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二十四章 暴力
    从天而降,一拳就把王仁媳妇腕骨指骨打碎,这般强势,还说自己是女孩子?

    将来相夫教子,嫁做人妇。

    莫名的陈彻同许多未婚男子后背窜起阵阵的凉意。

    哪怕慕婳娇俏明媚,深深吸引在场男女的目光,然娶慕婳的男子……谁有勇气娶走慕婳?

    “……你……你……”王仁媳妇嘴长得老大,仿佛白日见鬼了一般,“你竟然敢说三小姐?敢说侯府是……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慕婳淡淡笑道:“你真正了解过我的品行?永安侯举家从苦寒之地迁回京城,我在京城有半个月?”

    陈彻皱着紧眉头,张嘴想要说点什么。

    说什么?

    安慰一下慕婳!?

    这个念头一旦通达他脑子,陈彻楞在原地。

    “只是半个月,我便成了京城名门勋贵人家眼中爱慕虚荣,无情无义,且粗俗不懂礼数,不够端庄,不够贤惠,不够温柔的女孩子。”

    慕婳脚尖一挑,半转身体,凌空接下长鞭,这根鞭子还是方才家丁们留下的:

    “永安侯夫人期望我能在静园反省自己的过错,其实……我认真反省过后得出一个结论,以前我就是说得太多,做得太少!”

    一遍遍不停解释或是说着她的委屈,她太过天真,无权无势,无依无靠的小慕婳怎能得到踩低捧高,虚伪的勋贵命妇的认可?

    凭着她很可怜吗?

    在勋贵名门最不缺的就是可怜的人。

    别看命妇们端着慈爱善良的架子,她们算计起人来,从来就没留情过,越是慈悲的人,心肠越狠。

    比如那位永安侯夫人!

    她一手造成小慕婳的悲剧,令一个固执纯粹的灵魂百口莫辩,郁郁而终。

    慕婳一甩长鞭,虽然她没有办法完成小慕婳的愿望——回京讨回公道,然那群贱人找上门来,她不介意给他们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让他们**和精神上痛不欲生。

    王管家见宛若灵蛇出洞的长鞭,不顾脸面向一旁翻滚,原先他躺的地上留下一滩水渍,还好躲过了鞭子。

    当然慕婳鞭子的去向不在他身上,直接抽在他媳妇脖子上,啪啪啪,王仁媳妇哀嚎,没有受伤的手一会捂脖子,一会捂脑袋,口中咒骂:“小贱人,你给我等着,等着……”

    她只能用言语威胁辱骂慕婳,慕婳轻松的甩动长鞭。

    鞭稍宛若蜻蜓点水在王仁媳妇身上起落,每一下都能准确卷飞王仁媳妇带在身上的首饰,卷走一片布料,留下浅浅的鞭痕。

    别看鞭痕很浅显,王仁媳妇哀嚎犹如杀猪一般,听得旁人毛骨悚然,一道红痕而已有那么疼吗?

    闺秀们更愿意站在慕婳这边,毕竟慕婳甩鞭子的姿势太好看了,似这样的刁奴就该好好整治。

    “慕小姐手下留情了。”

    “那个老刁奴又在陷害慕小姐。”

    “就是,明明没有伤痕,她叫嚷得仿佛要了她命似的。”

    成亲生子的媳妇妇人们凑在一起,议论纷纷:“我看她生孩子时都没叫得这般响亮,一看就是虚张声势。”

    “还有脸面喊疼?陷害主子的奴才打死都不过分。”

    “本就是个奴才,身子倒娇贵了,慕小姐抽掉她的首饰,有几鞭子都没碰到她皮肉,她还疼太假了。”

    “以为咱们会帮她对付慕小姐?!”

    “做梦去吧。”

    换做慕婳抽别人,早有人上前阻止,王仁夫妻就是宛城一霸,做了不少坏事。

    慕婳调教自家犯错奴才,自然没人会为一对恶人求情。

    王仁媳妇是真疼啊,她想不通,鞭子只是轻轻落下,连红痕都没有,怎就那么疼?

    比生孩子疼多了。

    越是疼,她越是恨慕婳,在她心头隐隐有点不平,为何一个丫头养的女儿会被永安侯夫人收为义女?

    慕婳可以姓慕,可以做侯府小姐。

    她的女儿只能做侍奉三小姐的丫头,一辈子翻不过身去。

    以前她可比慕婳的生母更得夫人的信任宠爱。

    “贱人!你个没人要,没人疼的下贱秧子。”

    王仁媳妇哭喊辱骂,“慕婳,你不得好死!你就是个丫头养出来的胚子,穿上小姐的衣衫也改不了你一身的穷酸卑贱。不仅侯府没人看得起你,就连你亲哥哥,你的亲生父母……他们也都更心疼三小姐。”

    “哎呦,哎呦。”

    王仁媳妇嘴唇被鞭稍扫过,慕婳用了个巧劲儿,鞭子灵活缠住她的舌头,少用力气,王仁媳妇的舌头被拽得很长……

    “呜呜,呜呜呜。”王仁媳妇此时才知道害怕,没有受伤的手握住鞭子,看清楚慕婳眼中的平静……平静得犹如在看一只蝼蚁。

    这丫头能要她的命!

    王仁媳妇模糊的求饶,“饶……饶……”

    一旁的王仁完全被慕婳的冷酷吓住了,原来慕小姐真敢把簪子打进他们身上,这回不仅被吓得失禁,王仁身体好似被冻僵了,血液凝固,喉咙好似被一只大手掐住,呼吸极是困难。

    慕婳手腕一抖,缠着王仁媳妇的舌头鞭子灵巧缠绕住脖颈,轻轻往自己怀里一代,鞭子勒紧王仁媳妇的脖子,“迟了!”

    王仁媳妇脸被憋得通红,绳索紧紧勒住喉咙,几乎无法呼吸,“啊。”

    百姓们渐渐收敛看热闹的心态,慕小姐……这是要王仁媳妇的性命!

    众目睽睽之下,慕小姐不怕官府判刑?

    陈彻轻声说了一句,“今上有圣旨昭告天下,害人性命斩立决,主人害了世仆性命,从严处置,罪加一等。”

    这道圣旨是今上亲政后,力排众议,不顾朝臣反对所推行的新政之一。

    不能说完全杜绝主人枉顾人命害死奴才,有效控制住主人不敢私自对奴才用刑,致人死伤。

    慕婳轻声道谢。

    然她再次甩动鞭子,长鞭灵活直接绕过城隍庙门口的柱子顶端,稍稍用力,王仁媳妇身体撞向柱子,直接吊在柱子上……

    慕婳一举震惊所有人!

    “……慕婳,住手!”一人快速拨开人群,直接冲到慕婳面前,掌掴慕婳,“你怎能变得这般冷血无情,蔑视人命?!”