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十九章 官司
    万里无云的天空猛然乌云密布,铅块一般的乌云直压下来,遮天蔽日,厚重的云层雷音隆隆,像是一辆战车碾压过苍穹,狂风乍起,打着旋儿的风扫过地面,激起一片灰尘。

    “要下雨了?!”

    “宛城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

    百姓们因为风卷起尘埃眯起眼眸,亦有人向下压头上斗笠,小商贩和赶集的乡民慌忙收拾贩卖的货物。

    唯有慕婳微扬头,望着厚重的云层。

    她的眸光深谙悠远,虔诚而清澈,一串串复杂的经文从她口中诵读而出,清脆的声音好似寺庙敲响的钟声,洗涤灵魂。

    闪电在她头上划过,银亮的光芒点亮她精致的五官,平添一抹神圣之感。

    大秦百姓大多信佛,宛城百姓也不例外,几乎家家户户都供有佛龛。

    听到慕婳所诵读的经文,百姓们停下手中的活计,着急回家的百姓和闺秀们亦停下脚步。

    他们静静的望着慕婳,她的身上伴随闪电好似有一层莹莹的光圈,隔绝飞起的尘埃。

    “内家功法?!”

    柳三郎哑然失笑,清澈的眸子闪过一抹佩服,年纪轻轻的慕婳竟能做到内劲外放,已不弱于寻常武学宗师。

    内劲修来不易,大多储存在丹田之中,只有紧要危机时刻才会动用,内劲是用一点,少一点,一旦抽空内劲,重则影响寿元,轻则在床上修养数日。

    眼见百姓们大多虔诚垂下头,柳三郎陷入深思。

    “慢慢……”

    慕云闭上眸子,身躯剧烈颤抖,嘴角涌出一丝血迹,缓缓得,慕云跪倒,双手放在胸口,随着慕婳少女般清灵而不失端重肃穆的声音诵读经文。

    往生经?!

    柳三郎眼前一亮,不对,慕婳下一段经文诵读得是超渡祈福……随着慕婳将声音灌入周围百姓们耳中,她头顶上空的乌云裂开一道缝隙,一缕阳光洒落,笼罩住慕婳的身躯。

    不知谁高喊一声,“佛光普照,佛祖显灵。”

    莫名的百姓们纷纷想到逝去的至亲。

    虔诚的百姓们大多跪伏下来,同慕婳一起诵读熟悉的经文,祈愿逝去的灵魂安息,来世不受欺骗,羞辱,贫穷等等苦楚。

    慕婳一直仰着头,似同佛祖交流,对自己引起的异常丝毫不在意,一串串泪珠顺着眼角滚落,无声的诉说,‘慢慢,走好,下辈子你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否则,天理不容,佛祖无眼。’

    整座宛城仿佛在这一瞬间都被佛吟笼罩。

    柳三郎双手扶着桌面,手指死死扣住桌角,眸子依然温柔可窥人心,然他看不透慕婳!

    “噗。”

    慕婳一口血喷出,点点血珠洒落在地上,渗入泥土。

    柳三郎神色一暗。

    不惜动用内劲,她不吐血,说得过去吗?

    然他心头似被一根细线缠绕紧,一瞬间窒息气闷,不过很快恢复正常。

    用内劲把声音传入百姓耳中,慕婳最近半月别想再下床了。

    “小姐。”

    “没事,吐血反而舒服。”

    慕婳扬起笑脸,安慰胖丫,“你看我像病人?!”

    灵魂被困十年,许是她经常听和尚念经的缘故,她的灵魂无比坚韧,洗去她魂魄上的杀伐暴吝,她一旦正经起来,被佛法侵淫十年的灵气好似真能唬人呢。

    她没法为慢慢做得更多,让周围的百姓一起为慢慢送行祈福。

    胖丫抹去脸颊的泪水,道:“回去我给小姐熬汤喝,您不能不喝。”

    “喝,喝,你做得我都喝。”

    慕婳乖巧的答应下来。

    百姓念完经文纷纷站起身,他们的心头似得到慰藉,并没怀疑自己受到莫名的蛊惑影响,只觉得该去寺庙再给逝去的至亲点上长明灯。

    不远处传来铜锣声,当当当,官差出行。

    木瑾打了鸡血似的突然来了精神,王仁家的已经死了,慕婳脱不开关系,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证人!

    他一定要把慕婳关进大牢,以命抵命……等到她求饶认错,他再大发慈悲帮慕婳运作。

    君子不当徇私舞弊,哪怕是他嫡亲的妹妹也不能安然无恙的无罪开释。

    死罪可饶,活罪难恕。

    他同宛城县令颇有交情,到时让县令先打慕婳一顿杀威棒,再远远打发走,省得慕华惹父母伤心,令夫人难堪,最要紧得是慕婳对三妹妹的名声有碍。

    木瑾想到三妹妹为慕婳落泪,整颗心都似针扎般剧痛。

    王仁抱着从柱子上滑落下来的妻子,胖妇人气息全无,身体好似都僵硬了。

    然他被慕婳吓住,不敢对慕婳有任何的恨意。

    王管家仿佛没见到官差,只是抱着尸体,呆若木鸡。

    “是谁报案?说出了人命官司?!”

    领头的官差一身皂吏官服,生得高高大大,脸庞方正,浓眉大眼,一身正气。

    他姓钱,私下里百姓都叫他死要钱,都说可惜他的好相貌。

    王管家能在宛城横着走,早已暗中打点好了死要钱。

    王瑾示意仆从帮自己整理仪容,倨傲般向钱官差点头:“是我向衙门报案,你来看,永安侯府的管事嬷嬷当众被人勒死了。”

    钱官差一改方才威严,脸上挤出几分讨好的笑容,“哎呦,这不是……珍宝阁大少爷,不不,是王举人,您老怎么屈尊降贵来宛城了?前两日我还听县尊大人念叨您呢,怎么也不去县衙坐一坐?”

    一派巴结讨好,殷勤备至。

    被慕婳打击的王瑾恢复不少的自信,俊脸挂着恨其不争的悲愤,“着实没脸见县尊师兄啊,害人性命的人竟是……竟是我的……妹妹。”

    钱官差眼睛眨巴眨巴,怎么没听王瑾提起过还有妹妹住在宛城?

    宛城县令依附于程门,同木瑾这样正式拜入程门的学子有所差别,他同木瑾喝过酒,倘若木瑾的妹妹在宛城,县令怎能不照顾一二?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不能为私情就枉顾社稷律法。”木瑾挺起胸口,猛然拔高两寸,正义炳然高声道:“慕婳,还不认罪?!”

    官差看向木瑾所指方向,是一位清丽绝俗并微微扬起嘴角的娴静少女。

    她竟是凶手?

    勒死肥胖的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