅的闺秀们怯懦不敢言语。

    她们不出声,慕婳更不知该说什么,两方面面相视。

    脸颊上有雀斑的女孩子鼓足勇气,轻声道:“我是……我是来向你道歉的,不该因王管家胡作非为就误会了你。”

    底气渐渐不足,其实她们背地里说了慕婳不少的坏话,以慕婳惩治刁奴和木瑾的手段,不知会怎么对她?

    “你是杨柳,杨小姐?”

    小慕婳的记忆中有她,亦有几乎在场所有女孩子的名字,其中杨柳和宛城第一才女谢莹记忆最为深刻。

    杨柳的父兄对杨柳的疼爱令她羡慕,杨柳有危险时,她的父兄第一个出现,即便杨柳做错了,他们也维护她。

    杨柳拥有得亲情和父兄的疼爱,恰恰是小慕婳最渴望得到的。

    亦是慕婳也曾羡慕不平过的。

    至于谢莹……慕婳羡慕她文采,谢莹的父亲不曾因她是女孩子就不教谢莹读书识字。

    在关外时,小慕婳为父兄放弃了许多东西,从没进过学堂。

    不多的记忆中,她曾经偷偷在学堂外听过教书先生教课,繁重的农活和家务让她疲惫,哪有功夫时常偷听授课?

    唯一会得几个字,还是慕云教她的。

    “是,我是杨柳。”

    谢莹在杨柳之后站出来,亦出声道:“慕小姐的书法很有功底,不知可否同我交流一二?”

    “当然,能同谢小姐切磋交流是我的荣幸。”

    慕婳唇边浮现一抹微笑,令人心生亲近。

    一旁的闺秀们不由得长出一口气,一个个主动向慕婳道歉。

    “不怪,我不怪你们。”

    慕婳缓缓起身,有几许尴尬,亦有几许不安,直言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以前我亦有错,脾气太急,总想着同你们交好,可用错了方法。再加上耳根子有点软,错信王管家,以为你们瞧不上我。”

    小慕婳的确做了不少很可笑和令人鄙夷的事,她无法否定那些错事,即便情有可原,然还是需要表示歉意的。

    “不,不,我们错得更多。”

    “我们不该捉弄你,不该不带你一起玩,不该明知你画得妆容不妥而不出声提醒。”

    “是我们做错了。”

    “偏听偏信京城的谣言,把你当做……当做品行不好的女孩子。”

    慕婳率先道歉,坦荡磊落的态度令闺秀们动容,亦有几分惭愧和无地自容。

    慕婳做唯一错的事就是不该被永安侯夫人认为义女!

    “好了,好了。”慕婳笑着道:“我们都有错,彼此不信任沟通不良,才造成诸多误会,这篇便皆过了,谁也不用再提起。”

    慕婳诚挚邀请女孩子们坐下,又让胖丫端上点心茶盏,略显歉意说道:“我不知你们口味,亦不知你们喜欢用什么,随便准备了几样点心。”

    闺秀们心生暖意,慕婳不仅坦荡磊落,更是难得温柔,令她们有种被疼惜关爱的错觉……也许不是错觉!

    慕婳有那样复杂的身世,被那般苛责对待,仍然坚强洒脱,以前的偏激易怒也都消失了,慕婳让她们心折。

    她不需要她们的歉意,更不需她们的同情怜悯。

    任何怜悯同情对慕婳都是不适合的。

    这不是一个女孩子的错觉。

    是她们统一的觉悟。

    “其实我不懂如何做一个女孩子,以前画得妆容,别说你们刺眼,现在我自己想都觉得恐怖。”

    慕婳同比较活跃的杨柳等人笑言,“就是眼下,我还有不妥之处,以后还要多向你们请教。”

    “慕婳你是不是从小就被充作男儿养?”

    “……”

    慕婳楞了片刻,摸着下颚,“这都能看出来?”

    杨柳捂嘴轻笑,一双妙目溢彩连连,“看你坐姿,言行就能看出一二,没有女子子会像你这般……双腿应当合拢一些,腰肢要松软一点,你坐得太过笔直,白瞎了你柔韧的身段。”

    慕婳认真听着,其余闺秀们看出慕婳真心求教,纷纷出言指点。

    “原来女孩子言行举止还有这么多讲究?”慕婳喃喃自语,“真好,做女孩子真好。”

    女孩子莫名涌起一抹的自傲,以前从不觉得女孩子有什么好的,不如男儿能鼎力门庭,不如男儿交友广阔,亦不能如同男儿一般外出。

    杨柳望着慕婳,真诚的说道:“慕婳,加入我们宛城马球队吧,有你在,我们一定能在太后寿宴上夺魁折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