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十二章 幕后
    王仁媳妇不仅放屁臭不可闻,口中更是散发阵阵恶臭,熏得旁人直犯恶心,纷纷掩鼻躲避。

    只待片刻,在她身边不再有任何一人。

    木瑾捂着鼻子避得很远,眸子似要喷火,嗓音如同破锣一般,“你……你故意陷害我……”

    是他命人报案,可王仁家的竟然安然无恙。

    “官府好像没有报假案一说。”慕婳慢悠悠的说道,遗憾之情溢于言表,“陈四郎,等你进入仕途,不妨给皇上奏上一本,谎报军情是重罪,不知详情就报案,不辨是非,劳民伤财也该被定罪!”

    “官府的差役也是很忙的,总不能陪着人胡闹!”

    木瑾脸一阵红,一阵白,有心再斥责慕婳几句,闻到王仁家的身上臭味,他怂了,不敢吭声。

    慕婳这般无情,远不如三妹妹可心温柔,一旦慕婳把用在王仁媳妇上的草药用在他身上……木瑾今年还要下场比试,争取中个状元光宗耀祖。

    今日在宛城木瑾已经足够丢人了。

    王仁家的坚持不到茅房,屁股后面一热,屎尿横流,越发臭气熏天。

    “慕婳,你个小贱人!”

    “住口!”

    王仁上前狠狠打了她一记耳光,厉声道:“闭嘴,你再辱骂小姐,我……我休了你。”

    此时的慕婳哪还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你打我?打我?!”胖妇人口吐臭气,“凭什么?你凭什么打我?”

    慕婳饶有兴致看着他们夫妻厮打一起,眼角余光扫过茶楼方向,慕云……虽是窗口的人影一闪,以她的眼力足以看清楚是谁。

    念头只是一闪而逝,慕云怎会同柳三郎同处一间茶室?!

    慕婳不是慢慢,虽然对慕云有慢慢残留的记忆和复杂情感,却不愿意深究慕云和柳三郎的关系。

    *************

    柳三郎品茶,慕云已经躲到窗户之后,“你果然还是在意慕小姐。”

    差一点,慕云就从茶楼上跳下去帮慕婳应付差役。

    “不惜暴露你锦衣卫十三太保的身份?在木瑾面前?”柳三郎继续慢悠悠的说道,“木瑾知道了,永安侯府不可能不知。”

    慕云躲在窗户后,目光一直锁定在慕婳身上,复杂且深邃,亦有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困惑。

    他不是木瑾,不会对同自己一起长大的妹妹有任何不良念头,哪怕慢慢是他心中唯一在意的人,他也是一直当慢慢是妹妹。

    当慢慢身份大白时,他只是心疼慢慢,痛恨毁了慢慢人生,伤害慢慢的永安侯夫人等人。

    他会给慢慢最好的生活,最奢华的首饰,最后像所有疼惜妹妹的兄长送慢慢嫁人,把慢慢交到真正爱她,疼惜她的男人手上。

    有他在一旁照看,料想妹夫不敢欺骗或是伤害慢慢。

    一切他都计划得很好,然而慢慢的灵魂消失了,不知从哪来的人占据慢慢的身体,继承慢慢的一切,包括记忆和情感!

    慕云知道真相后痛恨自己,同时又无法真正伤害那抹骄傲洒脱的灵魂,慢慢的身体犹如一个牢笼,困住了她,慢慢身份复杂,麻烦和困境并不少。

    尤其她有慢慢的影子,慕云没有办法对她做什么,因为他明白慢慢根本不会再回来了。

    倘若他让慢慢身体里的灵魂消失,那么慢慢就真得死了,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更看不到他为她报复永安侯府。

    慕云听过许多传闻,有人突然觉醒上一世的记忆,性情言行不由大变。也许慢慢就是觉醒了记忆,这辈子的经历对慢慢太残忍,上一世的记忆占据主动,未必不是好事。

    何况方才慕婳是真心为慢慢送行念经,这样纯粹善良的灵魂即便不是慢慢的前世,也不是他能抹杀的。

    原本乌云阴沉的天空,随着王仁家的苏醒又变得晴朗,阳光重现,刺眼的光鲜射入慕云眸子,慕婳令他茫然,可他的身体……不足以支持太久,当他闭上眼时,还希望慢慢活着,活得更好。

    “宛城的县令该换了!”慕云轻声说道。

    “英雄所见略同!”

    柳三郎潇洒举起茶盏,遥敬慕云,眸子在阳光下闪过一抹鎏金,“不过动手却不是你我……”

    “来人啊,救命啊。”

    声嘶力竭的求救声响起。

    慕云看清楚马背上的人,猛然回头看向风光霁月的柳三郎,嘴唇微动,“是你安排的?!”肯定的语气不容柳三郎任何辩解。

    柳三郎嘴角微扬,“他打算强纳慕小姐为妾,永安侯夫人应该不会介意慕小姐沦为他的妾室,而且他还想让慕小姐给他的同窗知己敬酒……”

    说到此处,柳三郎眸子闪过一道快到令人失察的寒光。

    “够了!”

    慕云神色一敛,昳丽的脸庞笼罩一层寒冰,愤恨道:“他是做梦!”

    柳三郎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沿着茶杯纹路滑动,“木瑾主动请缨来宛城的目的就是这批送往英国公府的西北良驹,走了沐国公的关系,这批骏马有战马的资质,用在同魏王较劲上,英国公未免胜之不武。”

    他微微扬起下颚,一抹温柔笑容浮现,“永安侯府攀上英国公还不够,还想同疆场英雄沐国公世子沐将军搭上关系,我单纯希望赛马更公平一些”

    明明就是想坑死木瑾和永安侯!

    慕云早知柳三郎心机深沉,绝不似外表那般温柔高雅,风光霁月。

    “慕十三爷,你会帮我,对吗?”

    “你柳三郎谋划的事还用我帮忙?”

    慕云自嘲的笑笑,试探柳三郎几次,他都没办法摸清柳三郎,甚至不知柳三郎下一个目标是谁。

    柳三郎向慕云投去真诚的目光,倘若不知柳三郎的‘心机’,慕云都有可能相信柳三郎需要自己的帮助,无法拒绝帮他。

    “看在慕小姐的份上,也不成?”

    “柳……澈。”

    慕云叫出柳三郎的名字,直接冲过去,“别拿她说事,更别把她牵扯进来。”

    浓密的眼睫盖住柳三郎平静的眸子,他轻声道:“她躲不掉这些是非,与其担心她被连累,不如……暗中保护她无往不胜。”

    茶楼外,爆发出一阵阵的惊呼:

    “慕小姐,好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