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十八章 逆女
    阳光静静洒落茶室,一线阳光正好落在柳三郎抬起的眸中,深邃内敛,漆黑再添一抹妖异的亮金色。

    “我从未想过否认道破珍宝阁木家的百姓是我安排的。”

    柳三郎握住袭击过来的拳头,望进慕云复杂痛苦的眸底,“当日是我让你去……你因此受了伤,昏迷了近两月,你不知慕婳,你的宝贝妹妹被多少人算计。”

    慕云用力抽回手腕,昳丽的脸庞浮现悲苦之色,越发显得他身子骨孱弱:

    “慢慢最希望……最希望得到他们承认。”

    所以他不能在没有把握之前,让慢慢彻底绝望。

    “原本我打算回京去逼永安侯府那群人‘善待’慢慢,承认慢慢是最好的女孩子,公布事实的真相,还慢慢一个公平,再带她离开,重新给她一个更富贵奢华的家,让她无忧无虑的过好日子,再也不用吃苦受罪。”

    终于慕云找到令永安侯不得不低头的把柄:

    “她好傻,同一群豺狼虎豹讲良心,我更傻,竟然相信可以护她周全。”

    先一步天堂,迟一步地狱。

    慢慢的灵魂消失了,慕云始终无法原谅自己。

    柳三郎感到慕云从骨子里流淌出来的痛苦悔恨,俊挺的双眉微皱起,旋即舒展开。

    慕云抹了眼角,指间的泪一下子便被阳光蒸干。

    *********

    慕婳慢悠悠的说道:“珍宝阁木家不再指望永安侯府一样可在京城立足,珍宝阁的老板娘完全可在永安侯夫人面前有个座位,可喜可贺,一旦你高中,娶了你的三妹妹,两家联姻,她就是昔日主子的亲家!”

    “慕婳!”木瑾强忍剧痛,推开围着自己的奴才,高声道:“你别想打珍宝阁或是木家银钱的主意,母亲早就说过,没有三妹妹就没珍宝阁今日,珍宝阁就是三妹妹的陪嫁!”

    “等你出嫁时,母亲会给你准备一份嫁妆,对你,她已经仁至义尽,其余的东西,你别想占上一分。”

    木瑾挺起胸膛,趾高气昂,“我为木家长子都没想过珍宝阁和银钱等俗物,你不认父母却想着财物,还想同高洁的三妹妹争?趁早收了你的龌蹉心思……”

    啪,迎面飞来一颗石子,木瑾躲了过去,叫嚣嘶吼道:“你要作甚?”

    石子一颗一颗飞向木瑾,慕婳轻松松松踢着脚下的石子,木瑾狼狈万分的躲避。

    百姓渐渐看出慕婳有意捉弄木瑾,一个个强忍笑容,毕竟木瑾是珍宝阁少爷,方才不知他身份无所谓,现在……有点忍不住了。

    嗤笑声此起彼伏,隐隐还有些许叫好声音。

    闺秀中有人眼睛一亮,抓住身边的人,“你看慕婳如何?”

    “你是说……”

    “倘若她会骑马,还有比她更好的人选?”

    “可是……可是慕婳……身份不大适合。”

    最先建议的女孩子眸子亮晶晶,辩驳道:“难道你不知这个机会对我们有多重要?千载难逢啊,下一次……不知要等到何时,宛城不是荒郊野岭,输给京城的闺秀,我们岂不是一辈子都被她们看不起?慕婳在京城名声不好,她们嫌弃慕婳,我却觉得慕婳是好人,难道你不觉得慕婳英俊……不,她很好?”

    同伴脸颊泛着淡粉色,宛若枝头盛开的簇簇樱花。

    “不玩了!”

    慕婳突然加快踢石子的速度,一个个拇指大小的石子打在木瑾身上,“哎呦,哎呦。”

    疼痛令木瑾回过味,不是他身体变灵活了,慕婳一直耍着他玩。

    慕婳说不好玩,他就得挨打!

    木瑾被石子打得浑身淤青,“……慕婳,你能不能……”

    “不动手?!”慕婳一下子猜到木瑾的意思,“不能。”

    砰,她抬高右脚踢出最后一颗有婴孩儿拳头大小的石子,木瑾应声后退三步,眼前一片红,一股鲜血顺着额头流淌落入眼中。

    “能动手干嘛动嘴呢,动嘴多累啊。”

    慕婳懒洋洋挥了一下手臂,再不去理会叫嚣的木瑾,转身看向柱子上吊着的王仁媳妇,眯起清澈的眸子,笼在袖口的手指轻轻颤动,她并没有表面那般平静。

    十三年前,到底是谁对调了侯府千金和奴仆之女?

    真相如同众所皆知的那般,慕婳的生母羡慕侯府富庶,趁乱换了亲生女儿和永安侯三小姐?!

    不出半月,永安侯获罪,抄家夺爵,发配关外,永安侯夫人抱着襁褓中的慕婳离开,同月在京城,木家的珍宝阁正式开张。

    他们把‘女儿’如珠如宝的养大,亲生的女儿慕婳却在苦寒之地伺候照料着永安侯的一家子……主子!

    连口干饭都吃不上!

    慕婳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凉的空气无法让沸腾翻滚的怒气冷却,心头好似燃着一把火,灼烧她所有的理智。

    小慕婳就是被生母那一声声道歉,对不住永安侯夫人的话语给逼得暴躁冲动。

    在永安侯认回真正的三小姐时,她提着惯用的菜刀冲进去……被死死护着三小姐的生母阻挡。

    坎在生母肩头那一刀,令她彻底沦为不仁不义,丧尽天良的逆女!

    她两世为人,又在灵位上困了十年,磨去大半的吝气,还是被这段记忆堵得胸口疼。

    贤惠大度的永安侯夫人只把此事当做意外处置,三小姐哭哭啼啼在养母床前尽孝,永安侯夫人亲自探视昔日的奴仆,拉着她的手说不再怪她一时想差换了女儿。

    永安侯夫人还说,‘是我没有教好慕婳……相反我亲生女儿却被你教得很好。’

    木夫人含着泪,揽着三小姐,愧疚不舍之情溢于言表。

    真真是好一派母慈女孝。

    小慕婳被仆从堵着嘴,捆着双手站在窗外看着……生母对三小姐的夸赞疼惜,永安侯夫人隐藏很深以三小姐为傲。

    胖丫轻声说道:“您是最好的,根本不会在意珍宝阁木家的银钱。”

    小姐虽是在笑,然比落泪哭诉更让人心疼。

    慕婳缓缓勾起嘴角,“你说,毁了珍宝阁,彻底坏了木家的根基,印证我不仁不义的逆女之名,如何?”

    胖丫明知道珍宝阁对小姐来说是庞然大物,以珍宝阁的财力不是谁都能毁掉的,仍然握紧小拳头,“好,只要小姐能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