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十三章 救人
    慕云随叫喊声向外看了一眼,见到马背上的人已经换了,不再是被柳三郎设计的孟公子,先是担心,随后看清楚慕婳的骑术,自嘲的说道:

    “你失算了,她不再需要我暗中保护,仍然可以过得很好,无欲则刚,以前慢慢就是想得太多,才被他们趁机耍得团团转!”

    他锦衣卫的身份固然可以带给慕婳一些保护,然他破损不堪的身躯可能会带给慕婳更多的麻烦。

    慕婳不是慢慢,他没有资格再要求她似慢慢一样……慕云撤走侍卫,撂下狠话,也是不想慕婳的麻烦更多。

    柳三郎看清外面的动向后,蹭得站起身,儒雅昳丽的脸庞闪过一抹恼怒,随即嗤笑一声,重新坐回椅子上,轻笑道:“不愧是你的妹妹!”

    语调平和,然他端起茶盏的手却微微颤抖。

    他的计划就没有落空过,慕婳却总是令他意外,如何让他不印象深刻。

    为何慕婳要救孟公子?

    莫非她看上孟公子背后的势力?

    她知不知孟公子打算强纳她为妾的心思?

    柳三郎不觉得慕婳甘愿做妾,以后慕婳知晓孟公子的痴心妄想,会不会后悔今日救人?

    应该不会!

    慕婳……会用拳头令孟公子彻底‘绝望’,一如当初慕婳踹他那一脚的风情。

    柳三郎按着太阳穴,撑起额头,对一直注视外面的慕云道:“你妹妹把我的思绪都搅乱了。”

    原本他们该商量如何令宛城县令罢官获罪,此时柳三郎满脑子浮现得都是慕婳……无法将慕婳从脑海驱离,好似不由控制想着那个奇怪的女孩子。

    只是两人谈话的功夫,茶楼外已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方才狼狈不堪,叫着救命的孟公子从狂飙的骏马上下来,正趴在一块大石头上喘息,骏马发飙把他浑身骨头都颠簸碎了,脸上浮现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的长衫沾染呕吐之物,再无豪门公子的气派。

    而慕婳代替他骑在发飙的骏马上,同狼狈的孟公子不同,骏马仍然快若闪电不管不顾的狂飙,骑在马背上的慕婳显得极是沉稳,发飙的骏马在她的掌控指引下疾驰。

    慕婳所乘的白马后面的十几匹骏马好似找到主心骨,不再四处乱窜,随着慕婳打出的口哨有秩序的跟随。

    白马素服,马背上的女孩子帅气得令人心驰神往。

    她时而手指放在唇边,吹响尖锐轻快的哨声,时而随着马匹的颠簸身体一上一下起伏,遇见挡道的障碍,她总能令胯下骏马一跃而过。

    慕婳唇边勾勒出灿烂堪比阳光的笑容,宛若回归草原,重新成为纵马疆场的风之子!

    垂在脑后的发辫在风中摇摆起伏,犹如她跳跃的灵魂,一团燃烧的火焰,对看过她骑术的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没人再能把目光从慕婳身上移开。

    慕婳只想过平淡悠然的日子,然她灵魂深处忘不了骑马纵横时的快乐。

    邀上几个伙伴,带着随从属下,她可直入草原深处,踏遍玉门关内外的山川湖波。

    宛城城区不大,这条路沿着宛城护城河所建,环绕整座宛城,因此慕婳身影消失,没等宛城百姓和闺秀们从震惊中醒来,慕婳潇洒的再一次跃入他们眼帘,加深镌刻在记忆中的印象。

    “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看到了!”

    激动的闺秀捂着胸口,毫不掩饰对慕婳的爱慕之意。

    风驰电掣的速度,高超绝伦的骑术,慕婳潇洒的骑姿,几乎把闺秀们的芳心一网打尽。

    女孩子也可这般帅气!

    “她堪比沐国公世子,当世的骠骑将军!”

    “还是比沐世子稍差一点……好吧。”说这话的闺秀感觉周围同伴们不善的目光,改口道:“比沐世子潇洒,骑术更好。”

    尤其在孟公子的衬托之下,慕婳美得令人窒息,呼吸艰难。

    无论男女内心深处都有一个飞翔疾驰的追风梦。

    慕婳做到了,女孩子便想着自己也能似慕婳一般,骑在马背上飞奔疾驰。

    “就是她,她一定能带领我们打败京城闺秀。”

    “她救下孟公子时,太……我不知怎么说,横竖整个宛城的男子没一个比得上!”

    “就是,就是。”

    宛城的男人们或是低头,或是抬头看天,但更多的目光追随着慕婳,楞是没有一个不服气的。

    怎敢不服气?

    方才慕婳直接冲上去,像是一只轻盈的蝴蝶,在发飙的骏马前旋转半圈……姿态优美得宛若舞蹈,不知怎么孟公子就摔下了马,当然孟公子是平安了,只是摔了个狗啃屎,随后他连滚带爬爬到街边,抱着一石头狂吐起来。

    慕婳一拳,只用一拳就把双眼赤红的疯马打醒了,随后她翻身坐在马上,抓着缰绳引领一群骏马绕着宛城疾驰。

    有懂马的人解释,不能骤然让疯马停下来,只有骏马跑累了才能停下,否则这些价值千金的宝马良驹便废了。

    倘若没有高超的骑术,扫平道路上的障碍,谁能制得住这些疯马?!

    恰恰慕婳做到了。

    在前行中,用她的鞭子扫平一些障碍,不让骏马因为疾驰伤人。

    不懂的人,只觉得慕婳厉害,潇洒,帅气。

    懂行的人,佩服慕婳骑术以及她保护寻常百姓性命的仗义。

    除了孟公子被慕婳救下外,有几个来不及躲闪的百姓都是被慕婳一鞭子送到路边,躲过被骏马踹伤踹死的危险。

    宛城那些说慕婳不仁不义,刻薄寡恩的传言可以消失了,犯错的人是王管家夫妻,慕小姐同许多被欺凌的百姓一般,都是受害者。

    甚至比被王管家欺凌的百姓更可怜,被一对黑心肝的奴才蒙骗。

    “四哥……”

    陈小妹糯糯唤陈彻。

    陈彻心头莫名有一股失落,心头空落落的,从慕婳身上移开目光,抬手揉了揉妹妹的额头,“以后不可轻视侮辱任何人,你……要像慕婳一般,做个似她那样真挚诚实的女孩子。”

    颜如夏花般绚烂,性如烈火般炙热,允文允武,令男子都觉汗颜。

    “送给你的!”慕婳扬起鞭子,手腕灵动翻转,停在路上的马球被鞭子抽起,直接飞向茶楼。

    嘭,球体破窗而入,落在茶桌上,依然还在旋转,桌上的杯盏点心因旋转的球体而洒落……迸溅柳三郎一身,污了他的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