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十五章 身份
    慕婳不再出现后,城隍庙门口的百姓逐渐散去,颇有几分意兴阑珊。

    今日的一些列惊变着实令宛城百姓们大饱眼福,他们的记忆最后停留在慕婳绝尘而去的背影上。

    回去的路上也多是议论慕婳,慕小姐一扫过去宛城第一讨人厌的名声。

    被慕小姐扬鞭救下的人心心念念去静园答谢,不是慕小姐精湛的骑术和鞭法,他们差一点丧命在疾驰的马蹄之下。

    “你……是你故意让骏马发疯疾驰,你陪我的马。”

    木瑾直到慕婳消失后嗓子才能顺利发出声音,直奔刚刚从石头上爬起来的孟公子,激动的嘶吼:“孟羽,你陪我的宝马!”

    孟公子正回味慕婳方才的英姿,在他以为自己将要被疯马摔下去时,眼前出现一个仙子,解救他于性命攸关之时。

    她笑容温柔,一举一动皆是难得姝色,连她抓向自己的手都是那般的可靠……本就因慕婳颜色好而心动不已的孟公子,在那一刻他彻底沦陷了。

    倘若得不到慕婳,他宁可死了!

    木瑾嘶吼声惊醒孟公子,一把甩开木瑾,恼怒道:“昨日咱们一起喝酒,你让我随时都可以去看骏马,你说是宝马良驹,性情温良,可是我看是疯马,要人性命的疯马!”

    孟公子的姐夫同样是程门四君子,比木瑾更有名望,本身又是次辅之子,在程门师兄弟中,地位颇高。

    “倘若不是慕小姐,今日我就被你带来的疯马摔死了。”

    孟公子一向眼高于顶,能被他看上的人极少,仗着几个身份不低的姐夫,骄横跋扈,肆意妄为,斜着眼睛看着木瑾,“你还有脸冲我嚷嚷?陪马?我还想找你算账呢。”

    木瑾来宛城后最先宴请孟公子,他清楚孟家虽然在宛城,实力不比京城名门望族差,否则孟家也不可能把女儿嫁入次辅府,并得到次辅的看重。

    酒宴上,木瑾同生**马的孟公子自豪般说起宝马良驹,还大度让孟公子随意试骑,本是为结好孟家,顺便结好孟公子的姐夫,同时木瑾也希望显示实力,哪怕这些宝马没有一匹是木家能拥有的。

    他来宛城接下的骏马即便有银子也买不到,不是英国公面子大,如何能让沐世子割爱?

    别说木家,就算是永安侯府都未必能有一匹。

    一辆马车停在不远处,微微卷起的车帘后,柳三郎悠然安坐,折扇合拢轻轻点着掌心,似笑非笑的眸子闪过一抹自得。

    被慕婳看穿令他有点伤自尊,然争吵的两人谁都没有发觉他暗中的布置。

    可惜……没能给孟公子一个深刻的教训,慕婳突然出手,令柳三郎的计划只成功一半。

    不过木瑾为向侯府交差,他不会轻易放过孟公子,而孟家也不会眼睁睁看着独苗被木瑾威胁责难,定然会反击……

    柳三郎猛然打了个激灵,木瑾惹不起孟家,会不会去找慕婳?

    他又给慕婳带去麻烦?!

    实在非他所愿。

    慕婳会如何想他?

    一抹烦躁涌上,他缓缓坐直身体,轻声吩咐:“跟上去!”

    书童听出公子爷心情大好,真是罕见啊,公子爷也有情绪外露之时?“是跟着孟公子?还是……”

    “抄近路去静园!”柳三郎直接吩咐,“要快。”

    在木瑾赶到之前,他得给慕婳提前报信。

    柳三郎最后深深看了一眼还在同孟公子争论的沐瑾,欺软怕硬的东西,木瑾不敢得罪孟家,迟早会去为难慕婳,甚至把一切的过错都推到慕婳头上。

    倘若他有孟家的实力,不,比孟家更强,是不是就能直接阻止木瑾?

    如今他只能躲在暗处算计一切,慕婳说过,拳头才是硬道理,那份洒脱肆意,他何时能够拥有,何时才能走到朝廷中心?

    ******

    “小姐,小姐,柳公子求见。”

    胖丫提着裙子小跑到后院,圆溜溜的眸子盛满惊喜,“是柳三郎,柳公子。”

    慕婳声音平缓,听不出任何的惊喜,好似柳三郎同寻常人没任何不同,轻轻撸着骏马的鬃毛,“倘若他全须全好的走进来,胖丫你便领他过来,他还是瘸腿的话……”

    稍稍顿了片刻,慕婳玩味儿的说道:“直接把他的好腿踹断!”

    胖丫吓了一跳,期期艾艾的说道:“我见柳三郎好似有紧要的事,他的伤腿许是刚刚好。”

    “漂亮的少年欣赏欣赏就成了,对柳三郎要进而远之,看不透的少年长得再俊美也不能嫁。”慕婳拍了拍宝马的头,“你说是不是白云?”

    宝马长嘶,大大的马眼认同慕婳,亲昵般蹭着慕婳的手心。

    胖丫若有所思点点头,转身出门,不大一会儿,她领着,不,是紧跟着健步如飞的柳三郎来到后院。

    “哈哈,白云,好样的。”

    骏马嘶鸣伴随女孩子清脆银铃一般的笑声。

    慕婳时而轻抚摸通身雪白唯有马头一点红的宝马,时而亲昵在宝马耳边喃咛几句,一向高傲的宝马好似撒娇一般舔舐她的掌心。

    柳三郎停下脚步,不忍打扰少女同宝马亲近,然他不知从何而来一抹嫉妒窜上心头。

    “你怎就没换身衣服?”慕婳拦着马头,斜睨柳三郎,“啧啧,茶水还没干,哎呀,还有点心渣滓,你这是被谁泼了一身?”

    明知故问!

    柳三郎面不改色,款款行礼,直裰上的脏污丝毫影响不到他儒雅完美的君子风度:

    “慕小姐认得西北宝马良驹,这在京城名门府邸都不多见。马经上说,西北良驹性情同京城或是关外的宝马不同,饲养时亦是有区别,慕小姐手中拿得是……”

    “好了,柳三郎。”慕婳晃了晃手中的马草,“你直说我不该懂得驽马,不该懂得西北战马的脾性得了。”

    洒脱坦荡的慕婳反倒令柳三郎愣住了。

    慕婳眉眼弯弯,笑容微甜,“我不只知晓宝马的脾性,还知晓这几匹宝马是……沐国公的。”

    “柳三郎,你认识沐国公吗?”

    “不认识!”

    柳三郎异常诚恳,果决的摇头。

    慕婳放开宝马,走向柳三郎,他不可能在历史上籍籍无名,恍惚般低咛:“你只是柳三郎,柳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